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ABO】他们都没有你好看(十九)

孟瑞对着姑娘一脸不耐烦:“不是说了以后别来找我吗?”
姑娘抽抽鼻子,委屈状:“可是……可是我喜欢你啊。”
孟瑞一个头两个大。早知道会惹上牛皮糖一样甩都甩不掉的麻烦,他绝对不会使出找人演戏这等损招。
得瑟一时爽,转脸悔三年。
“工资也给你结了,说好的拿钱干活,我对你没别的意思。”孟瑞只好再解释一遍。
“那你喜欢那个beta吗?”
“是啊,喜欢他。”孟瑞干脆承认。
姑娘饱受打击,不服输地问:“他又不是个alpha,外强中干,有什么好的?”
孟瑞愣住片刻,然后轻轻笑了下:“他哪里都好。”

废了一番功夫把姑娘打发走,孟瑞转身回车上,发现刚才在副驾坐着的人不见了。
他车里车外找了一圈,急得没了章法,座位底下都趴下查看过了,连根头发丝都没找到。
赶紧跑去巴士站台,窗口售票员说最近的一班下山的车五分钟前刚刚开走。
回去的路上,他茫然地握着方向盘,要不是身上还残留着一缕百合花的甜腻香气,他差点以为这两天是做了一场梦。
临近市区,实在憋不住,点开通讯录,结果翻了两圈也没找到王博文的电话。
孟瑞整个人都蒙圈了,他确定自己没删除过他的号码。忽而想起那个alpha姑娘曾动过他的手机,八成是她做了什么手脚。
而那张专门为王博文办的电话卡,已经在生日那天被他心灰意冷地拔出手机丢掉了。
孟瑞对数字极其不敏感,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那串号码的中间几位是什么。
他狠狠锤了下方向盘,心情更加烦躁。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说的正是此刻的他了。
最后不抱希望地给王博文发了条微信,许久都没有收到回复,才恍惚记起来他的手机早就没电了。
孟瑞实在没办法,决定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去他家里堵人。

上楼敲门,来开门的是个陌生中年女人。
“文文刚才来电话,说晚点到家。”
孟瑞伸长脖子往屋子里头看:“爷爷呢?”
中年女人见他对这里很熟,且没什么恶意的样子,道:“爷爷刚睡下,身体还没大好呢,需要静养。”
“爷爷病了?”孟瑞问。
“是啊,脑溢血,亏得文文孝顺,不眠不休地在跟前照顾,所以才能这么快出院。”中年女人说完感叹道,“文文可真是个好孩子。”

