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ABO】他们都没有你好看(九)

今晚活不多,到九点左右已经没有新的外卖订单了。

两个小时内,王博文一直骑着小电驴在饭店和周围的住宅小区来回,孟瑞三番五次想偷摸跟上,都让他凶神恶煞地拦在店里。

“你敢跟上来我就……我就把你的作业全都扔出去!”说话间热气喷在头盔目镜上,浮起一层白色的水雾。

孟瑞心想你赶紧给我扔了我还真不太想做,表面上却是给足了面子,瞪大眼睛一副很害怕的模样:“好的,好的,我这就去写作业。”转脸等王博文送完一趟外卖回来,还是趁他不注意伸长脖子往外看。

我媳妇儿戴头盔都特别可爱,圆咕隆咚的,嘿嘿嘿。

送完最后一份外卖,王博文把车在饭店后门锁好,进屋就看见孟瑞背对门口坐着,走到他背后“喂”了一声,他也没理。

绕过去一看,人手上还拿着笔,脑袋一点一点的,快睡着了。

王博文凑过去一看,作业写得还凑合,起码字挺好看的,遒劲端秀,方圆兼备,他从小就羡慕字写得好看的人。

又看了一会儿,王博文意犹未尽地站直身体,推了孟瑞一把:“喂。”

孟瑞身子一晃,软软地往他身上倒,王博文下意识抬胳膊去接,孟瑞的脑袋刚好埋进他胸口,找到温柔乡似的蹭了蹭,嘴里嘟哝:“好香……”

王博文一个爆栗把他弹醒,孟瑞揉着额头醒来,视线渐渐清明,他看清眼前的人,咧嘴一笑:“宝贝儿你回来啦。”

王博文又想给他一拳,看着他灿烂笑容莫名觉得晃眼,别开目光,紧握的拳头不由自主地慢慢松开。

两人一起走到外面,孟瑞跨坐上他的小红车,扭头对王博文道:“上来,先送你回家。”

王博文拿着他的书包,犹豫道:“你想起来自己家在哪儿了吗?”

孟瑞先是一愣,随即笑了:“想起来了,文文的办法就是好,以后我要天天写作业。”

路灯昏暗,孟瑞的脸在一点点亮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俊朗,天空中风扫云开,他的眼睛在月光下淌过一簇温柔的光。

王博文又下意识移开视线,把他的书包背在身上,跨坐到小电驴后面:“知道我家住哪儿吧?”

“知道,坐稳了!”孟瑞一拧把手,小电驴嗖地冲出去。

王博文攥住他腰间的衣服,心想这人可真奇怪,自己家的路记不得,只去过我家一次倒是记得清楚。

二十分钟不到,车子就停在小区门口,孟瑞使劲儿往里张望:“文文你家住哪一栋啊?家里有人在吗?”

王博文下车,挡住孟瑞的视线:“有人,你回去吧。”

孟瑞撅了撅嘴,心想早知道把车开慢些了,依依不舍道:“那你回去早点睡吧,天冷,别感冒了。” 

直到这会儿,王博文才发现为什么总觉得孟瑞跟之前有点不一样,因为他脸上多了副眼镜,大约是写作业的时候戴上的。

“你近视啊?”王博文鬼使神差地问。

“啊?”孟瑞愣了愣,“是啊,有一点,是不是不好看?”说着就要把眼镜摘下来。

“不是,以前没见过,还挺……”王博文话说一半,支支吾吾。

“还挺……怎么样?”孟瑞推了推眼镜,耳朵竖起来。

“还挺……”王博文看天,“还挺斯文败类的。”

孟瑞:“……”勉强当做是夸奖吧。

气氛突然安静得有点古怪,孟瑞也抬头往天上看,没话找话道:“今天有月亮诶。”

“嗯,昨天就有。”

“你每天都这么晚回来吗?”

王博文没有回答,还是仰着头,沉默片刻说:“可惜没有星星。”

“有啊。”孟瑞忽然转过来看他,王博文也跟着颔首,四目相对,孟瑞伸出一根手指,隔空指指他的眼睛,“这里有星星。”

王博文看着他金丝边眼镜框上一闪而过的流光溢彩,和镜片后面带笑的脸,心脏倏地重重跳了一下,紧接着带来一阵诡异的酥麻感。

王博文警惕地觉得不能再跟这人面对面了,急急扔下一句“再见”,扭头就走。

孟瑞在后面喊:“文文,等一下!”

王博文凶凶地回头:“干嘛。”

“我书包……”孟瑞讪笑。

王博文尴尬,把背着的书包拿下来,往回走两步扔在孟瑞身上,轻咳一声说:“数学写得特别不好,几个简单的公式都用错了。”

孟瑞挠头:“我语文还凑合,英语也不错……”

王博文瞪他一眼:“那还念了四遍高三?”

孟瑞嘿嘿笑:“那不是为了等你嘛,明年高考要是还不行,我等你一起上高三。”

王博文无语,这家伙在这种事情上倒是信心满满。

走到小区门里面,他状似不经意地回头,孟瑞在那儿没走,两条长腿支在身侧,车前灯大亮着,看见他转过来,忙冲他挥舞双手:“快回去吧,风大!”

