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ABO】他们都没有你好看(四)

王博文把孟瑞拽到天台上。
孟瑞倒不是没力气挣脱,他就喜欢小百合这凶巴巴又没什么杀伤力的小模样,被拽得美滋滋。
天台的铁门咣当一声关上,王博文示意孟瑞后退两步,闻到他身上的味道就想起自己是个omega,特糟心。
“宝贝儿身体好些了么?”孟瑞站在两米开外伸长脖子问。
开口就让人生气,王博文瞪圆眼睛道:“我有没有说过不准再喊我宝贝!”
孟瑞立刻捂嘴,点头闷闷地说:“我错了,媳妇儿身体好些了么?”
王博文就要跳起来,孟瑞立刻又改口:“文文,文文总行了吧。”
王博文:“……”凑合能听。
“我就问你一件事,”他双手抱臂,直接切入正题,“你到底想干嘛?”
孟瑞把手从嘴上拿开,笑眯眯道:“追你呀。”
王博文翻个白眼:“为什么追我?”
“喜欢你呀。”
“喜欢我什么?”
“喜欢你长得好看啊。”
王博文快被气笑了:“你们alpha长得好看的多了去了吧,还有粉楼的omega,哪个不好看?”
孟瑞捧着花,盖住下半张脸,笑得眼睛眯成两条缝,只露出一点琥珀色的瞳仁:“可是他们都没有你好看啊。”

下午最后一节课,王博文心不在焉,偷摸拿起手机,在桌上书本的遮掩下照镜子。
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他横竖看不出自己哪里好看,好看到孟瑞不要脸了都要来追他。
看了一会儿,屏幕右上角阴恻恻地出现另一个人的眼睛,王博文吓一跳,猛地把手机倒扣在桌上。
回头一看,陈旭笑得奸诈,一副我很懂的样子,挤眉弄眼地小声问:“是不是在等短信啊?”
王博文刚想问他啥意思,手机就嗡地振动一下,点开一看,陌生号码:『文文晚上想吃什么?』
王博文莫名其妙,回复:『你谁?』
那头很快发过来:『你的亲亲老公,mua~』
王博文险些把手机屏幕捏碎,回头怒视陈旭:“是不是你给他的?”
陈旭心虚地缩脖子:“不是啊,你说啥,我听不懂诶。”他只是把号码卖给了孟瑞的小弟,不能算是他给的吧。
被朋友出卖的王博文无话可说,捧起手机把孟瑞的号码拉黑了。

下课铃声一响,王博文就背起书包往外跑,周五晚上没有自习,他得快点跑。
一鼓作气跑回家,走到楼道门口还疑神疑鬼地往后看,没有人,这才拍拍胸口平复呼吸,上楼去。
爷爷在家又做了菌菇汤,一开门就能闻到香味。
王博文坐在桌前喝汤,跟爷爷东拉西扯说了点学校里的事,当然没敢提起孟瑞这个人。
放下碗,王博文欲言又止:“爷爷……”
“嗯?怎么啦?”
“您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爷爷眼神有点飘忽:“什么事?怎么这么问?”
王博文搅着手指纠结:“我的爸爸妈妈真的都是beta吗?”两个beta怎么会生出一个omega呢。
爷爷眼神更飘了:“当……当然,都是beta。”
王博文忍不住了,把口袋里的抑制剂掏出来放在桌上,爷爷定睛一看,吓了一跳,按住王博文的肩膀左看右看:“我的小乖乖,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王博文摇头,即便他知道被爷爷骗了,也舍不得爷爷担心难受。
但是实话还是要说:“我已经知道了。”王博文顿了顿,继续道,“我是个omega。”

