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ABO】他们都没有你好看(二十)

后来的几天,孟瑞过得像个郁郁寡欢的小老头。
电话打不通,微信加不回,换手机打也不接。他跑到王博文家楼下蹲点,除了接住几次爷爷从楼上扔下来的扫帚,别的毫无收获。
孟瑞这才明白,之前之所以能接近小孩儿,还是因为他没有刻意在躲自己,他表面上抗拒,实际上还是给自己留了机会。只要小孩儿不想见他了,任他能耐再大,也是一根头发都见不着的。
这已经够让人丧气的了,更郁闷的是,孟瑞绞尽脑汁思考,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生日被放鸽子的是他,发情期被当成按摩棒使的也是他,就算他因为难过做了些傻事,小孩儿也不至于气到要跟他断绝关系吧?
转念一想,不对,他们俩都没有确定关系,说什么断不断的?
这股令人窒息的郁闷,在这天孟瑞又来到楼下蹲点遇到林少爷时,总算得到一丢丢缓解。
孟瑞早就查过这个高调的林少爷,把他的长相像通缉令一样贴在脑子里,就等他自己送上门来找揍。
他拽着林少爷的领子,把人拖到角落里不由分说一顿拳打脚踢。
林少爷养尊处优长大,手无缚鸡之力,起初还能抵挡几下,可孟瑞憋了这么些天,积攒已久的怒气值全部爆发,林少爷哪见过这等暴戾无赖的阵仗,被打得抱着脑袋嗷嗷,还想趁孟瑞打累了休息的功夫伺机逃跑,可惜他的身手和从小打到大的孟瑞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刚跑出去两步,就被抓着后领拽回来,又是一顿好打。
打完了,孟瑞浑身是汗,松开衣领透透气,点上一根烟,踢了踢蜷在地上不动的林少爷:“先别死,老子有话问你。”
林少爷觉得自己还不如死了算了,闷不吭声已经是他最后的坚持。幸好周围没人,不然他作为alpha的这张脸就可以直接撕巴撕巴扔了。
“你还是不是个alpha,还要不要脸?”
这话扎心了,林少爷被说到痛处,险些飙泪,捂着脸不言语。
“王博文哪儿不好?你他妈的居然始乱终弃?”
林少爷脑袋上冒出个问号——诶?
孟瑞见他愣在那儿不吭声,又踹他一脚:“说啊,谁给你的胆子?”
被踹到伤口的林少爷“哎哟”一声,赶紧道:“我说,我说,别动脚,别动脚。”
孟瑞叼着烟等待下文。
“我……我跟王博文,什么都没有啊!”林少爷苦着脸道。
孟瑞等半天就听到这个,怒上心头又飞起一脚:“放屁!什么都没有你知道他是omega,还知道他发情?”
事到如今,林少爷才弄清楚这人就是那天晚上给王博文打电话的家伙,他还在电话里还嘲笑人家斗不过自己来着。
林少爷苦不堪言:“他是omega的事情是他亲爹告诉我的,发情什么的是胡扯的,谁知道你这么容易上当啊?”
孟瑞懵了一瞬,扔了烟头蹲下来揪住他的领子把他拎起来:“胡扯的?”
“昂。”林少爷快哭了,脸上五颜六色好不精彩,“我都还没弄上手,你打我干什么啊……”
孟瑞听了这话,心脏砰砰跳跃起来,差点被突如其来的喜悦冲昏了头脑。
平复过来后,他又恢复暴戾,狠狠把林少爷掼在墙上,咬牙切齿道:“还想弄上手?你丫弄一个试试?”

终于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孟瑞既高兴又后悔,心中惆怅万分。
他就这样傻乎乎地误会了他的小百合,还对他那么凶那么冷漠。
一想到他的小百合不仅不打他不骂他,还在最脆弱的时候毫不犹豫地选择信任自己,面对自己三番五次质疑只是失望地别开眼,一句话也不说,打碎牙齿往肚里咽,孟瑞就觉得自己比那个林少爷还要混账,白白比王博文年长这么多岁,多吃这么多年的白米饭。
他抬起手想扇自己几巴掌,想想又放下了。还是留着给小百合亲自扇吧。
然而一直没等到机会。
孟瑞依旧每天去王博文家楼下蹲着,平时那么喜欢出门的小孩儿却再没出现过,连爷爷都不往楼下扔扫帚了,让他好生不习惯。
直到除夕前一天傍晚,孟瑞才从邻居阿姨口中得知,王家爷孙俩早在前几天赶半夜的火车回东北老家去了。
孟瑞万万没想到王博文为了躲他能煞费苦心到这个地步,心里头漫起的苦涩凄凉快要将他吞没。
他在楼下仰头盯着那扇紧闭的窗户,傻愣愣地看了一晚上才离开。

