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ABO】他们都没有你好看(十四)

上章莫名被删,贴个微博地址:https://m.weibo.cn/6120441107/4175489767470912

——————————

距离12月26日还有一个星期,王博文就去把蛋糕给订了。

学校门口蛋糕房的他没看上,嫌款式老土,最后在打工那家餐厅的老板娘的介绍下,找了一家有特色且不贵的蛋糕房,订了一个7寸的蛋糕,盘算着两人吃应该足够。

“老板,这个蛋糕麻烦您用心做,食材用最新鲜的,奶油啊,巧克力什么的……对了尤其是水果,一定要新鲜,最好是当天的。然后做细致点儿,好看点儿,如果钱不够我可以加。”

胖胖的老板大叔笑眯眯地点头,连连称是,末了问:“是不是对象过生日呀?小伙子那么贴心,你对象好福气。”

王博文摸摸鼻子,不想否认。

嗯那啥……孟瑞确实挺有福气的。

12月25号当天,周六,学校按照国家要求正常上课,填补即将到来的元旦假期。

这天王博文拿到了订制的钢笔,黑色的笔身浑圆细腻,在阳光下反射着温润的光泽,他很满意,猜想孟瑞应该也会喜欢。

那家伙表面上痞里痞气,其实光从那堆情书的字里行间,还有画画的色调笔触,就可以看出他是个心思细腻的人。送一只笔给他,再合适不过了。

早上,孟瑞随早餐送来一只硕大的红色棉袜,干干净净香喷喷的,附上纸条叫他把袜子挂在教室门口,想要的圣诞礼物就会出现在里面。

王博文面上笑他幼稚,心里却开心得冒泡泡。

自打出生起,他就没见过父母,把他带大的爷爷对他十分严厉,平日里对他的责骂总是比关爱要多。他才16岁,身上孩子般的稚气尚未完全退去,生活中冷不丁出现一个孟瑞这样的人,把他捧在手心里似的对他好,惯着他的所有坏脾气,要说不欢喜,那肯定是假的。

王博文趁早读课下,悄咪咪把大袜子挂在教室后门的门把上。

然后一上午的课都没能听进去,心不在焉地一直往后门那边看。

一节课……两节课……三节课下后,王博文状似不经意经从后门进来,捏了捏袜子,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第四节课他是撅着嘴上完的,满脸都写着不高兴。


中午去食堂吃饭前,王博文气呼呼把那袜子摘了,一边念叨臭人臭袜子,一边磨磨蹭蹭往食堂挪。

走到半路上突然想起今天才过去一半,圣诞老人不是都半夜爬进屋放礼物的么?忙又折返回去又把袜子挂上,把同行的陈旭弄得一愣一愣的:“王老师,天冷加袜子您倒是带一双啊,拿着一只跑来跑去,能取暖还是怎么的?”

王博文哼一声:“你不懂。”

陈旭耸肩,心道我是不懂你们这些一谈恋爱就智商倒退的愚蠢人类。

学校食堂也为节日装点一新,每个窗口都挂着打折的小黑板,门口还摆着一棵两米高的圣诞树,上面的小彩灯一闪一闪的,煞是好看。

王博文一靠近,就有一个圣诞老人打扮的人走过来,啪——往他脑门上贴了一张纸条。

揭下来一看,午餐代金券。

王博文美滋滋地吃了一顿蛋包饭,加鸡腿加里脊加肠。

回到教室,大红袜子里被塞得鼓鼓囊囊,费了好大劲把里面的东西拽出来。

是一盒新鲜的草莓,红彤彤的大个头,个个鲜嫩欲滴,草莓叶都摘干净了,盒盖上附纸条:『饭后水果』,纸条反过来:『更多惊喜尽在放学后』

“故弄玄虚……”王博文嘴上嘟哝着,脸上却笑意不减。

这个人过生日,他怎么比自己过生日还要期待啊?


下午大课间,王博文就把钢笔放进那只袜子里装好,把取蛋糕的凭证也放在一起,仔细地收进书包。

最后一节课收到孟瑞的微信:【怎么办心脏难受】

王博文在上数学课,看见信息吓一跳,忙回复:【怎么了?⊙_⊙】

孟瑞:【想到晚上要跟你一起过生日,它就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王博文:【滚!(ノ ̄д ̄)ノ】

孟瑞:【滚了】

王博文:“……”让滚就滚,平时咋没这么听话。

孟瑞:【又滚回来了】

王博文:【-_-||】傻子。

孟瑞:【晚上多穿点儿,昨天让你多带一件衣服,带了吗?】

王博文:【没有,我得先回家一趟】

其实带了,主要是还得去拿蛋糕。

孟瑞:【好吧好吧,我送你回去】

王博文:【不要,爷爷来接,你在学校门口等我】

孟瑞:【好吧,等你,mua~】

王博文难得没对句末的亲亲表示反感,心想这家伙可真乖,居然还有点可爱。


放学后,王博文坐上爷爷的车,从后视窗里向孟瑞打手势,让他藏好。

孟瑞今天异常兴奋,上窜下跳不说,还双手做出喇叭状,压低声音喊:“我等你!”

