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ABO】他们都没有你好看(三)

王博文醒来的时候在医院里。
一睁眼就看见孟瑞的脸,距离他的脸不到十公分,呼吸都打在他脸上,红酒味的,比刚才淡了许多。
“医生,他醒了!”孟瑞高兴地冲外面喊。
医生来了却让他先出去。
孟瑞可怜巴巴,一步三回头:“宝贝儿我在外面等你。”
王博文:“……”可赶紧滚吧你。
医生把病历一翻,朝着孟瑞出去的方向问:“他是你的alpha?”
王博文连连摆手:“不不不,我跟他没关系。”
诶等一下,什么叫我的alpha?
医生瞧他一脸懵逼,问:“第一次发情?”
“发……发情?”王博文声音都在发抖。
医生皱眉:“你们学校没有做性教育吗?身上都没有带抑制剂?”
“抑制剂?”王博文像在听天方夜谭。他当然接受过性教育,不过抑制剂不是omega用的吗?
医生想了想,试探着问:“你不知道自己是个omega?”
晴天一个霹雳,五雷齐齐轰顶。
王博文表情僵硬,好半天才说出话来:“您是不是弄错了?我是beta,怎么可能是omega。”
医生又翻了翻病历:“没错,你就是omega,抽血检查的时候还在你的血液里发现抑制剂,不过量很少,你是不是长期口服药片状抑制剂?到你这个年纪,药片已经不管用了。”医生说着拿起一个针剂展示给他,“用这个才有效,刚才给你打了一针,是不是感觉好多了?”
王博文脑中嗡嗡作响,医生的话都听不清楚,只有一句话在脑中反复回响——我不是beta,我是omega。

孟瑞在外面等了好久,才看见王博文出来。
“宝贝儿,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再躺一会儿?”他狗腿地上前表示关怀。
王博文当他不存在,失魂落魄地往前走。
孟瑞见他小脸惨白惨白的,有些心疼,拽住他手腕:“怎么了?医生跟你说什么了?”他把王博文全身上下搜索一遍,“药呢?医生没给你开药?”
孟瑞在跟前一晃悠,王博文就闻见一阵阵红酒香,因为打了抑制剂的缘故,远没有在学校里那会儿闻到的浓烈。
原来他能闻到信息素的味道,不是因为嗅觉太过灵敏,而是他根本就是个omega。
王博文机械地往前走,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这事情实在太荒谬了。昨天晚上他还想着养精蓄锐备战运动会,今天就莫名其妙发情了,摇身一变成了柔弱的omega。
这太荒谬了。
一旁的孟瑞有点急,他又不傻,自然察觉到小百合不对劲,他离得这么近,还拽着他胳膊,小百合居然都没有跳起来打爆他的狗头。
这不正常,一定出大事了。

走出医院大门,孟瑞推着单车,不远不近地跟在王博文后面。
刚才孟瑞把车子骑过来,叫王博文上车,他盯着看了会儿,总算给了点反应:“谢谢你送我过来。”
医生说再晚一点他的信息素就会散发出来,如果晕倒在公共场合,后果不堪设想。
孟瑞一愣,张牙舞爪的小猫突然乖巧起来,还真有点不习惯。
但总归是高兴的,这是王博文第一次给他好脸。孟瑞跨坐上车,拍拍前杠:“来,我送你回学校。”
王博文看看他又看看车:“我自己走。”
孟瑞死皮赖脸:“别害怕啊宝贝儿,来的时候你还晕着,就坐在前杠上被我带到医院来的。”
王博文脸上顿时青一阵红一阵,想象一下那画面,羞耻到无以复加。
这家伙果真是个alpha,到处发情不知羞耻的公狗alpha。
可现在发情的是他自己,哪还有脸说别人?
王博文有火撒不出,气哼哼埋头往前走。
孟瑞亦步亦趋地跟上来,王博文回头大喝一声:“别过来,离我远点!”别让我闻到你身上的红酒味儿!
孟瑞不知道他的小百合怎么了,突然又炸毛,他摸了摸后脑还没消下去的肿块,默默往后退两步。
保命要紧,留得青山在,不怕泡不到。
“宝贝儿你想吃东西不?”孟瑞站得远远的问。
“别叫我宝贝!”王博文气呼呼。
“好的宝贝儿。火锅、烤冷面、草莓,喜欢吗?”
糟糕,都是他爱吃的。王博文吞了吞口水,他早上没吃饭,刚才经过那样一番折腾,早就饿了。
“这里有烤冷面?”王博文忍不住问。
孟瑞指马路对面:“有啊,那儿呢。”

两人一人拿着一份烤冷面,蹲在路边吃。
孟瑞插一块送到嘴边,又放下,犹豫道:“这东西干不干净啊?宝贝儿你别多吃,哥哥带你去吃西餐。”
王博文斜眼看他:“烤冷面都没吃过?”
孟瑞摇头:“我15岁前都在国外。”
王博文惊讶:“你才15岁?”
孟瑞试着咬了一口,味道还不错:“怎么可能,下个月我就21了。”
“哦。”王博文点头,刚要继续吃。突然反应过来,“等下,21岁上高三?”
说到这个孟瑞有点不好意思:“回国的时候中文都不会讲,我爸还硬把我塞到高中,中文太难了。”
王博文心想你情书明明写得挺溜啊,好奇问:“15到21岁六年,为什么还在上高三?”
孟瑞更不好意思,压低声音说:“高考成绩不理想,我爸让我复读,这一读就是三年。”
王博文:“……”可真够菜的,一点儿都不像个alpha。
然而自己又哪里像个omega呢?思及于此,王博文再次陷入迷茫。
“不过我现在明白为什么我成绩不好了。”孟瑞说。
“嗯?”
“因为我要在学校等宝贝儿你啊,”孟瑞笑得灿烂,“你看,这就是天定的缘分。”
……缘分你个大头鬼!
王博文吃了烤冷面,浑身充满力量,气势汹汹地举起手里的竹签:“你再喊一句宝贝儿试试?”