孟瑞从楼上下来,坐在车里陷入沉思,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跟他原本的猜想有出入。
然而他获取到的信息太少,一时间还是抓不到头绪把事情理清楚。
过了半个多小时,看见王博文从公交站台慢吞吞地往这边走。
小孩儿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上午的阳光给他在地面上拖出一个瘦瘦长长的影子,单薄得让人心疼。
发情期的omega一旦离开alpha,不仅身体上受不了,心理上也会因为失去支柱而产生巨大的恐慌。生理课上老师曾经讲过一个极端的例子,说曾经有个omega发情期前两天都是和他的alpha度过的,到第三天alpha因为工作要暂时离家半天,结果他出门没多久,那个omega就在精神昏愦下做出了自杀的危险举动。
至此国家才通过了发情期假,所有omega和他的伴侣alpha可以一同享受。
孟瑞猜想王博文此时应该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下车走过去,还没走到跟前,王博文就察觉到alpha的信息素骤然靠近,身体下意识绷紧,站在原地不敢动。
这一路走来十分不易,他先坐大巴下山,然后找公共电话给家里报平安,再去医院开抑制剂,接着又坐公交车回来,一路上各种信息素从四面八方扑过来将他团团包围,纵使体质原因吸收的分量有限,可他处在发情期身体太过脆弱,还是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下车时晕乎乎的,双膝一软差点跪在地上。
孟瑞按住他的肩膀先上下检查一番,发现小孩儿除了状态萎靡,并无其他不妥之处,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下来。
“你跑哪儿去了?让我好找。”
王博文浑身发软,发情期和药物副作用吞尽了他所有的精气神,他慢慢摇头,说:“谢谢你。”
孟瑞怀疑他根本没在听自己说话。
临近年关,即便有太阳,也是天寒地冻,口中呼出的热气在空气中凝结成一团团的白色水雾。孟瑞飞快地把外套脱下来披在他身上,拉起他冰凉的手:“去车上,外面冷。”
王博文却站在原地不动,奋力挣开孟瑞,把手缩进袖子里背在身后,缓缓道:“你回去吧。谢谢。”
孟瑞被他左一句右一句的“谢谢”弄得直皱眉,语气不善道:“谢什么?你的alpha呢?你发情他也不管?”
王博文眼神微动,很快垂下眼睛,睫毛在眼下投出一片阴影:“我打过抑制剂了。”
孟瑞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生气了。在这小孩儿眼里,自己就是没有抑制剂时的替代品?有了抑制剂,立马把自己推得远远的?
可他又不忍心对小孩儿发火,深吸一口气努力压住怒气:“跟我走。”说着就要去抓他的手腕。
王博文往后退了一步,alpha充满控制欲的信息素已经将他包裹缠绕,他怕再靠近自己就受不住了。
要是别的alpha还好,眼前这个alpha刚跟他一同度过最亲密的两天两夜,他身上已经沾染了对方的味道,omega骨子里的服从和依赖,在见到孟瑞的那一刻膨胀到了顶峰,身体上和感情上都迫切渴望被这个alpha强大的信息素占有、保护。
可他不想拿这个来要挟孟瑞,更不想用它来绑住他。
孟瑞被他的回避彻底激怒,大声道:“我带你去找他,去找他!还不行吗?”
王博文缩缩脖子,摇头:“我想回家。”
孟瑞攥紧拳头,额角的青筋随着呼吸一鼓一张,斯文惯了的面孔此时看起来格外可怖。
他现在只想把那个林少爷拖出来打到半身不遂,打到只出气不进气。
“行,你回家。”孟瑞咬牙说。
王博文知道他不会强人所难,所以孟瑞的妥协在他意料之中。
行至楼梯口,他突然转过来:“能加一下微信吗?”
孟瑞条件反射地有点高兴,不过三秒,心里又咯噔一声。
妈的那个女的居然把他的微信也删掉了?
要不是他不打女人,铁定要把她跟那个林少爷捆在一起揍。
王博文发来好友申请,孟瑞一边点通过,一边没什么底气地说:“不是我删的。”
王博文闷闷地“嗯”一声,浑然不在意似的。
事到如今,是谁删的已经不重要了。

孟瑞以为王博文不追究是因为相信他,现在联系方式再次到手,他沉郁了一个月的心情终于拨开云雾得见一小片蓝天。
虽然今天一整天跟坐过山车似的大起大落,但是总的来说还是好事多磨,有积极正面的进展。
开车回去的路上,孟瑞忍不住跟着车载音乐唱起歌来,动笔晒,特别帅。
等红灯的时候,放在操作台上的手机叮咚叮咚响了两声,拿起来一看,王博文发来两条新消息。
一条是转账,一条是文字:【谢谢这两天的帮助,还有上个月的早餐,以后不要送了,谢谢】
连个颜文字都没有。
孟瑞握着手机呆在那里,手机又一响:【钱不够跟我说,再给你打】
……这都什么跟什么?
他琢磨一路才明白过来,小孩儿这是要跟他划清界限呢。
连忙一个电话打过去,忙音。
再打,还是忙音。
听了无数遍充满节奏感的嘟嘟嘟后,孟瑞冷静下来,想发条微信问问,然而斟酌半天一个字也没打出来。
问“为什么”?人家都没问你为什么拉黑他。
解释?人家没开口问你解释个屁。
孟瑞有口难言,心慌气闷,索性把手机扔一边,权当没看到。
第二天,转账无人收取自动退回。
王博文一声不吭地又打回来,孟瑞再次无视。
如此反复三次,王博文那边也没了动静,似乎是放弃了。
孟瑞不敢深想,只知道这钱不能收,一旦收下,他和小百合的关系就彻底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王博文倔得很,这段关系无论以何种方式维系,只要断不了,他就没法从中抽身而出。
孟瑞算盘打得好,可架不住王博文行动力更强。
这天周黎来找他玩,往沙发上一瘫就掏出一个信封扔桌上:“喏,小乖乖给你的。”
孟瑞一愣,反手指自己鼻尖:“给我?”
“嗯哼,拜托我务必安全送到你手上。”
孟瑞觉得奇怪,有什么东西要给他的话,为什么不直接联系,要通过周黎转交?
打开信封一看,一沓钱。
孟瑞:“……”
他突然想到什么,拿起手机给王博文发微信:【在吗?】
几乎是立刻,一行让人心凉的灰字蹦出来:【消息已发出,但被对方拒收了。】


评论(11)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