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ABO】他们都没有你好看(十五)

学校门口,孟瑞捧着花往马路那头张望。

对面的红灯读完最后一秒,跳为绿灯。又是一波人过马路,他的小百合不在其中。

天寒料峭,路上车多人多,孟瑞掏出手机想给王博文打个电话,又怕爷爷在身边会让他为难,于是发了条短信问他到哪儿了。

一刻钟后,仍旧没收到回复,孟瑞越发担心,想去他家里看看,又想万一人已经在路上,两人擦肩而过可怎么办?

打了两遍电话都没通,孟瑞心急如焚,叫来一个住在学校附近的小弟,让他在门口看着,自己骑上小电驴去王博文家里看看。

在楼下就没看到灯亮,上去敲门也没人应,里头一丁点动静都没有,显然没人在家。返回的路上他又去了趟王博文打工的餐厅,老板娘说他今天轮休,没来过店里。

孟瑞又急匆匆返回学校门口,小弟冻得缩手缩脚,呵着热气说大嫂没来过。孟瑞问他看清楚没有,小弟信誓旦旦说不能更清楚了,只要看见有人过来,他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孟瑞相信他没有说谎。

他捧着已经被风吹掉几瓣的花儿,站在学校门口显眼位置继续等,隔段时间就打一个电话。

他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无能,只能傻愣愣站在这里等,连他的小百合可能在哪里都不知道。


在学校里面走到两边的路灯都熄灭时,电话总算拨通一次。

孟瑞忙问:“文文,你没事吧?”

电话那头安静片刻,然后有个陌生男人笑起来:“没事啊,能有什么事,在跟我过节呢。”

孟瑞疑惑道:“你是谁?”

男人说:“王博文的未婚夫,你不知道?”

孟瑞皱眉:“别胡说,他还小。”

“不小咯,都发过情了,可以结婚了。”

孟瑞心里猛地一跳:“发情?”

那头的男人愣了会儿,又哈哈大笑起来:“你不会还不知道他是个omega吧?”

孟瑞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男人继续说:“也对,他当然不会告诉你这么私密的事情。啧,我还以为终于来了个跟我势均力敌的竞争对手,结果……没意思,真没意思……”

“他在吗?麻烦让他接电话。”孟瑞不想听他炫耀,紧紧捏着手机,像攥住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他睡着了,累了吧。”男人语气轻松,“你应该知道,omega发情很消耗体力。”

孟瑞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挂掉这个电话的。

夜间温度骤降,北风呼呼地吹,他的心也渐渐被冻麻木了。


他还是坚持等到了零点。

学校对面大楼的钟声缓缓敲响十二下,圣诞节过去了,喧闹的街道恢复往日的宁静。

有清洁工出来打扫街道,唰——唰——唰——的扫地声听起来突兀又荒凉。

孟瑞往前走两步,发现因为站太久,膝关节都僵硬了,缓了好久才站直身体继续走。

他胳膊举在空中半晌,还是把捧了一夜的花扔进垃圾桶。

另一只手上还拎着蛋糕。他不爱吃甜食,往年过生日也没给自己买过什么蛋糕,喜欢吃甜食的是他的小百合。

小百合……呵,怪不得身上会有百合花的味道,原来那是信息素,他根本就是个omega。

认识这么久,他对自己还是戒备重重,自己掏心掏肺对他,他依旧只字不提,连有未婚夫这种事都不告诉自己。

这时手机短促地响了一声,孟瑞条件反射地急忙拿出来一看,是父亲发来的信息:【儿子生日快乐,卡放在你房间的桌上,喜欢什么自己买】

孟瑞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来,然后仰起脖子看天。

妈的,黑压压的,别说月亮了,连颗星星都没有。

准备把蛋糕也扔掉的时候,一个衣衫褴褛的乞讨者站在旁边,眼巴巴地看着他手里精美的蛋糕盒。

孟瑞把蛋糕递给他,他喜出望外,不住地说“谢谢谢谢,生日快乐”。

连陌生人都知道祝他生日快乐,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却连一条哄哄他的短信都舍不得发。

