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ABO】他们都没有你好看(十)

扫帚掷过去,孟瑞又一躲,扫帚掉在了地上。

爷爷气呼呼上前去捡,孟瑞先他一步捡起来,举在身前:“爷爷咱们有话好好说。”

好小子,还没同意呢就先改口了。爷爷怒道:“谁是你爷爷!”拽住扫帚尾巴就抢。

力气当然比不得孟瑞,只拽到几根扫帚须。

孟瑞可算知道眼前的老头子就是王博文的亲爷爷了,不想挨他打,更不敢怼回去,举着扫帚进退两难:“爷爷您别生气,我把它放下,您别打我,行不?”

爷爷把扫帚须扔在一边,单手叉腰,边喘气边道:“你先放。”

孟瑞于是听话地撒手,爷爷眼疾手快地一把抢过去,对着他屁股就狠狠轮了一扫帚。

“诶诶诶,爷爷咱不是说好的不打吗?”孟瑞捂着屁股围着小电驴转。

爷爷穷追不舍:“我可没答应你,别跑你个臭小子!”

被这么一闹彻底清醒了的王博文忙上来劝架,抓不住孟瑞,转脸去抓老头子:“爷爷别跑了,腿脚好利索了吗?”

“没好利索也要打他!”爷爷被拽住动不了,又把扫帚横空一扔,这回孟瑞稳稳接住了,紧紧抱在怀里不撒手。

闹了半天,三个人都气喘吁吁。楼上有邻居听到动静打开窗:“大半夜的不睡觉搞什么搞?报警告你们扰民哦!”

王博文趁机朝孟瑞挥手,叫他赶紧走。

孟瑞瞧着眼下也不是提亲的好时机,跨上小电驴,一米三回头地喊:“爷爷别生气,改天我正式登门拜访!”

“拜你个头,还敢来我就打断你的腿!”爷爷又要追上去,左瞧右瞧两手空空,后知后觉地跺脚,“臭小子你把扫帚给我留下!”

然而孟瑞已经带着扫帚跑远了。


第二天周六,爷爷起了个大早,把王博文也从被窝里挖出来:“走,跟我上街去。” 

王博文顶着鸡窝头,穿上衣服出来,看见爷爷从带锁的小箱子里拿出用布袋装着的一叠钱。

“拿钱干嘛?咱们家要添置什么东西吗?”王博文问。

爷爷从鼻子里哼一声:“小孩子别问这么多,快洗脸刷牙跟我走。”

老头子固执起来八头驴都拉不回来,王博文无奈,洗漱一番跟着他出门去了。

爷孙俩坐公交来到城东的商品市场,左拐右拐进了卖电瓶车的一条街。

“咱们家要买车啦?”王博文东瞅西看地。

爷爷负手走在前面:“哼,再不买你就要被小混蛋拐跑了。”

王博文:“……昨天那个人不是您想的那样,他只是送我回家。”

“呵,送你回家?”爷爷扭头瞪他,“嘴都送脸上去了啊?”

王博文脸皮薄,被这露骨的说法弄得面色一红,低头不吭声。

爷爷见他这样又心软,柔声道:“小乖乖,你是Omega,警惕性一定要高,防住身边一切可疑人物。我看昨天那小子就是对你图谋不轨,哼,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多,当我看不出来?”

这一点王博文是赞同的,跟在后面点了点头。

“他是个beta吧?”爷爷又扭头问。

“啊?啊……是的,是beta。”王博文怕爷爷听到alpha这个词会爆炸。

“你们班的?”

“呃,不是,高三的。”

爷爷“哼”了今天的第九九八十一次:“一个beta就想跟我家小乖乖处对象,咋不美死他!”

王博文:“……”alpha不行,beta也不让,我怕是要孤独终老。


爷爷左挑右选,看上一辆亮黄色壳的老年代步车,试骑了一下,觉得挺喜欢,一圈绕回来让王博文也坐上来感受一番。

王博文见四下无人,扭扭捏捏地爬上车,还没坐稳,就有人敲车窗:“小白,你怎么在这儿!”

扭头一看,是薛方平。

王博文没想到会在这儿遇到熟人,摸摸鼻子道:“陪我爷爷买车。” 

前面坐着的爷爷转过来,和蔼地问:“是我们家小乖乖的同学吗?”

薛方平礼貌地向长辈打招呼:“爷爷好,我是小白在校体队的队友。”

爷爷听到“校体队”三个字脸色骤变,校体队大多都是alpha,他是知道的。

“你们校体队,是不是有人人欺负我家小乖乖?”

薛方平敏锐地察觉到气氛急转直下,连连摆手:“没有没有,我们大家都很友好和睦的,不存在什么第二性别歧视。”

爷爷的表情已然不再和蔼:“那那个小混蛋是哪儿来的?”