爷爷耳朵灵,警惕地回头:“什么动静?”

王博文挠头:“没有啊,可能是……可能是小狗在叫唤。”

说完自己先乐了,孟瑞老说他像小动物,小狗小猫傻兔子什么的,这回终于让他给报复回来了,开心。

回到家,王博文装模作样写了会儿作业,然后把装着东西的袜子踹怀里,随便拿了两本书,昧着良心跟爷爷撒谎说要去老师家补课。

“就是上次那两个老师,今晚组织了一个补习。”王博文边说边用脚在地上画圈圈。

画了三圈半突然意识到这是孟瑞害羞时的动作,赶紧打住赶紧打住。

爷爷在沙发上看报纸,推推老花镜瞅他两眼:“去吧,早点回来。”

王博文做好了被盘问半天的打算,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放行,欢快地“诶”了一声,就往门口跑。

“到地方了让你老师给我打个电话。”爷爷又说。

王博文顿时愁眉苦脸,姜还是老的辣,果然还有后招。

他蔫哒哒地应了,心想先出去再想办法吧。

走出楼道翻出周黎的电话,刚要拨通,抬头看见小区门口站了一排人。

他想绕过去,往左边走,那群人就往左边移,往右边走,那群人也跟着他动。

王博文着急走,不耐烦道:“想干嘛?”

一排人让出一条道,一个油头粉面的年轻男人走到他面前,歪着嘴笑得邪乎:“王博文?”

王博文没好气:“让开!”

“喔哟哟,跟传闻中一样凶巴巴。”男人摸下巴,像查验货品一样上下打量他,“长得不错,就是高了点儿。今年多大了?”

王博文大约猜出他是谁了,冷笑道:“比你爸爸大。”

“嘿!”男人气急,抬起拳头要打人,看着那张白嫩嫩的脸又下不去手,拐了个弯挠挠自己的脸。

王博文都看在眼里。

男人显然对面前的人还是很满意的,鼻子上下动动,奇怪道:“你身上怎么没有omega味儿?”

王博文愣了愣,然后眯起眼睛展颜一笑。

男人正被他的笑容弄得五迷三道,突然看见一个拳头在面前放大,鼻子一痛,猝不及防被揍了一拳。

王博文吹吹拳头,自上而下俯视他:“可能是你的鼻子坏了吧。”


拿到蛋糕时,天已经完全黑了。

那位林大少爷比他想象中难缠,一路跟着他跑,捂着受伤的鼻子巴拉巴拉说个不停。

一会儿指着旁边的跑车说:“只要你跟我好,看见没,这车就是你的。”

王博文埋头走路。

一会儿掏出一张卡:“还有这个,随便刷。”

王博文眼皮都没抬。

“我名下有十几套房产,要哪套送你哪套。”

王博文不为所动。

林少爷使出杀手锏,指着自己的脸道:“我可是公认的本市最帅alpha,做我的人,走出去超有面子!”

王博文终于抬头瞥他一眼,然后不屑地哼了一声。

真好意思说出口,这脸还没孟瑞十分之一帅。

取完蛋糕,林少爷还没走,鼻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贴了块纱布,锲而不舍地跟在他屁股后面叨叨,模样十分好笑。

说起来这个林少爷跟孟瑞还挺像,一样的纨绔子弟,且都是死皮赖脸又找打的类型。

不对,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王博文琢磨半天,一时想不起来。

“小omega我跟你说,你要是不跟我,我就让你以后没安生日子过!”林少爷见利诱无效,开始凶神恶煞地威逼。

王博文恍然大悟,不同之处原来在这里。

孟瑞对他真心实意,哪怕穷追猛打,傻事做尽,也从来不会为了一己私欲而让自己为难。

他为自己做的每一件事,看起来没头没脑,实则都用足了心。

孟瑞跟任何人都不一样。

想到这里,王博文不由得加快脚步。

好想快点见到那个傻alpha啊。

他过生日他最大,王博文想,等到了零点,我可以勉为其难给他唱一首生日歌,把钢笔送给他,然后趁着他发呆的功夫,把奶油抹在他鼻子上。

第一次见他就想把蛋糕糊他脸上,今天晚上就要实现了。

那个傻alpha一定笑嘻嘻地伸着脖子让他抹,红酒和蛋糕还是挺配的。

就算被糊了蛋糕,他也是十八中最帅的alpha。


眼看离学校越来越近,再过一个红灯,穿越这条马路就到了。

林少追得气喘吁吁,此刻终于有些泄气:“今儿个是……是谁过生日?你你你跑起来跟不要命似的。”

王博文一点儿也不累,精神抖擞地盯着斑马线对面的红灯,迫不及待地在心里掐秒倒数。

听见林少爷的话,张开嘴刚要说什么,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他以为是孟瑞着急来催他,掏出来一看,是爷爷。

犹豫了一会儿,心虚地接起来:“爷爷,我还在路上……”

“是文文吗?”电话那头传来隔壁阿姨的声音,“你在哪儿啊,你爷爷在家门口晕倒了!”

评论(5)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