又深吸几口气,半夜的湿气沁入心脾,硬生生把快要漫上眼眶的湿意给逼退回去。

他抿紧嘴唇,捏起拳头,给自己披上一层坚硬的铠甲,又是一个无坚不摧的alpha。


此时王博文那边正焦头烂额。

爷爷突发脑溢血住院,正赶上医院下班,急诊室医生护士都在忙,最后是林少爷一个电话帮忙疏通关系,才让爷爷尽快得到救治,并在病房紧缺的时候被安排到一个空床位,钱不够也是林少爷垫的。

把爷爷安顿好,王博文就匆忙回家取钱,自己爷爷藏在抽屉里的钱,加上自己的小金库,勉强才凑够医疗费和住院费。

林少爷壕气地说不用还,他哪能真的不还,他不想欠别人的。

忙完才发现拎了一路的蛋糕在慌乱中不知丢到哪儿去了,手伸进口袋里一摸,幸好,钢笔还在。

林少爷以为他在找什么,眼神飘忽地从兜里掏出他的手机:“喏,刚才落在这儿的,是你的吧?”

王博文连声道谢,没有注意到林少爷神色异样。

手机没电了打不开,王博文着急想联系孟瑞,跑到急诊室借到座机,拿起听筒才想起自己根本记不得他的号码。

王博文又想去学校门口找他,可眼看已经十一点多,孟瑞等不着他应该知道回家,而且爷爷的病情还不稳定,这边离不开人。

辗转问值班护士借了个充电宝,打开手机时已经过了零点,王博文一个电话直接打过去,忙音。

又打了几遍,还是一样,可能是关机了。

翻开通话记录,没有任何孟瑞打过来的未接电话。即便他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开机后应该也会有短信通知,然而一条都没有看到。

遗憾和失落交织在一起,让王博文心里酸酸涩涩的。

孟瑞那么多朋友,他们一定会热热闹闹给他过生日的。他等不到自己,应该早早地就跟朋友们一起去玩了吧。

王博文既欣慰又有点难过,在心里默念一句“生日快乐”,垮着嘴角放下手机。


隔日是周末,王博文在医院陪床一宿,天快亮时才勉强靠着墙睡了一会儿。

早上医生来查房,爷爷已经醒了,状态还不错,就是说话含糊不清,肢体动作也不太利索,医生说这都是正常的,以后慢慢调养会好一些。

王博文喂他喝完粥,扶着他下床解手,然后拎起热水瓶去打水。

回来后爷爷又睡过去了,他在旁边坐了会儿,眼看到了九点,孟瑞说不定已经醒了,王博文拿出手机开始编辑短信,删删改改半天才发出去。

【生日快乐⸂⸂⸜(രᴗര๑)⸝⸃⸃昨天家里临时有事,你没生气吧?≥﹏≤】

发出去又觉得最后一句多余,难道还指望人家回“你放我鸽子我很高兴”不成?

王博文忐忑地抱着手机等啊等,从吃过午饭等到暮色西沉,孟瑞那头也没回过来。

傍晚下起雪来,先是稀稀拉拉几片雪花在天上飘,很快便越下越大,洋洋洒洒的鹅毛大雪顷刻间遮盖天地万物。

王博文趴在窗口看了好一会儿,心想白天都快过去了,那人应该不生气了吧?

不知道他有没有看见窗外的雪?

他终于还是给孟瑞打了个电话,医院信号不好,许久才接通,然而电话那头连嘟声都没有了,冰冷的女声机械地重复“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第二天王博文醒得很早,喂爷爷吃了早饭便去上学。

爷爷不希望耽误他学习,在医院那边请了白天的护工,不让他请假。

雪下了一整夜,学校门口和路上有学生自发地扫雪,王博文作为体育队成员,也加入其中,热火朝天忙了半个小时。

晨读过去一半他才进教室,往自己座位上走的时候心跳莫名加快,直到看见那只熟悉的保温袋才舒了口气。

虽然把袋子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纸条,可孟瑞好歹还是给他送了早餐,这是不是代表他并没有真的生气?