薛方平眨眨眼睛:“小混蛋?”

“就那个头发都梳在后面,还戴耳环的臭小子!”

“那是耳钉。”后座的王博文小小声解释。

爷爷瞪眼道:“差不多!流里流气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学生!”

“我们队里没这样的人啊。”薛方平手捧下巴思考状,突然灵光一闪,“诶对了,孟……”

王博文忙咳嗽两声,冲他挤眉弄眼。

“孟什么?”爷爷竖起耳朵。

薛方平眼珠一转,表示收到讯息,打哈哈道:“啊,孟……梦里倒是有!”

爷爷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只能气哼哼地转回去,一踩油门,哧溜一下开出去了。


车到底还是买了,薛方平的奶奶的二表姐的儿子在市场里开店,卖的就是老年代步车,给打了个折上折。

爷孙俩开着崭新锃亮的小黄车回家。

“从今天开始,我每天接送你上下学。”路上爷爷郑重道。

王博文大惊:“不用啊爷爷,学校离家不远,我可以自己走,再说晚上还要打工呢。”

“打工我陪你去。”

“晚上很冷的,爷爷还是在家休息吧。”

“我多穿点就行。”

“可是……我还想晚上到家就有菌菇汤喝呢。”

“下午做好了放锅里,晚上到家热热就能喝。”

王博文无奈垂头。看来爷爷这回是铁了心了,以后没有人身自由的日子,怕是不太好过。


这周末轮到他休息,不用去餐厅打工,王博文在房里看书,外头寒风瑟瑟,他裹着毛毯蜷在椅子上,觉得越坐越冷,还不如出去跑上几圈。

打开房门走出去,在客厅看电视的爷爷就斜睨着他:“去哪儿啊?”

王博文嘴角垮下来,哀叹道:“报告首长,上厕所。”

关上卫生间的门,打开窗户望着头顶上碧蓝的天空,王博文觉得自己像只飞不出去的笼中鸟。

手机在口袋里嗡嗡震动,拿出来一看,又是孟瑞。这家伙昨天不怕死地给他发了一整天的信息,惹得爷爷频繁侧目。

孟瑞:【文文,咱爷爷还生气不?】

王博文回复:【气着呢(..•˘_˘•..)】

孟瑞:【要不我把扫帚送回来?】

王博文连忙回:【可别,想被打断腿?(..•˘_˘•..)】

孟瑞:【呜呜呜】

王博文抱着手机左思右想,还是问了一嘴:【屁股还疼吗?(..•˘_˘•..)】

孟瑞:【可疼可疼了,只能趴在床上,胸口的伤还没好利索呢呜呜呜】

王博文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不过爷爷年轻的时候当过体育老师,打人应该还挺疼的。

王博文:【去医院看看呗(..•˘_˘•..)】

孟瑞:【我一个人在家,爬都爬不起来呜呜呜】

王博文:【我给你叫救护车?(..•˘_˘•..)】

孟瑞:【不用啦,我能挺得住!】

王博文:【(..•˘_˘•..)……】

孟瑞:【乖啊别皱眉了,不好看】

王博文:【(..•˘_˘•..)不好看怎么样,我又不靠脸吃饭】

孟瑞:【说得也是,文文怎样都是最好看的!】

王博文嘴角一抽,真是时时刻刻都能被这个人肉麻到。

过了一会儿孟瑞那头发过来一张图片,王博文点开一看,是一张他躺在床上的自拍,笑眯眯的撅着嘴,还比了个V。

孟瑞:【哥哥我帅不帅?】

王博文:【……(..•˘_˘•..)】

孟瑞:【文文今天不高兴?怎么都不凶我了……】

王博文心想这人是抖M吧。他现在只是没心情凶谁,回复道:【(..•˘_˘•..)闷得慌】

孟瑞:【出去走走?】

王博文:【爷爷不让(..•˘_˘•..)】

孟瑞:【怪我怪我……要不要哥哥帮你想想办法?】

王博文不想认这个哥哥,可确实想出去,坐在马桶盖上咬着手指陷入纠结。

孟瑞:【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了哦】

【3……】

【2……】

【1……】

王博文:【叫你别分开发这么多条(ノ=Д=)ノ┻━┻】

孟瑞:【呀文文换表情了!】

孟瑞:【所以要不要我帮你?】

王博文:【你有什么好办法?】

孟瑞:【保证神不知鬼不觉,还不让咱爷爷生气】

过了好一会儿,王博文下定决心般地回复道:【那先谢谢你了,明天请你吃饭(..•˘_˘•..)】

孟瑞:【吃饭就不用啦,可以……可以那个……嘛?】

王博文:【请注意你的措辞(..•˘_˘•..)】

孟瑞:【……人家只是想加你微信】

王博文屈服于自由的诱惑:【(..•˘_˘•..)好吧】

评论(3)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