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ABO】他们都没有你好看

王博文跑完步回到教室,干净的桌面上摆着一个粉色的信封。

前天昨天加今天,这是第三封。

他拿起那封信,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脸色不太好看。

后桌陈旭从他桌前路过:“那人又给你写情书啦?真是锲而不舍啊!”

王博文没搭理他,抬手,瞄准角落的纸篓,准备发射。

“诶诶诶别着急,先给我看看他今天又写了啥!”陈旭将信封半路拦下,迫不及待地撕开信封,翻开信纸,“亲爱的文文,展信佳。”

刚转身坐下的王博文头皮一紧。

“昨天的花收到了吗?喜欢吗?你就像百合花一样纯洁动人,让我心驰神往,魂牵梦挂……”

王博文听不下去,拿起桌上的苹果塞陈旭嘴里:“看归看,别出声行不行?”

陈旭连连点头,走回自己的座位,咔嚓咬了一大口苹果。

王博文把课本拿出来准备上课。

“诶,文文。”陈旭在后面戳他,“你知道他是谁吗?”

“不知道。”

“落款写的‘瑞’,你认识叫这个名的人吗?”

王博文想了想:“不认识。”

陈旭鼻子贴在粉红信纸上闻闻:“你说他是beta,omega,还是个alpha啊?”

王博文稍微扭头瞟他一眼:“不管是什么,你能嗅得出信息素的味道?”

陈旭颓丧地摇头:“不能……我只是一个芸芸众生中一个平凡的beta。”

“那不就得了。”

过了会儿,陈旭在后面胳膊肘撑着桌面,捧脸惆怅道:“文文,你说咱们beta真的就只能跟beta在一起吗?”

王博文正在翻阅上堂课的笔记,有几行记录的时候兴许太困了,字写得跟鬼画符一样,根本看不懂。

“笔记本借我看一下。”王博文转身不客气地把陈旭桌上的笔记本拿过去。

陈旭还在仰天感叹:“唉,好想有个软萌的omega对象啊……香香的,甜甜的,软软的,萌萌的……”

“写情书往小粉楼送啊。”王博文边誊抄笔记边说。

陈旭苦着脸:“算了,别想了,omega稀缺,给那些alpha分都不够的,哪里看得上我。”

“你知道就好。好好学习,增强核心竞争力,说不定将来还有机会。”王博文耐心说教。

陈旭哀叹一声趴在桌上,双手举过头顶投降状,捏着嗓子怪声怪气地说:“好的,王老师。”


上午的课结束,王博文和陈旭一起去食堂吃饭。

食堂上下分三层,最好吃的卤肉饭在二层最里面的窗口,他们俩赶到时那边已经人满为患,附近的座位也被alpha们全权占领,一人带着一个小omega占一张桌子,交头接耳甜甜蜜蜜,显然把这片地方当成了约会圣地。

陈旭哼一声:“食堂又不是他们家开的,凭什么呀。”

王博文见没有位置,便准备去其他窗口:“吃别的吧,赶紧吃完我还要回教室复习。”

他所在的十八中是一个A、B、O三性混合高中。随着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学校开始按第二性征筑起高墙分校区,方便学校的运行和管理,整座城市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学校坚持让所有学生呆在一个校园里,十八中就是其中之一,美其名曰“给祖国未来的栋梁之才一个平等的学习环境”。

然而再平等,也还是给A、B、O三种学生分了班,毕竟都是15~18岁荷尔蒙旺盛的孩子,信息素初在体内萌动,万一没控制好引发恶劣的校园侵害事件,学校承担不起后果。

后来确实有这样的恶性案例发生——某高校里的某omega学生在上课时突然发情,被同班的alpha同学围得严严实实,隔壁班的好几个alpha也被浓郁的信息素吸引过来,几个beta老师废了好大劲才将人给弄出来。

