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ABO】他们都没有你好看(六)

周日,王博文在家休息,平时每天运动,一天不动就觉得自己快废了。

闲来无事躺在床上翻医生给的《亲爱的omega,你要知道这些》,里面某些赤裸裸的描述和配图让他看得面红耳赤,什么生殖腔啦,标记啦,成结啦……以前听到这些词没什么感觉,如今把每一样联系到自己身上,简直羞耻到不行。

王博文翻完一遍,把小册子放在枕头底下,心想做个omega可真不容易,尤其是装beta的omega。

下午午睡后,手机便开始频繁震动,短信均来自一个十一位数未知号码。

【宝贝儿?】

【啊不文文?你把我拉黑啦?】

【呜呜呜有点难过】

【这个号码可别再拉黑啦,今天刚办的新号】

【只有你知道这个号码,嘿嘿】

王博文看到第一条就知道是孟瑞,鉴于昨天和前天都受他照顾,拉黑这事儿说起来显得挺没礼貌的,他思来想去还是回复了一条:【嗯^_^】

孟瑞那边秒回:【天呐!】

【宝贝儿你对我笑!】

【啊不文文你对我笑了!】

【天呐好高兴哈哈哈】

【一高兴跳起来撞门框上了好疼哈哈哈】

王博文:“……”活该。

孟瑞那边继续发: 【文文再笑一个呗?】

【嗯?好不好?笑一个呗?】

【人家超想看的……】

【好不好嘛……】

王博文:【你就不能把话一次说完吗?发短信不要钱的?(╯‵□′)╯︵┻━┻】

孟瑞:【哎呀生气了,好凶凶】

王博文其实没有生气,只觉得无语,手机不停震动,弄得他脑仁疼。

这回过了好一阵子,孟瑞才发新的短信过来。

是一条图片短信,王博文点开一看,画上是一个Q版的小男孩,横眉竖眼地双手叉腰,眼睛瞪得滚圆,脑袋上还在冒气,一副很愤怒的样子。

孟瑞:【别生气咯,再生气不好看咯】

王博文:“……”所以这画的是我咯?

他又看了会儿,觉得还挺形象,动动手指长按保存。

孟瑞:【文文身体好些了吗?还晕吗?】

王博文心想,总算说了句人话。他在床上翻了个身,回复:【没事,谢谢关心^_^】

孟瑞:【哎呀又笑了,太好看了,我要昏过去了】

王博文:【……你够了 ̄︿ ̄】


周一上午,王博文先去校体队请假,发情期还没过去,他不敢参加训练。

从办公室出去的时候遇上薛方平,他走过来一巴掌拍王博文肩上:“恭喜呀,接力赛得了第一!”

王博文身体正虚着,被他拍得差点跪下,勉强笑着说:“接力赛四个人呢,不是我一个人拿的第一。”

“8000米也算是第一了吧,就差最后三圈。”薛方平说着说着表情逐渐猥琐,“听说孟瑞哭着喊着要帮你跑最后几圈?”

王博文愣住,他当时神智混沌,孟瑞说了些什么他已经记不清了,讷讷地重复:“他帮我跑最后几圈?”

薛方平点头:“嗯啊,他是这么说的,不过最后也是没跑,把你抱医院去了。”

听到“抱”这个字眼,王博文嘴角忍不住一抽。

到了教室,孟瑞的情书经在桌上躺着了,还有两个鼓鼓囊囊的手套,打开一看,一只里面揣着饭团一个,另一只揣着豆浆一杯,拿出来还是热的。豆浆杯身上贴着一张粉红色的便签条,上书:爱心早餐每一天,mua~

王博文又开始浑身冒鸡皮疙瘩。

后桌陈旭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孟大少爷追人的方式真是百年如一日的没创意,哈哈哈真想去指点指点他!”

王博文瞪他:“你敢去试试?”

陈旭捂着嘴继续闷笑,笑完了说:“诶,文文你真不打算接受他?我看他挺诚心的,你说alpha楼那些天之骄子,哪个能做到这个地步啊,也就他了吧?”说完不知又想起什么,继续捶桌大笑,“哈哈哈昨天他把你抱到操场边上,然后又回头,把裁判李老师一把推下车,李老师坐在跑道上鬼哭狼嚎,也没人去扶他一把,哈哈哈太逗了!”

王博文:“……抱?”

陈旭不懂他奇特的关注点,理所当然道:“嗯嘛,抱,公主抱。”


二节课下的课间操,王博文恨不得戴面罩去操场,用大红色围巾把自己的脸裹住大半。

他不抱希望地想,小蓝楼被抱一次,运动会被抱一次,这下全校都该认识他了吧。作为堂堂一名男子汉,校体队运动员中的佼佼者,王博文的自尊心可以说是受到了毁天灭地的打击。

所幸他平时为人低调,上操时就几个隔壁班的小女生指着他说悄悄话,且都带着蜜汁欣慰的笑容,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恶意。