王博文决定主动一点,哄哄这个傻alpha。

【谢谢你的早餐(・ω< )★今天的饭团馅儿超香!】

过了三分钟,他又发一条:【今天中午有空不?给你补过生日,赏不赏脸?(=^ω^=)】

然而平时总是秒回信息的孟瑞,一整个上午过去,都没有回复他哪怕一个字。

王博文察觉到不对劲时,孟瑞的电话依旧是关机状态。

中午在食堂遇到周黎,王博文问她孟瑞在哪儿,周黎惊讶状:“他今天请假啦,你不知道?”

王博文眼中茫然:“为什么请假?”

“身体不舒服呗。他啊,每年都得闹几次头疼脑热。”周黎说。

王博文问:“你能联系到他?”

周黎奇怪看他:“能啊,早上还通电话了,叫我帮他请假。”

王博文愣住了。这一愣就是半天,下午的课他完全没听进去,被老师忍无可忍地点了好几次名。

放学后去医院的路上,王博文还是不信孟瑞真的会不理他。又打了几遍,整个通话记录界面从上到下都是打给孟瑞的未接听电话。

打到第三遍,他突然想起孟瑞曾经说过,这个号码是专门新开的,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王博文慌忙去翻通话记录,试图把孟瑞另一个手机号翻出来,然而时间久远,早就被系统自动清理掉了。


周二一早,王博文先去教室放下书包,然后下楼,径直往小蓝楼那边去。

他趁着教导主任在门口训斥几个衣着不整的学生的功夫混进去,上楼轻松找到三(2)班教室,走到门口一眼就看见几天没见的那个人。

孟瑞今天没穿校服,穿着一件张扬的迷彩羽绒服,敞着怀坐在课桌上,头发不知道什么时候染成了红色,向上梳在头顶,看起来很精神。他翘着腿跟周围同学说话,嘴里还叼着根烟,十足吊儿郎当的公子哥模样。

王博文却从他脸上看出一丝病态的苍白。

“大哥,大嫂来了!”有眼尖的同学看见他,大声向孟瑞通报。

孟瑞闻声回头,瞟了门口一眼,又转回去继续跟身边的朋友说话,不知道在说什么,嘻嘻哈哈笑成一团。

笑完了才从课桌上跳下来,双手插兜晃荡到门口:“找我?”

一开口便是一股浓烈的烟味喷到脸上,王博文讨厌烟味,侧头咳嗽两声,屏住呼吸艰难道:“听说你生病了,我……”

“周黎说的?”孟瑞打断他,“老子没病,就是不想来上学。”

王博文从来没听过孟瑞在他面前用这样粗鲁的口气说话,一时间有些难以适应。

他见孟瑞鼻头红红的,明显感冒了,还非要敞着怀耍帅,忍不住伸手帮他把衣襟拢上:“生病了就把衣服穿好,别着凉……”

教室里围观的同学看见这一幕纷纷起哄,有的拍桌子有的吹口哨,还有人阴阳怪气地喊:“大嫂雪中送温暖,大哥要脸红咯!”

气氛好不热闹,弄得王博文也有点不好意思,刚想收回手,孟瑞先他一步往后退,躲开他抓住自己衣襟的手。

“喊什么喊?搞错对象都不知道?”孟瑞扭头冲他们道。

大伙儿都安静了。

王博文呆呆地看着孟瑞勾勾指头,招来一个明艳动人的alpha姑娘。她扭腰摆臀走过来,孟瑞笑着把人搂进怀里,毫不避讳地亲了她脸颊一口。

“这才是你们大嫂,都看清楚了?”

评论(13)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