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ABO】他们都没有你好看(五)

王博文还是拿了第一。

他原本想绕过孟瑞,然而离得越近,孟瑞身上的红酒味就越浓烈,偏偏跑步又极度缺氧,需要大口呼吸。靠近终点的时他已经头昏脑涨,越过终点时,王博文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泡在酒缸里了。

孟瑞把软绵绵的小百合接到怀里,发现他今天身上的香气格外浓郁,原本清新淡雅的味道,眼下却带了些媚人的诱惑。

他忍不住把头埋在王博文脖颈间深吸一口,好香。

王博文双腿发软,下意识挣扎:“你……你放手。”

孟瑞按捺住心头的悸动,捞着腰把人往上提了提,笑眯眯道:“站都站不住,哥哥我就这么帅吗?”

王博文顺着孟瑞的扶持站直身体,然后使出浑身力气一把推开他,摇摇晃晃往操场边上走。

孟瑞忙追上去:“诶,抱完了就翻脸不认人啦?”

王博文回头咬牙切齿道:“你给我站住,别过来!”

孟瑞立定,一脸无辜地问:“为什么呀?”

王博文捏紧鼻子,嫌弃状:“臭!”


下午的比赛孟瑞没出现。

王博文在场上热身的时候抬眼往四周看了看,确实没来。

他不会受打击了吧?王博文有点心虚,发情的是他自己,人家其实也没做错什么。之前医生告诉过他,抑制剂的效果因人而异,发情期的omega即便用了抑制剂,也不可能完全抵挡信息素的影响,闻到孟瑞的味道犯晕,完全是他自己的体质问题。

医生还说,第一次发情释放的信息素并不浓厚,再加上他长期口服抑制剂,还不足以吸引alpha的强烈注意。但是omega在发情期期间身体极度虚弱,建议他配合抑制剂的同时,请假在家休养。

王博文当时便问:“可我是一名运动员,就没有其他办法吗?”

医生抬头看他一眼:“有啊,找个alpha。” 

想到这里王博文忍不住皱眉,alpha,alpha,又是alpha,他们alpha是天生的救世主不成?哪哪儿都需要他们?

没有alpha我照样能活得好好的,照样能拿第一!

下个项目是男子8000米长跑,参赛队员几乎都是alpha,王博文起初还担心会被乱七八糟的信息素影响,可是到了场上并没有接收到很刺激的味道,抑制剂还是起了效果的。

长跑拼的是耐力,王博文一开始并没有跑很快,那些alpha往前冲的时候,他由着他们上前,自己不紧不慢地跑在后面。等到10圈过去,他便稳稳地往前追,挨个超过那些已经疲累的参赛者,只过了两三圈便遥遥领先。

“王博文加油!二(6)班最棒!”

观众席上突然爆发出一阵呐喊,王博文眼皮一跳,抬头循着声音的来源方向看,只见陈旭头上扎着“二(6)班”必胜的绑带,带着一帮beta同学摇旗呐喊。

原来是他,王博文松了口气,稳住心神继续跑。

最后五圈,他已经是第一了,把第二名都甩出去一圈有余。

然而他呼吸越来越粗重,脚步也开始打颤。性教育课本上“omega发情期期间身体虚弱”不是信口胡邹,全国所有学校和单位都给omega设有发情假,每个月7天。王博文偏偏不信这个邪,不仅不请假,还参加运动会,以他目前的身体状况,长跑实在太过勉强。

开着小电瓶车的裁判追上来:“同学,你脸色不太好,先喝口水休息下啊。”

王博文摇头,继续跑。

小电瓶车开走了。

又跑一圈,王博文满脸是汗,已经分不清哪些是跑步出的热汗,哪些是身体不适出的冷汗了,他甚至不敢眨眼,感觉一闭眼就会瘫倒在跑道上。

这个时候运动员不服输的精神完全占据思想,他满脑子只想着——都跑到这里了,不能输给那些alpha,不能输。

“别跑了,快停下!”突然迎头一声暴呵,王博文迷迷糊糊地往旁边看,人脸都叠成重影了,看不清。

孟瑞看见王博文满脸是汗,嘴唇煞白毫无血色,顿时就急了,昨天已经晕了一次,今天就不该让他参赛的。

孟瑞一边跑着追,一边去拽他胳膊:“你疯了吗?还跑?”