合家团圆的除夕夜,孟瑞那位常年不知道在地球的哪个角落潇洒的alpha母亲也回到国内,在机场险些没认出自己的儿子,捏着他的脸哈哈大笑:“哎哟哎哟我的傻儿子都这么高、这么大只了,咋还没给我找个媳妇儿回来啊?”
孟瑞被捏得脸上疼心里苦,好好的小媳妇儿给他弄丢了,这年可怎么过?
孟家一年到头不开火,孟父大手一挥,带着老婆儿子还有一众小弟去饭店包场吃年夜饭。
虽然这些年孟家开始改邪归正做白道上的生意,可孟父手下这帮人身上的痞气依旧保留下来,吃顿饭个个翘着二郎腿,大着嗓门又吼又唱,不像来过年的,倒像来砸场子的。
孟母已然习惯了,坐在那儿斯文地吃东西,时不时拍个小视频发到朋友圈。
“你快看你快看,他们都不相信我有个这么大的儿子呢!”她边拍边拿给孟父看。
孟父平时不苟言笑,这种情况下也露出笑脸捧老婆的场:“可不是么,我媳妇儿这么年轻哪能生出这么大的儿子来?一看就不是亲生的。”
孟瑞:“……”
食不知味,抱着手机给小百合发短信。
【文文,吃年夜饭了吗?等你回来一起去吃烤冷面好不好?】
明知道对方不会回,他还是不停地发,起码短信不会提示被拉黑,保留一点念想,心里好歹舒坦些。
孟父叩叩桌板:“饭桌上不要玩手机。”
孟瑞不情不愿地把手机放下。
孟母观察片刻,眼珠一转:“儿子,谈恋爱了?”
孟瑞叹气,还没谈上呢,就先被甩了。
鲜少关心儿子生活的孟父突然福至心灵,问:“跟上次打林家少爷有关?”
孟瑞把林少爷给打了的当天,事情就传到孟父耳朵里。两家小辈虽然互不熟悉,长辈们却在生意上有实打实的往来,孟父把这事摆平,回去就把儿子打了一顿,孟瑞咬牙任他揍,问什么他都不说,倔的像头牛。
这会儿他还是不讲话,闷了一大口酒。
“他……跟你抢对象?”孟母大胆猜测。
还是不说话,约等于默认了。
孟父的铁砂掌砰一声砸桌上,周围的小弟都吓得噤了声。
孟瑞还以为暴脾气的父亲又要揍他,谁知他也闷了一杯酒,狠狠道:“连我老孟家的儿媳妇都敢抢,赶紧去给我抢回来,抢不回来你就别回来了!”
孟瑞:“……”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除夕当晚被赶出家门的恐怕只有他一个了。
孟瑞其实有的是地方去,可他懒得动,就想一个人待会儿,于是干脆坐在马路牙子上发呆。
孟母在听说儿媳妇是个omega后,高兴得手舞足蹈,让他麻溜的把人领回来。孟家推崇婚姻自由,可祖祖辈辈好巧不巧的都娶了alpha,在外人看来是保留了alpha的优秀血统,可孟母却觉得没有omega的家庭不够完美,心心念念想让儿子找个omega老婆,中和一下孟家乖张暴力的基因。
孟瑞手肘撑着膝盖,双手托腮,可怜巴巴地瞅着空旷的马路。他也想去找他的小百合啊,可他连人在哪儿都不知道。
再发条短信吧。
【文文,我被赶出家门啦,呜呜呜】
在寒风中坐了会儿,居然收到回复。
王博文:【1】
孟瑞激动得跳起来,立刻打了个电话过去。听筒里传来绵长的嘟声,通了!
“喂,文文。”
电话那头声音嘈杂,却没人讲话。
“是你吗文文?”孟瑞追问。
电话里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接着是一个小孩儿奶声奶气的声音:“哥哥哥哥,电话,找你的!”
孟瑞的心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他怕王博文看到是他的电话后直接挂断。
“喂?”
当熟悉的清澈的声音响在耳边时,孟瑞鼻子一抽,差点哭出来。
“文文……不要挂,不要挂行吗?”
那头的王博文没看来电显示,后知后觉地刚想挂掉,听到这哀求般的声音,不由得捏紧手机,进退两难。
不远处的钟楼缓缓敲响十二下,伴随着听筒里传来的噼噼啪啪的爆竹声,孟瑞挤出一个堪称灿烂到惨绝人寰的笑:“文文,新年快乐。”

