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ABO】他们都没有你好看(十六)

王博文变成前大嫂的事晨读课后就在校园里传遍了。

同情的有,更多的是幸灾乐祸。毕竟小蓝楼的alpha们大多认为和beta交往是一件十分掉价的事情,分了好,保持他们上等人的血统高贵。

而小绿楼的beta们多数抱着“你看吧我就知道他只是玩玩,alpha怎么会看上beta”这样的心态感叹一番,反正横竖跟他们也没什么关系。

小粉楼的omega们则纷纷拍手称快,心想终于把我们十八中最帅alpha还回来了,大家别挤,都有机会,孟少爷迟早知道我们omega的好。

只有唯三个人对这事保留意见,觉得孟瑞可能是吃错药了,病好了就会死皮赖脸求复合。

一个是孟瑞的发小周黎,一个是坚定的瑞文真爱粉的班长姑娘,最后一个是王博文的好友陈旭。

“就他之前那个追法,我才不信他会在临门一脚的时候放弃。”陈旭摸着下巴推测,“他不会是在玩欲擒故纵吧?”

王博文坐在前桌,一声不吭地抄笔记。

陈旭小心翼翼地拍他肩膀:“那个……王老师你先别难过,先等等看,他估计是逗你玩儿呢,弄不好待会儿又捧着花过来给你跪下了。”

王博文垂着眼:“你哪只眼睛看到我难过了?”

陈旭心想,两只眼睛都看到了。

可他不敢说,怕王博文把火气迁怒到他身上,想了想又拍拍他肩膀:“中午咱们去吃好的,我请客!”


王博文真的觉得自己没有难过。

以前没有孟瑞的时候,他也过得很好,现在只是回到原来的轨道而已。

他从未奢望过能长久的拥有什么,尤其是没有通过争取就得来的东西。孟瑞的喜欢和关爱,对他来说就像镜中花水中月,手一碰就会碎了。

你看,自己刚刚想往前走一步,它就立刻消失不见了。

二节课下后的课间操,王博文上学以来头一次被当做反面教材拎到台上接受批评,原因是早上乱闯小蓝楼,被教导主任逮个正着。

他闷不吭声地站着,下面学生窃窃私语,都知道他为什么跑到alpha那边去。

台上站的高看的远,他忍不住往那个方向看,孟瑞连早操都没来上,不知道是不是跟那个漂亮姑娘在一起,

不知道他身体有没有好一点。


中午在食堂吃饭,周黎把餐盘哐一声往桌上一扔:“我的个小乖乖,到底怎么回事啊?你们俩好好的闹什么分手?”

王博文咬筷子:“没在一起,哪来的分手。”

周黎搞不清情况,挠挠头说:“你先别急,等我回头好好盘问盘问他。”

王博文摇头:“不用,本来就是我的错,他过生日我失约了,他生气是应该的。”

“不就失个约嘛,多大点事儿。”周黎不以为然,“去年我们约着去国外滑雪,结果临出发前我睡过头了,醒来看见一排未接来电,后来他也没生气啊,说只是担心我有事。他心眼没这么小。”

王博文不说话,因为孟瑞一个电话都没打给他。

他其实也是心存疑惑的,总觉得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奇怪力量在操纵事情的发展,可他没有立场去猜测和质问。

