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ABO】他们都没有你好看(二十一)

王博文在前头走,孟瑞怂巴巴地在后面,不远不近地跟着。

小百合走得跌跌撞撞,成了一朵醉醺醺的香水百合,脚底下画的全是波浪线。孟瑞几次想去扶,都被他飞过来的凌冽眼刀刺得不敢上前,只能用胳膊虚虚地护在他身后。

王博文脑袋还不清醒,只知道鼓着腮帮子倔强地走,想把后边那个讨厌鬼甩掉。走到道路尽头的拐角处,一不留神被路面上的坑绊了一下,身体惯性地往前摔,孟瑞眼疾手快地捞住他的腰身,把人拽回来。

“没事吧宝贝儿?”孟瑞问道。

王博文还在气头上,看着放在自己腰间的手,牙根痒痒,抓起来放到嘴边就狠狠咬上去。

猝不及防一阵疼痛袭来,孟瑞还没来得及叫唤,王博文又一把推开他,皱着鼻子嫌弃道:“臭!”

手上赫然出现一排整齐的压印。孟瑞呲牙咧嘴地揉手,还得强挤笑容:“对,臭,可臭了,还是我们文文香。”

王博文哼一声,不知道是满意还是不满意,磕磕绊绊继续往前走。走到一个卖糖葫芦的路边摊时,慢悠悠停下脚步。

孟瑞也跟着停下来,起初还以为小孩儿想吃糖葫芦,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才看见拉糖葫芦玻璃箱的是一辆大红色的电瓶车。

孟瑞凑近了问:“文文想坐小电驴吗?” 

王博文使劲儿盯着瞅,点点头,又摇摇头:“不坐。”

说完脑袋慢慢垂下来,撅着嘴嘟哝什么,孟瑞凑近了听,红着眼睛的小孩嘴里在重复:“不坐,不坐,又不能坐一辈子……”

孟瑞千疮百孔的心又被戳了个窟窿,疼死了。


小百合的雷达没有跟着一起醉,还是认得路,从学校逛到家门口,不过半小时功夫。

孟瑞不放心,悄无声息地跟进黑黢黢的楼道,在后面用手机打开手电筒,照亮前面的楼梯。

王博文这会儿脚步放慢下来,老式楼道狭小的空间里只听得见两个人的脚步声,一个故意踩得很重,一个刻意放得很轻。

在快到王家所在的五楼的最后一个楼梯拐角处,王博文忽然停了下来。

小孩儿一路上停了N次,孟瑞以为他又看到什么新鲜玩意儿,将手机抬高些帮他照着。

谁知王博文居然转了过来,迎着光看他。

这是……酒醒了?

孟瑞有点紧张,上前两步,道:“进去吧,到家门口了。”

此时的王博文的确清醒不少,刚才的半个多钟头,他一直以为自己在做梦,直到刚刚才有了点脚踩实地的感觉。

他回过头来是想确认一下是不是真的,看到孟瑞小心翼翼的样子,心情万分复杂。

过年的这几天,王博文已经想好了以后不再跟孟瑞有什么瓜葛,虽然偶然间接到的那通电话让他有点动摇,可他想过了,这样单薄的信任无法维持太久,就算做朋友,也迟早要闹崩。

孟瑞一开始被他吸引,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信息素在作祟,如果他是个实打实的beta,孟瑞很可能看都不会看他一眼。

更别提这个以alpha为尊的扭曲社会,现在就算通过一夫多妻的法律也不算稀奇。孟瑞那样的家世人品,多得是各种味儿的小omega往他身上扑,今年他喜欢百合味,弄不好明年就喜欢椰子味、山楂味、鱼腥味了。

他可受不了这个委屈。

究其根本,他和孟瑞本来就不合适,不如趁着这个机会一刀两断,省得整日烦心挂念。

这么想着,王博文开口道:“你回去吧,以后别见面了。”