大年初一,孟瑞满血复活。
虽然王博文从头到尾都没说话,但他知道他都听见了,短信也都收到了,不然怎么会让身边的小孩儿看到,并且误按了一个数字回复他?
新年新气象,过几天又开学了,好O怕缠A,他就不信追不回来!
人这心态一变得积极,好事就接踵上门来。
“喏,邀请函,上面没有署名,一人一卡,明天晚上7点,别迟到。”周黎在路边把卡片扔给孟瑞,就坐上跑车风一般地走了。
孟瑞当天下午就去商场置办了一身新行头,灰色中长大衣配白衬衫,下身是黑裤子配黑皮鞋,端的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走在路上引得无数小O驻足回眸。
到了第二天傍晚临出门,他又开始忐忑,担心小百合还不搭理他。
可就算把他当空气,他也得去。
大年初八晚上7点整,十八中校体队新年晚会正式开始,孟瑞顶替曾在队里待过的周黎进入会场,一眼就看见坐在里面沙发上的王博文。
他找了个不远不近又不阻碍视线的地方坐下,捧着杯果汁作掩护,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在那个穿着黑色羽绒服的小孩儿身上。
小孩儿又瘦了,脸只剩巴掌大,尖尖的下巴缩在那条戴了许久的红色围巾里,笑的时候只能看见他漂亮的眼睛眯成两瓣月牙,额前的碎发有些长,险些遮住睫毛。
整场活动,王博文一直坐在那里没有站起来,双手插在口袋里,静静地看周围的人玩耍。
孟瑞觉得奇怪,这小孩不是最爱热闹了吗?怎么今天这样乖,一动都不动?
很快晚餐开席,众人转移到饭桌前,孟瑞没有机会接触到王博文,眼睁睁地看着他在周围同学的哄闹中喝了好几杯酒,白皙的脸渐渐浮上一片薄粉。
直到活动最后,众人才注意到藏在角落里的孟瑞。上学期他和王博文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大家左看看又看看,都眼观鼻鼻观心地自觉给他让出一条路。
薛方平把醉醺醺的王博文交到孟瑞手上:“他一直念叨你的名字呢,麻烦你送他回家吧。”

孟瑞扶着软绵绵的人往外走,王博文脸蛋红扑扑的,腿软脚软,意识不清,闻到那股让人安心的红酒味,就下意识往他怀里钻。
孟瑞心中熨帖,小百合还是那个小百合,身上的甜香没有掺杂丝毫其他杂质,干净单纯,二人的信息素碰到一起,便紧紧缠绕,难舍难分。
走到外面,冷风一吹,王博文又不自觉地往里瑟缩。
上次的发情期,他打了过量的抑制剂,还吃了药,若是没沾过alpha还好,可他前两天都是跟孟瑞度过的,身体迅速习惯了alpha信息素的存在,突然失去这把保护伞,后面几天可想而知的难熬。
他在床上躺了几天才缓过劲儿来,然后马不停蹄带着爷爷回老家过年。爷爷担心他的身体,劝他不要回去了,他坚决要走。
他知道那个人每天都在楼下守着,他怕再待在这儿自己会忍不住。

夜色朦胧,王博文摇头晃脑地看面前的人,贪婪地汲取他身上强大的信息素,虚弱的身体立刻被注入活力,所有沉睡的细胞都苏醒过来。
“孟……瑞……”他低低唤了一声。
孟瑞忙不迭答应:“诶,我在这儿呢。”
王博文半醉半醒,抬头看着看着,目光慢慢聚焦,他突然双眼瞪圆,用力推开孟瑞,口中嘟囔着:“骗子,你这个大骗子……”
孟瑞不明所以,想把人拉回来,可他上前一步,王博文就后退一步,一脸防备的样子让孟瑞的心寒了又寒。
王博文站在那儿,眼错不眨地看着他,瞪得眼眶都红了,张着嘴小声喘气。
“不是说喜欢我吗?不是说会保护我吗?”哽咽的声音里带着愤怒和委屈,末了放大音量,“都是骗人的!”
孟瑞的呼吸乱了一拍,他僵在那里,几乎能听见自己脑袋里血液汩汩流淌的声音。
他终于明白小孩儿为什么那么生气了。
他气他不听自己解释,气他不相信自己,气他对自己的所谓信任稀薄得像一张纸,一捅就破。
此时的王博文还以为身处梦中,可以肆无忌惮地撒泼耍闹,可以不用憋着,把现实中羞于启齿的委屈和难过统统发泄出来。
他抖着手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狠狠砸到孟瑞身上:“拿去,我们两清了!”
孟瑞抬手接住,只见一只钢笔躺在手心里,上面还带着小孩儿身上的体温。
温润的笔杆上歪歪扭扭地刻着个不怎么好看的图案,辨认许久才看清楚——一个盛满红酒的高脚杯旁边,躺着一朵小小的百合花。


评论(17)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