王博文不耐烦地甩开,嘴巴动了动,像是说了什么话,孟瑞一个字都没听清。

“我替你跑好不好?”孟瑞平时除了打架斗殴几乎不运动,体育课都要逃课,所以追得很吃力,呼哧呼哧直喘粗气,“我替你跑剩下的,听话,别跑了!”

王博文摇摇头,跑魔怔了似的,眼里只有前方的跑道。

小电瓶车也追上来,裁判大声道:“这位同学不能再跑了,再跑下去要出事了!”

“呸,瞎说!”孟瑞狠狠啐了一口,“老子的人,不可能出事!”

语罢抬手劈向王博文的脖子,王博文应声而倒,孟瑞稳稳接住。

裁判惊得嘴巴都合不拢,这……这算校园暴力吗?

还未等他回过神来,孟瑞已经把怀里的人打横抱起,飞快地往操场边上去了。


王博文醒来后盯着雪白的天花板看了几分钟,眼睛都没眨一下。

孟瑞喊了几声他都没应,忙把医生拖过来:“他怎么了?不会被我那一掌劈坏了吧?”

王博文突然有了反应,坐起来一把拽住孟瑞的衣领,凶狠道:“是你把我打晕了?”

孟瑞吓一跳,看见王博文没事,又笑起来,扭头对医生说:“看来没事了,医生您先回避一下吧,家暴场面血腥,不宜近距离观看。”

医生还是上次那个医生,一脸无语地出去了。 

门关上,屋里只剩下两个人。

孟瑞被拽着领子还嬉皮笑脸:“文文你轻点儿,可别动气伤身。”

说到“伤身”,王博文心下一惊,松开孟瑞,仔细检查自己全身上下,除了脖子后面有点疼,其他没什么异样,胳膊上的针孔也只有今天早上扎的那一个,应该没有被发现。

孟瑞理了理衣服,又凑过来:“怎么啦文文?哪里不舒服?”

王博文闻到红酒味往后退:“别靠近我。”

孟瑞身形一顿,委屈巴巴地往后退:“我中午回去洗过澡了呀,不臭的……”

“洗澡?”王博文疑惑。

“对啊,你说我臭,我就回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现在真的不臭的。”

怪不得中午没看见他。王博文心想,大傻子。


眼看天快黑了,王博文怕爷爷担心,想早些回家。医生又叫孟瑞出去,单独跟他说了些话。

“昨天刚晕进医院,今天又进来,我看你是不要命了啊。”女医生劈头盖脸地教育他,“知不知道自己是个omega?知不知道发情期身体虚弱?还跑8000米,咋没给你能死!”

王博文:“……我以为跑跑步不碍事的。”

医生叹了口气:“孩子,听姐一句劝,发情期真的不是闹着玩的,你以为打了抑制剂就万事大吉了?你知不知道,运动量过大抑制剂会挥发得更快?”

王博文低头,摇摇脑袋。

“那你知不知道,要不是那个alpha小子把你打晕,再那样跑下去可能会危及生命?”

王博文头埋得更低。

他是真的不知道。他做了16年的beta,突然被告知“你不是beta而是omega”,无论身体还是心理上,他都接受不了。即便表面上再淡定,在爷爷面前再装作若无其事,其实心里是害怕的,害怕自己不能当运动员,害怕自己以后只能像其他omega一样弱鸡,只能依附于某个alpha生活,他不想那样。

医生塞了本小册子给他:“回去好好看看,我知道你一时接受不了,可是这就是事实,消极抵抗还不如积极面对。再说,谁说omega不能当运动员了?只要发情期养好身体,没什么不可以的。”

医生这番的话给了王博文一线希望,他向医生道谢,把小册子揣怀里准备走。

“诶。”医生在后面喊他,努努嘴指外面,“那个alpha不错啊,真不考虑一下?”