孟瑞的心刚才还疼得发热,现在又变得拔凉拔凉的。

眼看着这可能是开学前的最后一次机会,孟瑞决定勇敢点。

他伸手去抓王博文的手,然而楼道里太黑,手指将将触碰到皮肤,对方就非常机敏地闪开了。

“你,你干嘛?”酒气还没散尽,王博文脑袋发晕,触电似的往后退。

孟瑞见他躲,心里着急,又迈上一级台阶,两人距离骤然拉进。

王博文如今的自我保护意识很强,直接抬手给了孟瑞一拳,不偏不倚正好锤在胸口,孟瑞没设防,只来得及倒抽一口气,重心不稳地往后仰倒。

王博文又不想他摔着,马上伸手去拉。

于是歪打正着地把孟瑞拉进了自己怀里。

孟瑞借势搂着王博文的腰不撒手,王博文怒从心头起,拼命推他,心想刚才就该让他摔下去,摔不死这个流氓臭无赖。

将将推开几寸,孟瑞的脸突然在眼前放大,接着便黑压压的什么都看不见了,只有唇瓣上的碾压着的温暖湿润提醒着他两人现在正在做什么。

王博文脑袋里轰地炸开,这不是他们第一次接吻,却是他感受最鲜明的一次。

楼道里没有灯,只有一缕月光从窗户外撒进来,周围静得吓人,连孟瑞吮吸他的唇瓣,甚至舌头在口中翻搅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王博文被孟瑞推靠在墙上,承受着他充满压迫感的索取。孟瑞丝毫不收敛地释放信息素,alpha的信息素迅速将omega牢牢锁在自己的控制范围内,这种原始本能的行为,目的是让omega身上沾染自己的气味,从而告诉别人这个omega是属于他的。

孟瑞早就想这么做了,发情期时他照顾王博文的感受,压着心底的占有欲,现在却没有必要了。

他就是想让全世界都知道,王博文是他孟瑞的人。

王博文的身体开始细细地发抖,他发现自己完全抵抗不了这样的亲吻,并且会在孟瑞的引导中下意识回吻。

当孟瑞的手掀开他的衣服下摆,滑进里面,温暖的掌心抚过他的皮肤时,他才猛地反应过来。

王博文恨死了自己这副一碰到孟瑞软得像一滩水的身体。他闭上眼睛,一鼓作气咬下去。

痛感袭来,孟瑞闷哼一声,松开嘴唇,口中很快漫开一股铁锈味。小孩儿用足了力气,竟把他的舌头咬破了。

王博文趁他恍惚的功夫,挣开禁锢,一溜烟跑上楼,飞快开门进去,然后把门重重关上。

“嘶——”孟瑞这才后知后觉地倒抽气,嘴里的血腥味把刚才掠夺来的香甜味完全遮盖住了。

……这小孩儿是属狗的吗?


开学第一天,王博文早早到校,放下书包拿起杯子去教室最后接水,回来的时候就看见桌上放着熟悉的保温盒。

压在下面的卡片已经被陈旭拿去看了,他嘿嘿哈哈地笑:“孟瑞少爷的画技可真不错。”

王博文抽过去一瞅,上头画了一只瞪着眼睛凶神恶煞的小狗,脖子上戴着的大红色围巾莫名眼熟。

王博文:“……”骂我是狗?

上课没事拿出来看看,越看越觉得凶巴巴的小狗还有点可爱,扔了怪可惜。

偷偷折起来往文具盒里塞,里面还放着孟瑞说要对自己的初吻负责的纸条,王博文匆匆瞟一眼,心里涌起一阵酸涩。

上午的课结束,王博文合上书本,拿着饭卡和陈旭一起去食堂。

这学期学校总算解除禁令,A、B、O三性的学生被允许一同就餐。其实这条命令本就是给alpha和omega准备的,对于不受信息素影响的beta们毫无影响。

一进食堂,就看见角落的约会圣地又坐满了一对对alpha和omega,甜甜蜜蜜地互相喂食、咬耳朵说悄悄话。

王博文现在即便不是在发情期,也隐隐可以闻到些其他人身上的信息素气味,他怕别人也闻得到,不敢往那边靠近,挑了个最远的窗口买饭。

端着餐盘刚转身,就被一个人挡住了去路。

是那个在画室给过他难堪的小辉。

“大嫂,我错了大嫂。”小辉边喊边扑通一声跪下,开启哭天抹泪模式。

王博文皱眉,已经许久没听人这样叫他了。

“是我贱,是我眼拙,让您不痛快了。”小辉抬手指王博文的餐盘,“您泼我,尽情地泼,360度无死角地泼。”