一套全国中学生广播体操结束,到了晨会时间,主任宣读了运动会获胜者名单,王博文只拿了4X100米团体第一,所以没有被叫到台上去领奖。

这样也好,他现在需要低调做人。

接下来便是批评时间。

王博文露在外面的两只眼睛慢慢瞪圆,眼睁睁地看着梳着大背头的孟瑞双手插兜,吊儿郎当地走上台。

“三(2)班孟瑞同学违反校纪校规,”教导主任边推眼镜边说,“先对低年级同学校园暴力,然后目无尊长,袭击裁判老师,现做出如下惩罚:一、向李老师和二(6)班王博文同学赔礼道歉;二、打扫校门口空地一个月;三、绕操场跑十圈,其中第一项惩罚当场履行。”

被“校园暴力”的王博文:“……”不是吧。

他还愣在那儿,孟瑞已经踩着台阶走到话筒跟前了,表情一派镇定,貌似还有些得意,完全不像是来接受批评的。

他先给裁判李老师道歉:“李老师,我错了,下次一定恭恭敬敬把您请下去,不用推的了。”

全体学生一阵哄笑。

接着,台上孟瑞调转方向,往西南方向看。下面学生很多,可是王博文知道他在看着自己。 

孟瑞放慢语速,一字一句道:“二(6)班王博文同学,对不起。”

周围同学齐刷刷看他,王博文心中警铃大作,顿觉大事不妙。

“还有,放学能不能等我一下,有东西要给你。”

王博文想抬手捂脸已经晚了,周围一片口哨声和笑闹声,三年级那边的男生纷纷鼓掌,还有不怕事的大声问:“什么东西啊?说出来大伙儿听听!”

王博文整张脸都快烧起来了,孟瑞站在台上还不走,旁边的教导主任把他往台下拉,他依旧我自岿然不动。

“文文。”他突然喊了一声。

王博文条件反射地抬头,就看见孟瑞用双手做出一个爱心的形状,然后面对着他,撅嘴在心上吹了口气。

王博文觉得自己怕是要瞎,平生第一次嫌弃自己视力为什么这么好,连孟瑞对自己眨了一下右眼都看得清清楚楚。


下午大课间,beta楼几乎所有学生都趴在走廊上眺望操场,围观十八中最帅alpha跑圈。

王博文自然不会去,他现在处在风口浪尖,已经十分困扰了。

“瑞瑞真帅,跑起步来都这么帅。”

“是啊是啊,早上那个爱心要是给我的,让我死了都愿意!”

“诶诶诶,他是不是跑不动了?”

“好像要晕了哦……”

“alpha不会这么弱鸡吧?”

“不一定吧,瑞瑞又不是运动员。”

“十圈呢,中途不准休息,有几个人吃得消啊。”

……

王博文越听他们的讨论越紧张,默默吞了口口水,借着去教室最后面倒水的功夫,也朝外面瞟了一眼。

操场离得远,孟瑞的身影只有一个小黑点,慢吞吞在跑道上移动着,路线歪歪扭扭,一会儿拐到第四跑道,一会儿又偏到第二跑道。

王博文终于找到点儿优越感,一边在心里暗嘲他运动白痴,心想你不是想帮我跑嘛,这下跑爽了吧?一边站在窗前捧着茶杯一直看到孟瑞跑完,被他的小弟们七手八脚地抬走。


放学后,王博文在教室里磨蹭了一会儿,把当天的作业做完,然后把书包留在桌肚里,两手空空往外走。

他今天晚上要打工,发情期期间他决定不亏待自己的肚子,眼看着时间勉勉强强还够去校门口吃碗面,他加快步伐,一路小跑着穿过操场。

靠近校门时,隐约看见有个人站在门口,手上还拿了把扫帚。

是孟瑞。

王博文扭头就跑,打算从后门翻墙出去,谁知孟瑞一个箭步冲上来,一把抓住他衣服后面的帽子,把他拽回原地。

“文文你去哪儿?”

王博文心想下午不是都跑瘫下了么?怎么还这么有力气?

他无奈,只得转过来面对孟瑞,被孟瑞热烈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自在:“你……打扫卫生呢啊?”

“对啊,”孟瑞挥挥手里的扫帚,撅嘴不满道,“都扫了三遍了,等你的时间总是过得好慢。”

王博文:“……”咋还撒起娇来了?

“没让你等我啊。”王博文摸摸蜜汁发烫的脸。

“我想等你嘛,想送你回家。诶对了,”孟瑞从怀里掏出一个快餐盒,“给你买的烤冷面,你不是爱吃这个吗?还热的呢,赶紧吃。”

王博文盯着他冻红的手里冒着热气的烤冷面看了半晌。孟瑞等不及,怕烤冷面凉了,自己拿起竹签,插了一块送到他嘴边:“来,张嘴,啊——”

王博文搓着裤缝的手指都快蜷成团了,实在抵挡不住烤冷面香气的诱惑,抬起一只手尴尬地接过竹签:“我自己来。”

孟瑞依旧笑眯眯的:“好啊。”

王博文吃完一块,眼珠滴溜着四下打量一圈,很好,没人。

烤冷面可真好吃啊,一吃就停不下来。

他忍不住又吃了两块。

插起第四块,孟瑞突然把脸往前凑了凑,然后张大嘴巴。

王博文:“……干嘛?”

孟瑞一脸期待地指指自己的嘴:“我也要吃,啊——”

评论(16)

热度(177)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