晚上躺在床上,王博文看着斑驳的天花板,睡不着。
他从未见过自己的父母,自打记事以来,就跟爷爷相依为命。
爷爷是个七十多岁的老beta,小时候他看见别的孩子都有爸爸妈妈,就问爷爷,我的爸爸妈妈去哪儿了?
爷爷就说,他们去很远很远的地方打工啦,回来给文文买小汽车,买奥特曼。
王博文心想我不喜欢奥特曼,可他还是偷偷地等,没事的时候就搬张小凳子爬上去,趴在阳台上往小区门口望,等着爸爸妈妈带着奥特曼回来看他。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长大了,懂事了,大致也能猜到爷爷小时候是在骗他。他的爸爸妈妈可能早就不在世上了,或者,不要他了。
王博文翻了个身侧躺着,看见床边放着的抑制剂针剂,他天不怕地不怕的,却有点害怕打针,想到以后每个月都要给自己扎上几针,他就有点浑身发冷。
刚才在餐桌上,爷爷跟他坦白了一切。
“你的父亲是个alpha,母亲是omega。我跟你的母亲并没有血缘关系,她是我收养的孩子。”
“你父亲家……不说也罢,总之就是不接受你母亲,你父亲也反抗过,犹豫过,但是年少轻狂时被信息素驱使的感情又能有几分呢?最终还是屈服了,娶了家里安排的门当户对的姑娘。”
“你母亲是个很坚强的孩子,她没有自怨自艾,我甚至没有看见她哭过,她休学在家的时候还经常跟我说,等把你生下来,她要重回学校,努力学习,努力工作,把你抚养成人。”
“说来也是我的错,我是个单身一辈子的beta,也不知道怎样照顾孕妇,她快生了,我还由着她去打工。后来你就出生了,你母亲却再也没能睁开眼。”
王博文听着这些话,像在听一个故事,虽然他没有经历这些,光听爷爷的描述,心口就一抽一抽疼得厉害。
“你出生时,医生就说你是omega的几率很高,我很怕你重走你母亲的老路,我想保护你,所以从你12岁开始,就慢慢在你的食物里加抑制剂,想让你像个正常孩子那样活着,哪怕是个普普通通的beta,都能叫我放心些。”
王博文在听到医生说他血液中有抑制剂时,再联系爷爷最近的异常举动,就知道应该是爷爷做的了,如今听到这样的解释,自然在预料之中。
他拿起枕边的抑制剂,举在手上看,心想,一支小小的抑制剂就能改变命运吗?如果这样容易,那这个世界为什么还是这个样子?
想着想着便睡着了。

第二天有运动会,王博文起了个大早,做了半个小时思想建设,才眼一闭,心一横,把抑制剂的针头扎进胳膊里。
倒也没想象中那么疼。
今天他有三个项目要参加,绝不能出任何差错,在运动会上取得好名次,就有机会得到校体队的推荐信,能争取到更好的大学里念书。
去学校的路上特地吃了个早餐,王博文进校门时左右看看,没有看到孟瑞和他小弟们的影子。
也是,像他那种纨绔,昨天晚上肯定要出去胡天胡地,今天又是周六,这么早能起得来就怪了。
到了操场上,他才知道自己低估了孟瑞发起疯来的持久性。
看台、围栏,甚至跑道中间的草坪上,铺满了各种大小各种颜色的应援横幅——“王博文加油”,“王博文我爱你”,“文文最棒,勇夺第一”……
还有甚者——“全世界最棒的大嫂”,“你若跑步,便是晴天——三(2)班全体敬上”,“跑累了,回头看看你身后的alpha,他的名字叫孟瑞”。
王博文叹了口气,发现自己已经没力气再生气了。也不能再生气了,来的路上他就发现,虽然打了抑制剂,可是自己的体力完全没有平时那样充沛,脚步都有些发虚,有力气也得保存下来在比赛时用。
第一个项目是4X100米接力,王博文是最后一棒。他在操场边上做着热身运动,一群学生一拥而上,又是给他捶腿捏肩,又是给他送水擦汗,还有个人撑起一把巨大的伞,殷勤道:“大嫂伞下站着,别晒黑了。”
孟瑞本人一直没出现,王博文拉不下脸去凶无辜的人,只得半推半就地被他们簇拥至跑道上。

第四棒是接力赛中最关键的一棒,哨声一响,王博文左手向后准备接棒,双腿摆出跑步预备姿势,眼看着第三棒越来越近,他咬紧牙关,沉下一口气。
接到了!
王博文紧握接力棒,像离弦的箭一样飞出去,使出全身的力气大步奔跑。
他没有看身边跑道的人,专注盯着前方,接力赛拼的就是爆发力,他必须要拿第一。
突然砰砰砰几声,跑道上的参赛队员和观众席上的人具是一惊,只见几团火星子在天空炸开,青天白日的看不出烟花的形状,紧接着便有大片的彩色气球从四面八方往天上飞,伴随着“文文加油,文文最棒”的呐喊声,闪瞎了所有人的眼。
只有他想不到,没有孟瑞做不到。
王博文脑袋都要跟着炸了,强忍着羞耻感继续跑,快到终点时,忽然看见刚才一直没出现的那个人。
孟瑞站终点,张开双臂,一副要将他拥入怀抱的样子。
王博文脚底像被抹了胶水,不由得放慢脚步。
怎么办……突然就不想拿第一了。

评论(12)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