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ABO】他们都没有你好看(八)

孟瑞没想到王博文反应会这么激烈,王博文自己也没想到。
反应过来后,王博文二话不说便抬脚踹向孟瑞胸口,孟瑞没打算躲,一下子被他踹坐在地上。
剩下半分钟也不要了,王博文踹完了站起来就走,体育老师在后面喊了几声他也没理。
孟瑞揉揉胸口,白色的运动服上印着一个完整的鞋印形状,周围的同学都在笑。他不觉得被自己媳妇儿踹有什么丢人,况且亲到了他的小百合,还一口气亲了两次,这波不亏。
可是人跑了怎么办?
追呗。
孟瑞装出一副肋骨被踢断了的可怜样,哼哼唧唧追上去,王博文跑得快,孟瑞追到教室的时候,他脸都洗好了,嘴巴搓得泛红,看见孟瑞捧着胸口进来,扭头趴在桌上不吭声。
孟瑞在王博文前面的座位坐下,伸手捋了捋他额前湿漉漉的头发:“文文?”
“宝贝儿?”
“亲爱的?”
“媳妇儿?”
“心肝儿肉?”
一动不动,不理他。
“哎哟哎哟,文文你看看我,胸口都肿了,咳咳咳……吐血了吐血了,八成肋骨扎穿心肺了,你看看呀……”
非常逼真的演技也没有唤醒装睡的人。
孟瑞一不做二不休,把心肝儿肉的脸捧起来,王博文跟不会动了似的,垂着眼任由他摆弄。
孟瑞本想说点笑话逗他开心,看见他通红的眼眶后,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哭了?”孟瑞先是惊诧,然后心里一点一点揪着疼。
跟我亲亲就这么委屈吗?
王博文挥开孟瑞的手,又趴回桌上。
他也不想哭的啊,可他快气死了。这是他的初吻,书上说初吻要留给喜欢的人,他身上也再没有什么其他值钱的东西了,这样珍贵的第一次,就被这个登徒浪子抢去了,这家伙没脸没皮的,鬼知道跟多少人亲过嘴儿。
就因为这个,仰卧起坐还没拿到满分。
完了,心态彻底崩了。

孟瑞回到教室,被几个同学好一通打趣。
“哎呀总算亲上了,离上本垒又近了一步。”
“可喜可贺,孟少爷是不是该请大伙儿吃个饭啊?”
“诶有个问题,你们谁跟beta做过?爽不爽?”
“啧,我还是喜欢omega,又香又甜,在床上那叫一个浪。”
“瑞哥要不还是放过这个吧,太悍了,你勾勾指头什么样的omega没有?犯得着去捧着他一个beta?”
“就是就是,表面上这么凶,心里估计暗爽着呢。”
……
孟瑞一个字都没听进去,满脑子都是王博文眼眶红红的样子,像只受伤的小兔子。
上课铃响,众人散去,他拿出手机上情感论坛匿名发帖,追小百合的方法也是在这上面问来的。
【亲了喜欢的人,他为什么哭了?】
这种论坛每天不缺八卦,过了十几分钟才有零星几个人回复。
【2楼:哈哈哈因为他不喜欢你啊】
【3楼:楼上正解,那是人家的初吻吧?】
【4楼:此楼终结】
孟瑞的心越沉越底,他不死心,在帖子里又发一条:【可是他会回我短信,也肯收我送的早饭】
【6楼:emmm那只能证明他舍不得浪费粮食】
【7楼:现在谁还发短信啊,这么看起来他对楼主还有点意思?】
【8楼:免费早餐不吃白不吃啊】
孟瑞看到7楼的回复,顿时有了些信心,看到8楼又有点不开心,感觉他污蔑了自己的小百合。
【回复8楼:他没有白吃,说要给我钱的】
过了会儿7楼的那个人发了一长串省略号:【………………
不好意思我改口,他对你一点意思也没有】
孟瑞心如死灰。
【11楼:心疼楼主一秒】
【12楼:默哀】
【13楼:让我猜猜,楼主是A他是O,对吧?】
孟瑞哭丧着脸回复:【他是beta】
【15楼:那么楼主就是A咯?天啦噜这个搭配!】
【16楼:世上竟有如此耿直的B!所以楼主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
【17楼:为倔强的B同伴打call!顺便楼主你不如看看我,简历私信发给你了】
【18楼:你们够了,alpha是全论坛的瑰宝,放开这个楼主让我来!】
【19楼:楼上的矜持一点行吗?楼主不要理他们这群饿狼,加我微信xxxxx看照片】
孟瑞更想哭了,全世界都喜欢他,就王博文不喜欢他。
这到底是为什么呀?