王博文捂紧围巾,一路小跑上楼,回到房间好半天心脏还在扑通扑通跳得欢快。

深夜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烙饼,就是睡不着,王博文干脆打开床头灯,从枕头底下摸出《亲爱的omega,你要知道这些》,一打开就翻到【omega与alpha的羁绊】这一章。

“alpha和omega由于信息素的影响,就像是磁铁的两极,具有某种与生俱来的魔力,永远互相吸引。”

王博文把这句话通读三遍,终于放宽了心。

信息素真讨厌,哼。


第二天放学,孟瑞干脆不躲了,大大咧咧站在后门的杂草堆中堵人,摆出一个舍我其谁的姿势:“文文你跳吧,哥哥接着你!”

王博文站在墙上进退两难,气得直跺脚,这一跺,破损的墙皮和砖块扑簌簌往下掉,他脚底一滑,又栽了下去。

孟瑞把人抱了个满怀,身体往后一倒,尾椎骨将将着地,生疼生疼的,他一边呲牙咧嘴一边嘿嘿傻笑,手在王博文屁股上捏了两把。

机会难得,再疼也不能忘记揩油。

三分钟后,孟瑞脑袋上顶着一个硕大的肿包,骑着风骚的小电驴驶离学校,载着他超凶的小百合去饭店打工。

“你怎么知道我在后门?”王博文坐在后面问,这个问题他昨天就想问了。

孟瑞挑眉,洋洋得意:“这世上还能有哥哥我不知道的事儿?”

王博文撇撇嘴,心道当然有,我是个omega你知道吗傻子?

拐个弯开到大路上,迎面而来北风把孟瑞梳得笔挺的发型吹得七零八乱,他浑然不在意,抬手把耷拉下来的头发潇洒地往后捋一把,大声道:“风大,文文你躲在我后面!”

王博文白眼一翻:“你没比我高多少,让我躲哪儿去?”

孟瑞闻言挺直身体,尽量让自己的受风面更大些。这举动无疑是杯水车薪,王博文无力吐槽,余光瞥见身边一辆红壳的老年代步车飞驰而过,突然想到什么,问:“这车多少钱买的?” 

“不是买的,买东西抽奖送的。”孟瑞答。

王博文:“我年纪小,你别骗我。”

孟瑞扭头:“真的,看见这俩大红花没,从领奖台上下来就没摘。”

王博文:“……我还以为是你自己绑上去的。”想了想又问,“买什么送的呀?”他也想去试试手气,爷爷年纪大了出门不方便,非常需要一辆代步车。

“城南的新楼盘,我爸买了套复式,我上去抽的,一摸就是一辆电瓶车,厉不厉害!”

王博文:“……”当我没问。


周五店里忙,直到将近十一点,王博文老师才有时间坐下,耷拉着肩膀捧起孟瑞的作业看了会儿,歪着脑袋欣慰地点头:“嗯,比昨天……有进步。”

孟瑞被夸了挺高兴,可瞧着王博文蔫蔫的小模样又笑不出来了:“我说帮你送吧,你还偏不让。”

王博文昨晚上没睡好,今天又忙了一整天,眼睛都快睁不开:“你……你帮我送,那……那工资算谁的?”

孟瑞心里软成一团,轻叹了口气,扶着软绵绵的小百合出门,好不容易把他固定在车座位上,抓住他冰凉的小手揣进自己大衣口袋里,扭头轻声道:“宝贝抓稳了,我们出发咯。”

他怕王博文摔倒,一路上开得极慢,小电驴载着两人在安静的小路上左摇右晃,王博文趴在孟瑞背上睡得挺踏实,脸贴着他暖暖的后背,时不时咂咂嘴。

到了地方,孟瑞一路开到小区里面,他记得上次王博文进去时就走的这条路,老式小区里楼宇整齐且数量不多,循着记忆推算,很容易便摸到王博文家所在的那栋楼。

孟瑞轻轻摇醒王博文:“宝贝儿,到啦。”

王博文迷迷糊糊睁开眼,看见自家熟悉的楼洞,摇头晃脑地从车上爬下来:“谢谢……谢谢你,明天,哦不,下周我……我请你吃早饭。”

孟瑞被他半梦半醒的呆萌样逗笑了,抬手帮他理了下松垮的围巾,顺手捏了捏平时根本摸不到的小脸,这一捏更加心痒难耐,眼看四下无人,低头在红红的脸颊上吧唧亲了一大口。

“你在干什么!”寂静的夜里突然响起一道人声,偷袭成功还没来得及乐呵的孟瑞抬头,只见一个老头子气冲冲从楼道里出来,手里还拎着把扫帚。

“小混蛋!”爷爷大声怒喝,举起扫帚就往孟瑞身上招呼。

孟瑞以为老头子精神有问题,搂着王博文身手敏捷地躲开。

爷爷一招落空,气得吹胡子瞪眼:“哪里来的小混蛋,放开我家小乖乖!”

“小乖乖?”孟瑞一头雾水,怀里的王博文被巨大的动静闹得终于有转醒的趋势,揉揉眼睛,焦点对上面前的人,甜甜叫了一声:“爷爷。”

“诶。”爷爷心都化了,把王博文从孟瑞怀里拽过来护在身后,这才注意到孟瑞身旁停着的大红色小电驴,以及后视镜上刺眼的两朵大红花。

爷爷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臭小子你想把我小乖乖带哪儿去?”

孟瑞一脸茫然:“带回家啊。”

爷爷觉得自己可能要炸了,这个混蛋臭小子居然想用这破车把自家小乖乖娶回家,咋不美死他!

评论(4)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