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ABO】他们都没有你好看(七)

王博文想也没想就抬起手按住孟瑞的脸,让他无法靠近。

孟瑞还张着嘴:“啊——啊啊啊文文你的手好冰!”

王博文刚想撒手,就被他一把握住了。天气寒冷,孟瑞也受了冻,可他毕竟是alpha,掌心依旧是暖和的。

“早上给你的手套呢?怎么不戴上?瞧这小手冰得。”孟瑞捏着他的手轻轻磋磨。

小手?王博文气得翻白眼,可孟瑞的手确实比他大,每根手指头都比他长,好气哦。

他把手抽出来揣口袋里,想把温度留存久一些,嘴上不服气道:“我还会长个子的!”

“可别长了可别长了。”孟瑞直皱眉,“再长超过我怎么办?”

王博文听了有些得意,哼,我才16岁,哪像你,这把年纪早就不长个儿了吧?

一份烤冷面下肚,王博文全身充满力量,翻腾半天从书包里掏出小钱包:“这个,加今天的早饭,多少钱?”

孟瑞眨眨眼睛,诧异状:“不用啊,是我送你的。”

王博文摇头:“不行,得给你钱。”

“我在追你啊。”

“不行,得算清楚。”

“真不用,我自己都不记得多少钱了。”

王博文心道败家子,不情不愿地把小钱包收起来:“明天去问下多少钱。”

孟瑞面露喜色:“那我明天也能给你送早餐咯?”

王博文道:“别,我平时不吃早餐的。”

孟瑞大惊:“不吃早餐怎么行?瞧你瘦的!”说着抬手就要去捏王博文的脸。

王博文时刻处于警备状态,立刻后退一步:“我跟你讲,你别老动手!”

孟瑞的爪子悬在半空中,笑嘻嘻道:“嘿嘿,别说这么粗鲁,人家听了还以为哥哥我打你呢。”

王博文哼一声,心想你敢打我试试?

“哥哥疼你都来不及,哪儿舍得打你呢。”孟瑞又说。

王博文:“……”那么还是我打你吧。


看在烤冷面的份上,到底是没下得去手。

王博文要走,孟瑞说:“我车停在那边呢,在这儿等我一下啊,站墙根这儿,别让风吹到。”

他前脚一走,王博文后脚就溜了。

开玩笑,坐他单车前杠上?这张脸还要不要了?

王博文一路小跑到餐厅,这会儿正是外卖最多的时候,他套上工作服戴上头盔,就骑着小电瓶开始忙碌。

一直奔波到十点多,他接到爷爷的电话。

“小乖乖,怎么还没回来呀?”

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爷爷总是爱叫他“小乖乖”,王博文有点不适应:“……刚忙完,就回去了。”

爷爷说:“路上慢点,我在楼下等你。”

“您在家休息吧,天怪冷的。”

“我就在楼道里等你,不碍事。”

王博文只得加快速度往家跑,老远就看见爷爷站在小区门口,佝着身体咳嗽。

“叫您别来接我,您还跑这么远,这下着凉了吧。”王博文嘴上责怪,实际上十分心疼,摘了自己的围巾就要往爷爷脖子上套。

爷爷抬手阻止他:“就到家门口啦,小乖乖自己戴着。”

王博文扶着爷爷上楼。

“小乖乖身体有没有不舒服啊?”爷爷边走边问。

王博文摇头:“没有啊,挺好的。”

爷爷“哦”了一声,说:“一定要离你们学校那些alpha远一点。”

王博文嘴上应着,心里却想,有个傻alpha整天往我身上贴,我能有什么办法。

“如果,我说如果,有什么奇怪的人找你,自称是你爸爸,千万不要理他。”

“我爸爸找我?”王博文惊讶。

“我只是说如果,” 爷爷咳嗽一声,煞有其事道,“那是大灰狼假扮的,小乖乖要是理他,就会被抓走吃掉。”

王博文:“……”好吧好吧,我好怕哦。


等了一周多,也没什么奇怪的人来找他,王博文想爷爷八成是又做了什么噩梦,杯弓蛇影,自己吓唬自己。

他父亲既然抛弃他这么多年,哪有这个时候突然想把他找回去的道理?而且他是个omega,又不是alpha,找回去没有任何用处。

奇怪的人没见着,奇怪的傻alpha倒是天天来报道。

自从王博文让每件给他买的东西都标上价格,孟瑞就正儿八经在送来的早餐上贴价签。

【蛋黄酥+牛奶=0.52元,今日份的早餐=今日份的爱,MUA~】

王博文:“……”五毛二?当我跟你一样傻啊?

陈旭又在后面捶桌大笑:“哈哈哈两分钱零头,66666,我回去把我爸当传家宝的一罐子一分钱硬币拿来给你用啊。”

王博文把便签纸撕下来,回头一巴掌贴在陈旭脑门上:“你尽管拿来,我都砸他身上去。”

下午第三节课体育课,王博文发情期已经过去,身体恢复正常,于是没再请假,跟班上同学一起来到操场上。

到了地方他才知道二(6)班和三(2)班这节课同是体育课,上周刚调整的,王博文怒问陈旭的为什么不告诉他,陈旭打哈哈:“我忘记了嘛,就一节课,一眨眼就过去啦。”

“你眨一下眼睛四十五分钟?”王博文拽着他的领子前后摇晃。

陈旭被摇得快吐了:“反正……反正两个年级的课不在一起上,你怕什么?”