本来王博文还不信孟瑞真的不理他了,偷偷在心里给他找了无数个理由,比如还在生气,比如身体不适心情不好。然而今天早上看见孟瑞冷漠的眼神,他就知道一切都不一样了。

孟瑞是真的放手了。

刻在骨子里的傲气,让王博文问不出“为什么”三个字。那是弱者才会摆出的姿态,他不允许自己这样做。

就像哪怕心里再苦再疼,他也不会允许自己流眼泪一样。


放学后,走到学校门口,王博文下意识往能藏人的柱子那边看,没有人,也没有那辆大红色的小电驴。

拿出手机,屏幕上是周黎给的孟瑞的手机号,王博文不想再听到忙音或者关机,犹豫再三,还是先发了条短信。

手指刚按下发送,忽然有一辆宝蓝色的跑车擦身而过,发动机的轰鸣声震得他耳朵里嗡嗡响。车在前方路口拐弯,王博文才看清楚驾驶座上的人是孟瑞。

他戴着墨镜,风把他的红发吹得高高扬起,直到消失在视线中,也没有回过头。

王博文在原地站了会儿,心想,他还是适合开这种车。


转眼过了元旦,时间对于学生来说一天比一天紧张。

除了高三,高二的学生们自发地开始上晚自习,每天晚上到九十点钟,教学楼里还灯火通明。

王博文没法参加晚自习,他晚上还要去打工,爷爷刚出院,请了邻居家的阿姨帮忙照看,虽说人家是善举,不求报酬,可他认为不能让别人白出力,打算春节给人家封个大红包。

他得挣钱,还得早些回家陪爷爷。

这天下课后,同学们都出去吃晚饭了,王博文在教室写了会儿作业,看四下无人,从书包里拿出一支药剂和针管,咬牙给自己打了一针抑制剂。

他算出发情期大约就在这两天,而这阵子他不可能给自己放假,只能加大抑制剂使用量,尽量压制即将到来的发情期,将影响降到最低。

写完作业走出教室,又撞上在门口等着的林少爷。王博文习以为常,看也不看他一眼,埋头往前走。

林少爷最近兴许很闲,经常往学校跑,每次都大摇大摆站在他教室门口,以致全校都知道有个校外社会人士在追他。

更有人大胆猜测说不定已经追上了,王博文只是端着不说,啧啧啧怪不得跟孟瑞分手,原来是有了更好的选择。

流言甚嚣尘上,王博文烦不胜烦,五次三番上报教导处请求处理,然而并无卵用,林家势力太大,十八中的操场和图书馆都是他们家出资建的,就算告到校长室,校长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人敢真的开罪他。

那林少爷也是没见过这么难追的人,不服输的劲儿上来了,死活不肯撒手。

王博文无奈,只能当他是透明人,反正他玩腻了就回去了。

他跟孟瑞又不一样。

不知怎么的又想到那个人,王博文甩甩脑袋,深吸一口气,然后戴上头盔,专心接单送外卖。

临近寒假,一年当中天气最冷的时候,路面上到处冰封雪冻,他前天送外卖时,行过一段冰面,车轮打滑侧倒,让他狠狠摔了个跟头,到现在大腿和胳膊上肘都是淤青,一动就疼。

因为有那只花里胡哨的头盔保护,幸运地没有摔到头。

可惜头盔上的一朵百合花给蹭掉了漆,王博文抱着它左瞧右看许久,心疼不已,最后还是没舍得继续用,拿布仔细擦干净,带回家收进箱子里。


晚上临收工前,接到一个送往十八中美术教室的订单,餐馆老板娘见他冻得小脸苍白,于心不忍说要不这单别送了,王博文舍不得那几块钱的跑路费,笑着说没事,带上东西,一拧油门就往学校去了。

校园里十分安静,大家都在上晚自习,美术楼则相对热闹许多,送餐地址所在的那间教室里全都是人,叽叽喳喳的像在开小型party。

王博文敲了许久的门才有人来开门,扑面而来的各种alpha信息素气味让他忍不住后退两步,这里显然成了alpha们的聚会现场。

王博文把手上的东西往前举:“您的外卖。”可过去好半天都没有人接过去。

他屏住呼吸抬头看,面前的男生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嗨,大嫂,又见面了。”

王博文记得他,在学校食堂找他麻烦的那个alpha,好像叫小辉。

“哦不对。”小辉脸上笑意更浓,“是前大嫂。”

王博文无意跟他纠缠,冷冷重复一遍:“您的外卖。”见他并不打算接过去,便侧身往里看,想找找门口有没有能放东西的地方。

小辉抬胳膊拦他:“诶诶诶,看什么看?找大哥?大哥在里面跟大嫂玩儿呢,你别想了。”

听到“大哥”这个久违的称呼,王博文不禁怔住。自从上次和孟瑞在教室门口不欢而散,两人有多久没有说上话了?