虽说omega学生未服用抑制剂有错在先,可学校也背上看管不严的罪责,赔了许多钱不说,声誉也受到极大影响,老校长引咎辞职,第二年报道的新生比去年锐减大半。

十八中高层领导警铃大作,去年暑假大动干戈,将学校重新装修一遍,5幢教学楼分成三块区域,alpha学生分到1号楼里,俗称小蓝楼;beta学生人数最多,分到234三栋楼里,俗称小绿楼;omega学生则在最后一排5号小粉楼里,圈起小粉楼的铁栅栏足有两人高。

王博文是小绿楼里的高二学生,一名满大街一抓一大把的普通beta,长得没有alpha高大,也不似omega那样弱不禁风,更加受不到任何信息素影响,他可以预见到自己未来的模样,无非是念书,毕业,找一份平凡的工作,跟一个和他一样普通的beta结婚,然后生个普普通通的beta娃。

在这个社会里,第二性征就是区分门第的唯一标准,处在社会顶层的所谓基因最优的alpha们享受着最优资源,他们只需勾勾手指,就有无数人前赴后继地往他们身上扑,近年来甚至出现了“一夫多妻”即一个alpha同时拥有两个以上配偶的现象。omega体弱需要强大的alpha予以保护,越来越多的beta也不甘心庸碌一辈子,有个alpha对象是一件多么长脸的事情,没有人能抵抗这样虚荣的诱惑,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自甘在这样的怪圈中沉沦。

然而王博文和他对面正在啃鸡腿的陈旭,就是那百分之一中的两员。

陈旭咬定自己攻方的身份不能动摇,成天肖想软萌的omega在自己身下哭唧唧的样子,做梦都能兴奋得弄湿底裤。而王博文则是甘愿普通,对社会顶端的alpha没有向往,对娇柔可人的omega也毫无兴趣,他甚至觉得做beta挺好的,将来既不用像alpha那样一入职场上就受万人拥戴,因为被寄予厚望而压力山大,也不用像omega那样因为体质特殊,许多职位都将他们拒之门外。

更多的行业欢迎beta这样中庸又勤恳的员工,王博文巴不得赶紧毕业,找份稳定的工作,把爷爷送到市里大医院里看病。

想到这里,王博文加快吃饭速度,囫囵地把餐盘里的半个鸡蛋往嘴里塞,希望这顿饭能让他撑到今晚打工结束。

“诶?你是不是又长高了?”对面的陈旭突然道。

王博文嘴里塞得慢慢的,口齿不清地说:“不知道。”

陈旭抬手对着他头顶比划了下:“又高了,我的妈呀你都快一米八了吧?还让不让人活了?”

王博文斜睨他一眼,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一米八不算高啊,”他指指那边的走过来的一群男生,“喏,他们每个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吧。”

陈旭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回头一看:“嗨,他们是alpha,能一样吗?”

王博文有些反感关于“alpha天生高人一等”的言论,冷着脸又往嘴里塞了一大口白米饭:“哼,我就是要长得比他们高,气死他们。”

陈旭难得见他耍小孩子脾气,老神在在地顺着毛安抚:“唉王老师你也不错啦,我们三栋楼的beta哪个有你高,哪个有你帅?就说那些情书吧,你都是我们beta中的头一份!我们都为你骄傲,为你自豪,为你打CALL!太特码给我们beta长脸了!”

王博文白眼一翻:“你可拉倒吧,说不定是班上哪个同学搞恶作剧。”

“不能吧。”陈旭举着筷子,盯着王博文的脸左瞅右瞅,“我们王老师长这么好看,没人追完全不科学啊。”

王博文挑眉一笑:“我说,不会是你这家伙想追我,暗戳戳写情书表白呢吧?”

陈旭像听到什么可怕的鬼故事,吓得从座位上跳起来:“别胡说,我一心向着小粉楼里的omega们呢,再说要是我跟你……谁压谁啊?”

王博文:“……”

陈旭嗓门大,引得旁边的两个beta姑娘频频侧目。

你们直男平时都这么聊天的吗?


吃完饭,王博文擦擦嘴,端起餐盘往餐具收集点去,转身冷不丁撞上一个高个子男生,餐盘一歪,洒了点汤洒在对方锃亮的皮鞋上。

虽说是件芝麻大的小事,而且是因为那个alpha男生走得太急,不关王博文的事,王博文还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客气道了歉,跟旁边的陈旭要了两张面纸递过去:“你拿去擦一下吧。”

Alpha男生没有接,冷哼一声道:“还不蹲下给我擦干净?”