第二天,王博文蔫了吧唧的走进教室,昨天被亲了满脸,用肥皂搓了十八遍都散不去那浓郁的红酒味。
早饭已经放在桌上,他盯着看了会儿,然后心一横,拿起来就要扔垃圾桶。
“诶诶诶,你不吃给我吃啊。”陈旭急忙拦下,把袋子里的包子和粥拿出来,瞧了一眼粉红色的便签纸,“对不起……啧啧啧,王老师,他给你道歉了。”
王博文抠了会儿手指,忍不住回头问:“他还说什么了?”
“我看看啊,”陈旭把纸条翻过去,看到一行小字,念道,“请允许我对你的初吻负责。”
王博文转过去夺过纸条,刷刷撕成四瓣,撕到一半又收手,把便签纸拼回去,卷起来塞进文具盒里。
下午放学,王博文照样做完作业才走,关了教室门径直走向学校后门。这几天他怕在正门遇到孟瑞,都从后门出去。
说是后门,其实这块地方好几年前就废弃了,生锈褪皮的铁门上拴着厚重的链条,门外面是一片人迹罕至的杂草丛。
王博文从铁门旁边的断垣残瓦上踩过去,手脚并用地爬上缺口的一处矮墙。
今天有些心不在焉,他站在半人宽的墙头上,突然一阵寒风吹来,他身子一晃,脚下一滑便往下栽倒。
爬了这么些天也不是没摔过,矮墙不足两米,下面就是泥土地,摔坐在地上也不会疼。
“文文!”只听一声呼喊,王博文眼前突然一黑,一个身影从角落里窜出来,稳稳把他捞进怀里。
王博文摔在孟瑞身上,孟瑞坐在地上。
“疼吗?”
“疼吗?”
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出来,孟瑞挠挠头:“不疼,你呢?”
王博文摇摇头,他不想待在孟瑞怀里,手撑着孟瑞胸口爬起来。
“嘶……”孟瑞倒抽一口气,小手准确按到伤口,这下真疼了。
王博文站起来拍拍裤子,看一眼还坐着的孟瑞,踌躇片刻问:“受伤了?”他印象中昨天那脚没收力气,应该踹得挺重。
孟瑞是做好了被王博文再踹一脚的准备来的,没想到他会给自己好颜色,丧了一整天的心开始复苏。
他的小百合不仅长得好看,人也特别善良!
“昂……”孟瑞揉着胸口,迅速入戏,皱眉道,“肿老高,都紫了。”
这话真假掺半,其实也就碰到的时候有点疼。孟瑞娇生惯养长大,打架斗殴跟他爹一样天赋异禀,从国外打到国内,最多胳膊腿儿受点轻伤,从没被人踹肿过胸口,再说也没人敢真打他。
也就王博文了。
王博文看孟瑞表情痛苦,半天站不起来,似乎被唬住了,以为伤真的很重。他蹲下盯孟瑞瞧:“你干嘛不去看医生啊?还来上学?”
孟瑞见这招奏效,心中雀跃,捂着胸口呻吟:“没……没事,忍一忍就好了。”
王博文又站起来:“那我先走了。”
孟瑞立刻改口:“啊好疼,能扶我一下吗?站不起来。”
王博文:“……”行吧,就当扶老奶奶过马路。
孟瑞“艰难”地站起来,扶着墙继续呻吟。
王博文:“……要不要去医院啊?”
“不用,我缓缓就好。”声音十分虚弱。
王博文走两步,又不放心地返回来:“我送你回家吧。”
怎么说也是他弄伤的人家,总不能真扔这儿不管。

两人共骑一辆小电驴,这回是王博文开车。
车是孟瑞的,看得出来是新的,锃光瓦亮的大红色,后视镜上还绑着两朵大红花,十分骚包。
孟瑞“虚弱”地趴在王博文背上,脑袋挂在他脖颈间,有一搭没一搭地指路:“前面左转……右转……再右转……哎呀走错了。”
“回头……右转……左转……再左转……好像也不对。”
王博文转过去怒吼:“我还赶着去打工呢,给我睁大眼睛看路!”
陶醉在百合花香中的孟瑞睁大眼睛看他,一脸可怜兮兮的迷茫。
王博文顿时就气不起来了,想着这人毕竟救自己两次,谁还没有个不舒服的时候呢。
他载着孟瑞来到自己打工的地方,跟老板娘打声招呼,把孟瑞安置到饭店最里面的座位上,然后换上工作服。
孟瑞边看边想,我媳妇儿果然穿什么都好看。
王博文换完衣服就要走。
孟瑞拽住他宽大的衣摆:“去哪儿?”
“送外卖。”王博文套上头盔,“你先休息会儿,我回来再送你回家。”
“带我一起。”孟瑞立刻说。
王博文双手叉腰:“再添乱就把你丢出去!”
孟瑞信他说得出做得到,忙举手投降。
临走前王博文突然想起什么,问:“作业写完了吗?”
孟瑞抱紧自己的书包:“应该……没有。”
王博文一把夺过他的书包,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倒在桌上:“写,边写边醒脑,想想回家的路怎么走!”
戴着头盔的王博文声音比平时闷重,莫名透出些别样的凶悍,孟瑞胸口还疼着,吃一堑长一智,赶紧点头。
王博文还嫌威慑力不够,一巴掌按在桌上:“好好写!回来我检查!”

评论(7)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