现在请假退场显然不合适,王博文只能硬着头皮在操场上排队,然后看着三(2)班的孟瑞同学晃荡到操场上,热情洋溢地冲他喊:“文文,我在这儿!”边喊边大喇喇对他比了个心。

两个班级的同学都炸开了锅,三(2)班的alpha们阴阳怪气地跟着喊“文文我在这儿文文我在这儿”,二(6)班的beta们则含蓄得多,只是在旁边偷笑。

王博文冷漠jpg脸,对这种事居然有点习惯了怎么办。

体育课热身运动是在操场上跑两圈,他无可避免的两次和孟瑞擦身而过,孟瑞恨不得挤到他们队伍里来,小跑着在他跟前晃:“嘿文文,这么巧啊又见面了!”

巧个屁!王博文瞪他瞪得眼睛都泛酸,总算把跑圈给熬了过去。

十八中操场很大,两个班级一个在南头,一个在北头,孟瑞隔着草坪向二(6)班的方向望穿秋水,班上几个alpha女生看不下去,举手跟体育老师说:“这节课不是玩两人三足吗?咱们班跟那边的二年级合作下呗,班上这几张老面孔实在让人没有合作的欲望诶。”

体育老师欣然同意,孟瑞高兴地向那几个姑娘比了个OK:“改天请你们吃饭!”


两个班在老师的带领下聚在一起,分组的时候,所有人心照不宣地避开孟瑞和王博文两人。

王博文想叫陈旭跟自己合作,陈旭拉着一个alpha姑娘的手说:“不好意思哈王老师,我比较想选这位漂亮姐姐。”

见色忘义!王博文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只能和落单的孟瑞排在一起。

往脚腕绑绳子的时候孟瑞还算规矩,没有趁机动手动脚,然而哨声一响,孟瑞的手立马环住他的腰,两个人无缝挨着彼此,甚至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我们勾着胳膊就好,不用这样。”王博文压低声音道。

孟瑞一脸泰然地摇头:“不勾胳膊,看起来太娘。”

行,你最爷们!王博文心想也就一个来回,眼一睁一闭就过去了。

两个人都腿长脚长,王博文又跟屁股被点着似的火急火燎,最后他们这组花的时间最短。

结束后王博文忙着蹲下来解绳子,孟瑞搂着他要亲亲:“这是人家第一次在体育课上拿高分诶,庆祝一下MU……”

“A~”没来得及出口,就被王博文的手掌挡了回去。

孟瑞亲到手感觉也不赖,陶醉地说:“文文连手都是香的。”

周围人太多,王博文手心里火辣滚烫,他捏紧拳头,忍了又忍才没有招呼到孟瑞脸上去。

然而体育课还没有结束。两个班级整好队伍,Beta班的老师看时间还早,询问alpha班的老师能否协助二年级小同学们进行仰卧起坐的期末测试,alpha班的老师大手一挥:“孩子们,拿出你们alpha的力量,去给学弟学妹按腿!”

王博文张大嘴巴,一脸懵逼地看着孟瑞又乐颠颠地跑到他跟前,推着他往海绵垫子上躺:“文文我帮你按腿,你就放心做!”

好吧,忍字头上一把刀,横竖不过60秒。

“一分钟计时——开始!”

老师一声令下,王博文双手枕在脑后,卯足了劲儿开始仰卧起坐 

“1——2——3——”

随着孟瑞的报数声,王博文每次坐起来都能看见孟瑞那张笑得邪魅狂狷的脸,和那双波光流转的桃花眼,他没法躲开,干脆闭上眼睛,眼不见为净。

“10——11——12——”

孟瑞看着那张一次次冲到跟前的白嫩小脸,按捺许久的心思开始蠢蠢欲动。

“20——21——22——”

王博文开始喘气,百合花香一下一下喷在孟瑞脸上,配着眼前微微泛红的脸颊,细密纤长的睫毛,孟瑞开始心猿意马。

“24——25——”

孟瑞“咕咚”咽了口口水,怕是要忍不住了。

“27——”

王博文正疑惑孟瑞的声音怎么好像离自己越来越近了,就觉得左边脸颊碰到了什么湿热的东西。

他一心只想拿满分,没时间想太多,继续做。

“30——”咦,右边脸也被碰了下。

“33——”额头也……

“35——”这回是耳朵?

王博文百思不得其解,终于睁开眼睛,前方的孟瑞正伸长脖子撅着嘴,像在等待什么。王博文心中大骇,然而身体已经随着惯性坐起,只来得及稍稍偏头,两人鼻头猛地相撞,交错开的脑袋正好给嘴巴留下空间。

直到嘴唇贴上去,王博文才知道刚才那个湿湿软软的东西是什么。

是孟瑞的嘴唇。

王博文像触电一样往后弹开,用胳膊撑着海绵垫子,一双黑亮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盯着孟瑞噙着笑的脸,半天不知该作何反应。

孟瑞倾身往前凑了凑,趁他呆住,在他红润的唇瓣上又啾了一口,然后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真甜……文文你继续做,只剩半分钟啦。”

评论(10)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