王博文皱眉,被男生嚣张的态度弄得有些恼火:“你自己撞上来的,自己擦。”说完绕过去准备离开。

Alpha男生凶狠地捏住他的肩膀,用力一推,王博文身体素质不错,饶是这样也是被生来就身强体壮的alpha推了个趔趄。

“你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男生问。

王博文气得拳头发痒,就想一拳过去让他脑袋开花,可他不想在这里惹事,下午要上课晚上还要打工,下个月期末考试,他没精力耗在这种破事上。

深吸一口气,刚准备大丈夫能屈能伸地继续道歉,突然一个男声从旁横插一杠:“哟,这不是我们小辉吗?又在这儿欺负同学呢?”

被称作小辉的alpha男生明显身体一抖,王博文抬头看去,又一个高个子alpha男生走过来。

只见他把校服敞怀披在身上,戴着一副遮住大半张脸的墨镜,左边耳朵上的耳钉反射着窗外的阳光,双手插兜往这边晃荡,后面还跟着几个小弟模样的男学生,十足吊儿郎当的纨绔模样。

王博文心想,就差叼根烟再配条大金链子了。

“瑞哥……这家伙不长眼,把我的新鞋弄脏了。”刚才还趾高气扬的小辉秒变孙子,从口袋里摸出烟就殷勤地要给他点上。

被称作瑞哥的人抬手阻止他的动作,饶有兴味地打量眼前的状况,看到低头不语的王博文后,把脸上的墨镜摘下来,忽而勾唇一笑:“嗨,又见面了。”

王博文不明所以地看他,这男生长得倒是和他的行事作风很相配,鼻梁高挺,俊眉朗目,一双眼角微微上扬,嘴巴弯起来瞳孔里都带了几分神采飞扬的笑意,让人一眼就忘不掉的长相。

嗯,不得不承认,他们alpha都长得挺人模狗样的。

等一下,这个人好像有些面熟……

未待王博文回忆起什么,孟瑞转向小辉道:“他把你的鞋弄脏了?”

小辉在一旁看出些非同寻常的端倪,吓得大气都不敢出:“没有没有,是我不小心,跟他没关系。”

孟瑞满意点头,挥挥手让小辉退下。

小辉刚走出去两步,后面的孟瑞又叫住他:“诶等一下,刚才是谁推了我媳妇儿?我大老远的看见他差点摔倒,没看错吧?”

周围的小弟齐齐大声道:“没看错!”

王博文眼皮一跳,彻底懵逼,啥啥啥?

小辉吓得面无人色,双腿打颤:“我……我不知道这是嫂子,下手没轻没重的,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孟瑞把脸转过来,面对王博文的时候又换成笑脸:“想怎么处置他,宝贝儿你说。”

王博文还没搞清楚状况,只觉得浑身一阵恶寒,他皱眉凌乱道:“随便吧。”然后抬脚就要远离这是非之地。

“先别走啊。”孟瑞伸手抓住王博文的胳膊,娴熟地一把将他带进怀里,王博文惊诧之余,竟也没顾得上反抗。

孟瑞近距离欣赏眼前白嫩的一张脸和清澈迷茫的大眼睛,轻佻地吹了声口哨,温热的气息正好喷在王博文脸上,王博文感觉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立起来了。

“宝贝儿可别让自己委屈,哥哥在这儿呢,别怕,想怎么处置……哎哟!”孟瑞话还没说完,突然惊呼一声。

王博文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孟瑞怀里挣脱出来,抬起手按住孟瑞的脑门把他往后推,孟瑞猝不及防被偷袭,后脑勺重重磕在墙上,顿时天旋地转,仿佛整个脑袋都不是自己的了。

众小弟:“……!!!”大嫂好身手!

王博文拍拍手,冷冷道:“处置完毕,你们继续玩。”

语罢便拎着餐盘,在众小弟倾佩的目光下大步流星地走了。

评论(14)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