王博文跟看神经病一样看他,把自己手上的餐盘牢牢护在怀里。

开玩笑,刚买的饭,一口都还没吃呢。

小辉还在嚎,王博文很快就琢磨过来,一定又是孟瑞让的,他以前也不是没干过这种事,幼稚到令人发指。

“我不泼你,起开。”

小辉不起,王博文干脆抬脚绕过去,刚走没两步,前头又碰上一个拦路的。

路障还不少。

“又干嘛?”王博文无奈抬头。

对方和他差不多高,于是一个不经意便撞上那双温柔深邃的桃花眼。

心脏非常不争气地漏跳了一拍。


孟瑞好几天没看到他的小百合,早就想得发慌,此时被那双清澈的眼睛瞅着,魂都快出窍了。

“文文,吃饭啊。”先来暖个场。

王博文回过神来,飞快别开眼,不搭理面前的人,打算故技重施,先绕开他再说。

孟瑞察觉到他的意图,扑通一声也跪下了,动作利落得跟特别训练过似的。

王博文惊得生生停住脚步,仔细一瞅,是单膝下跪,这才稍稍放心。

等一下……单膝下跪?

“对不起,我知道错了,请你跟我结婚吧!”孟瑞沉声道。

哐当一声,窗口打饭阿姨手里的勺子掉在地上,喧闹的食堂霎时间安静了。

孟瑞虽然脸皮厚,可求婚什么的也是第一次做,紧张得冒了一脑门汗,完全不敢去看王博文的表情。

接着,他抖着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

周围的学生都聚拢过来,伸着脖子张望,想知道十八中第一alpha的求婚戒指上的钻石有多大颗。

王博文呆立在那里,被眼前魔幻的剧情弄懵了,顺着大伙的目光往孟瑞手上看。

精美的盒子里装着的不是戒指,而是一个绑着大红色蝴蝶结的钥匙。

正当周围人纷纷猜测这是新房钥匙还是跑车钥匙时,孟瑞舔舔嘴唇,发话了。

“文文,你愿意……以后每天都坐我的电瓶车吗?”

王博文听了这话,端着餐盘的手一颤,菜汤哗啦啦洒在孟瑞擦得锃亮的皮鞋上。


当天下午,十八中沉寂许久的论坛又活跃起来。

“【瑞文】活久见!我萌的CP没有死哈哈哈哈哈!”

一帖激起千层浪,原本因为两人“分手”伤透了心的妹子们像冬眠过后的动物,集体跑出来举杯欢庆。

“【瑞文】世纪求婚视频全记录”

“【瑞文】最浪漫的情话莫过于‘我偷电动车养你’”

“【瑞文】年都过了,你们俩还不结婚吗!!!???”

几个帖子很快堆起了高楼,兴奋异常的姑娘们漫无边际地闲聊,甚至给二人把孩子的名字都取好了。

518楼:先别高兴太早,我闺蜜二(6)班的,她说文文不仅没答应,还用菜汤泼了瑞瑞一身

520楼:当真?有没有当时在场的来说说啊

521楼:我在场我在场!文文不是故意的啦,他应该是紧张了,只洒到瑞瑞鞋子上,没有泼那么夸张啦

524楼:我也在场,文文绝对是紧张了,那小脸红得哟,啧啧啧……

526楼:啊啊啊啊视频都看不清楚,好气好气,今天中午我干嘛要回家吃饭!!???

536楼:不过话说回来,求婚送电瓶车钥匙的倒是头一回见,咱们十八中第一alpha就是与众不同

538楼:仔细想想,要是谁向我求婚送电瓶车钥匙,我也不会同意的2333

……

孟瑞在周黎的指引下去论坛上刷帖子,本想翻翻评论找回点自信,结果看到这些,瞬间心情更down了。

他不是只准备了电瓶车钥匙啊,怀里还揣着新房钥匙、求婚戒指、户口本、资产证明,甚至体检报告都带来了,原本打算一样一样拿出来,让冲击力层层递增,结果刚拿出来一个车钥匙,王博文就把菜汤洒他身上了。

孟瑞愁眉苦脸地想,能让小孩儿把最爱吃的饭都洒了,这得有多讨厌他啊?

评论(8)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