王博文脸顿时涨得通红:“他……他不是……他不知道我是omega。”

医生姐姐一脸“啥都瞒不过我”的样子:“我知道啊,他今天把你抱进来的时候说你跑步缺氧,我问他还有没有其他异常,他说,身上的香味比平时重。”

王博文心里咯噔一下。

“就这样,他还不知道你是个omega呢,急吼吼问怎么办啊要不要先输氧气,要不要他献血什么的,哈哈,活脱脱一个傻子。”

王博文:“……”


暮色西沉,孟瑞载着王博文骑行在羊肠小道上。

车是裁判员的小电瓶,孟瑞把王博文劈晕后,生怕骑单车太慢,回过头来二话不说把裁判从车上推下去,抱着王博文骑上车就跑。

幸好是这车,不然他的小百合一定不让自己送他回家。

11月底,北方天气已经很冷,王博文身体还虚着,忍不住往孟瑞身上靠。

他身上好暖和啊,像火炉一样。

孟瑞心里美滋滋,虽然鼻间香浓的百合花味让他魂不守舍,他弄不清自己身体里窜动的火苗是什么,现在他只想好好开车,把他的小百合安全送到家里。

“喂。”后座的王博文喊。

“啊?”孟瑞微微侧头。

王博文吸吸鼻子,感觉闻多了这红酒味,渐渐就觉得还挺好闻的:“我身上是不是真的有什么味道?”

孟瑞答:“是啊,百合花的味道,不,比百合花还香。”

王博文莫名的有点羞恼,抬手猛捶了下孟瑞的后背。

孟瑞“哎哟”一声,车头一歪,差点撞到路边的垃圾桶。

过了会儿,王博文又喊:“喂。”

“嗯?”孟瑞不敢扭头了,这小破电驴一点都不好控制。

“你……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啊?”王博文小声问。

声音太小,被风声掩盖,孟瑞没听清,侧耳问道:“什么?”

王博文不想重复,在孟瑞耳边放大音量喊:“我说,谢谢你啊!”

孟瑞嘿嘿一笑,也大声回复:“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到了小区门口,王博文坚持要下车,不让他送到楼下。

周围无人,两人沉默许久,孟瑞莫名有点紧张,挠挠头说:“那……那我先走了,明天的比赛不要参加了,医生说你得躺着,好好休息。”

王博文不知道医生跟孟瑞说了些啥,想问又怕孟瑞起疑,于是点点头:“嗯。”

孟瑞推着小车转身,王博文突然又“喂”了一声,他连忙一脸期待地转回来。

王博文有点不好意思,双手背在身后,手指翻搅在一起。他想起今天医生说的话:“你应该知道一个正常的alpha遇到发情期的omega是什么反应吧?他能压抑自己天性的冲动,一心只想着你的身体,真的很难得。”

“今天谢谢你。”王博文纠结半天,挤出这几个字来。

孟瑞有点失望,还是笑着:“不是说了不客气嘛。”

王博文也觉得自己的道谢毫无诚意,想了想说:“那个……改天请你吃饭。”

“吃饭就不必了。”孟瑞眼珠一转,“我可以要点别的吗?”

王博文愣愣地看他:“什么?”

孟瑞嘿嘿一笑,指指自己脸颊:“这里,亲一口。”

王博文:“……”给点颜色就开染坊说的正是此人了。

孟瑞见王博文耳尖泛红,表情像在做心理斗争,忙补充道:“我刚才在医院又洗了脸,不臭的。”

王博文不知道该羞还是该气,凶凶地瞪眼,扔下一句“臭流氓”,然后转身跑了。

孟瑞一脸懵逼,抬起胳膊闻了闻自己身上,真的不臭啊。

评论(13)

热度(170)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