那条道歉的短信,孟瑞也一直没有回复,想必是把他拉黑了。

王博文也想过换个手机号跟他联系,可是孟瑞既然这样讨厌他,处处避着他,他觉得已经没有再凑上去自讨没趣的必要。

他干脆把外卖放在地上:“您的外卖拿好。”说完转身就走。

谁知道那个小辉突然发疯,一脚把外卖踹翻,松松垮垮的塑料盖翻开,里面洒出来的汤汁碰得王博文脚背和裤腿都是。

“哟,劲儿使大了,不好意思。”小辉嘴上这么说,脸上却毫无愧色,“麻烦你把这儿打扫干净,然后把这些垃圾带走。”

王博文知道这是在公报私仇,他不想给餐馆带来麻烦,心想忍一时风平浪静。

于是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进屋去拿打扫工具,把地上收拾干净,最后在众人的幸灾乐祸下离开现场。


期末考过后,寒假正式开始。

学校在本学期最后两天组织了集体冬游,去山上温泉山庄住一晚,在校学生均可自愿报名。

王博文本不想参加,可爷爷不知道从哪里听了这消息,抖着手拿了几张钱塞他怀里,非要他去报名。

爷爷大病初愈,病情趋于稳定,见乖孙子短短一个月就瘦了一大圈,心中不舍,想叫他出去玩玩,好好放松放松。

王博文拗不过老头子,最终还是把名给报上了。

出发那日天朗气清,王博文只带了套换洗衣物,背着空空的书包爬上大巴车,一抬眼便看见意料之外的人。

孟瑞也没想到会在这里再次和王博文面对面,名是周黎给他报的,他正好闲来无事,就过来玩玩,到了集合点才知道周黎这厮自己没报名。

然而他花名在外,只要往那儿一坐就不缺人陪。这不,两个姑娘正围着他伺候,一个端茶一个递烟,孟瑞活像个到了妓院的大爷。

王博文飞快收回目光,经过孟瑞身旁没有停留,走到车子最后面的位置上坐下,一路盯着窗外,脖子都梗僵了,也不往车厢里看一眼。


山上住宿两人一间,王博文和隔壁班的一个beta男生分在一起。下午大伙儿便收拾东西去泡温泉。

温泉山庄给十八中提供了六个冒着热气的池子,先按男女分开,然后再按第二性征,男生这边正好alpha一个,beta一个,omega一个。

王博文在学校里朋友并不多,好友陈旭又因为家中有事没来,beta基数大,池子也最大,他一个人蹲在角落里泡着,不跟池子中间那帮人嘻笑打闹,倒也清净。

这阵子白天上课,晚上打工还要照顾爷爷,确实累坏了。这会儿被热气一蒸,慵懒地靠在池边,脑袋里的意识渐渐飘远,眼前的景象慢慢模糊。

醒来时池子里只剩他一个人。他揉揉眼睛,站起来想上岸,腿刚一使劲,关节就猛地一软,瘫坐回水中。

过了好一会儿,王博文才后知后觉出自己的身体不太对劲。

他呼吸急促,口鼻间呼出来的气体竟比温泉蒸发出来的热气还要火热,皮肤由内而外泛着不自然的潮红,手摸上去,到处都滚烫滚烫的。

更可怕的是,他浑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空了,抬抬胳膊都十分费力,更别提站起来从这里出去了。

王博文仰头大口喘气,试图均匀错乱的呼吸,然而只是徒劳,身体里像有个高速旋转的漩涡,在把他的力气飞快地吸走,让他只能瘫在原地,动弹不得。

又挣扎一会儿才终于反应过来的王博文认命地闭上眼睛。

这才是真正的发情期啊。

评论(23)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