不像alpha的alpha和不像omega的omega回到学校。
孟瑞要把王博文送到教室门口,王博文严词拒绝,并严肃警告他以后不要再写情书送到他班上。
孟瑞捧着心脏位置,受伤状:“那都是我对你的爱啊媳妇儿,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王博文的拳头又开始咯吱作响。
孟瑞飞快跨坐到单车上,沿着校园小路骑远,还不忘回头给王博文一个飞吻:“晚上放学等我哦媳妇儿,mua~”
王博文:“……”就该把这祸害打死,不该心慈手软的。
下午他觉得舒服多了,果然没有什么事情是一份烤冷面解决不了的,如果不行,就两份。
就是坐在教室里浑身不自在,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总觉得别人都在用探究的目光打量他。
“我身上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味道?”王博文问陈旭。
陈旭认真地嗅了嗅:“洗衣粉的味道?”
“没有别的?”
“没有啊。”
王博文放了心,今天上午那些alpha似乎也没闻到,说不定他的信息素没什么特殊气味,这很好,他还想继续在beta楼待着,继续参加校体队训练,毕竟体育生高考门槛低。
在这个学校剩下的一年半,他想平安低调地度过。

可惜低调不起来。
下午两节课下,大课间,王博文准备去操场上跑两圈,为明天的运动会做准备,走到教室门口,突然就有个男生跑到他跟前扑通跪下了。
“大嫂,我错了大嫂!”抱着他的大腿就开始哭天抹泪。
王博文看见他校服上的绿色徽章,beta楼的学生。
教室里和走廊上的学生呼啦啦围过来看热闹,王博文尴尬极了:“站……站起来说。”
“大嫂,今天早上是我把大哥给你的情书送错位置,我傻,我瞎,害大嫂丢人了,你打我吧,快痛打我一顿!”男生哭得眼泪鼻涕一大把。
“不怪你,你起来。”王博文咬牙切齿。
“我不我不我不,”男生脑袋摇得像拨浪鼓,“大哥让我在这儿跪到上课,不然……不然就……”
“就怎么样?”王博文问。
“就让我给他写一个学期的作业。”男beta哇的一声,哭得更响亮了。
王博文:“……”叫一个高二学生给他写作业,咋不能耐死他。
“你就说我原谅你了。”
“大哥不信怎么办。”
“他在哪儿?让他给我过来!”

三栋小绿楼阳台上趴满了学生,都瞪着星星眼乖巧等待小蓝楼的alpha现身。
小蓝楼和小绿楼向来井水不犯河水,alpha瞧不起beta,觉得小绿楼的颜色恶心,分楼以来,从来没有alpha踏足过这里。
陈旭在后头边嗑瓜子边跟同学打赌。
同学A:“我押他不来,王博文就是个beta,古往今来,你见过哪个alpha对beta认真?不过一时新鲜罢了。”
同学B:“我也押不来,王博文刚才那态度也太差了吧,让他过来他就得过来?他要真来了以后面子往哪儿搁?”
陈旭摇头晃脑地掏出十块钱:“我押来。”就十块钱,碰碰运气,文文你可要争气啊。
班长姑娘推了推眼镜,掏出一百块钱也跟着押:“来。”早上那封情书太感人了吧,如果不是真爱,我就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王博文刚才气话一出口就有点后悔,他忘了alpha在大家眼里是珍稀动物,可是让他再去一趟小蓝楼显然不可能,如果又晕在那儿就麻烦了。
抱着腿哭的男生一溜烟跑了,抓都抓不住。
王博文自己也猜孟瑞不会来,这么丢人的事儿,除非他不要脸了。
还就真不要了。
人群中开始有人吱哇乱叫。
“来了来了!我的妈呀真的来了!”
“天哪好帅,他是不是在看我?我要晕了……”
“我好像闻到他的信息素了,怎么办腿软,快扶我一下。”
“瑞瑞果然是我们十八中最帅的alpha,啊,我爱他一辈子!”
后面的王博文先是诧异于他真来了,然后嗤笑一声,是不是最帅的他不知道,反正一定是年纪最大的。
“王—博—文—!”楼下有人在喊。
王博文扶额,不用看都知道是谁。
“小—宝—贝—!”楼下继续喊。
王博文捂耳朵,听不见听不见,太丢人了。
“我—来—了—!你—看—看—我!”
人群一下子炸开了,好多beta姑娘捂着心脏大喊受不了受不了,太帅了太帅了,要死了要死了。
王博文才是真的想死,活了16年都没像今天这样在这么多人跟前丢人现眼。
陈旭看热闹不嫌事大,嬉皮笑脸地推着他挤到人群最前面。
只见孟瑞捧着一大束百合花站在楼下,难得地将校服穿得一派正经,明明都是一样的衣服,穿在他身上就显得身姿挺拔,个高腿长,他笑得眉眼弯弯,风把他的头发向后吹起,堪堪露出他额头上明显的美人尖。
王博文心脏噗通跳了一下,就一下,奇怪的感觉便稍纵即逝。
他想,大约是又闻到孟瑞身上的红酒味的原因,信息素这东西真是太讨厌了。
王博文捏住鼻子哼了一声,为老不尊,不可原谅!

评论(9)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