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等童话(中秋番外)

这年中秋节前一天,王博文冷不丁闹了回肚子。
原因是下午在工作室一口冰淇淋一口烤冷面吃得毫无顾忌,傍晚孟瑞去接的时候,他小脸苍白苍白的,按着肚子笑得比哭还难看。
孟瑞眉头越锁越深,问他怎么了,他咬唇不语,孟瑞于是进去抓住一个工作室的同事,直截了当问:“王博文儿今天吃什么了?”
同事小姑娘吓了一跳,孟瑞平时和和气气,笑容春风拂面,从没见过他黑着脸的模样。于是这一吓,就把啥都招了,包括大家伙集体点奶茶的时候王博文还要了份冰红茶这件事。
回家的路上孟瑞一直没有讲话,嘴唇抿成一条线,眼睛只顾看前面的路。王博文坐在副驾上,可怜巴巴地按着肚子,想开口又拉不下这个脸。
他凭啥这么凶?我不就是一时馋嘴么?谁让他平时不准我吃这些,好不容易逮着一次,还不许我多吃几口啦?
王博文越想越觉得自己有理,更不想主动搭话了。
两人就这样别别扭扭进了家门,孟瑞先进厨房,王博文走在后面,到了厨房门口隐约听见传来咕嘟咕嘟的响声,王博文知道孟瑞又煲汤了。
他把手上的大闸蟹箱子放在餐桌上,小心翼翼打开箱盖,里头几只螃蟹被捆着爪子码在箱底,正在噼噼啪啪吐泡泡。
看见肥美的大螃蟹,王博文登时忘了肚子疼这事,搓搓手就要伸手去拿。
“先洗手,喝汤。”孟瑞从厨房出来,手上端着托盘。
王博文撇撇嘴收回手,心里却在窃喜,看吧,我就知道他会主动跟我说话。
“帮我把这螃蟹蒸了呗。”得了台阶的王博文顺着往下爬,指了指桌上的箱子对孟瑞说。
孟瑞把托盘放下,沉声道:“不行,今天不能吃,来,先把药吃了。”
托盘上除了汤,还放着两颗胶囊,一杯热水。
王博文斜睨了一眼:“不吃,肚子不疼了。”
孟瑞不由分说道:“吃,对胃有好处,吃完把汤喝了。”
对于王博文来说,喝这汤和吃药差不多,这回轮到他皱眉了:“我要吃螃蟹。”
孟瑞面色不虞,耐心却不错,循循善诱地劝小孩儿:“螃蟹性寒,你今天吃了凉东西,不能再吃了,明天可以吃一只。”
“一只?”王博文瞪大眼睛看他,“陈宏茂说这东西不能放,当天就要蒸了吃掉,不然会死的。”
“那就让它死,能吃的时候我给你重新买。”
王博文眼睛瞪得更大:“好好的螃蟹眼睁睁看着它死?……再说这是我朋友送的!”
孟瑞半步也不让:“这汤还是我给你做的呢。”
王博文轻哼一声:“谁愿意喝你做的汤?那么难喝……”
几乎是立刻,孟瑞眸光微闪了下,等王博文意识到这话有些过分的时候,周遭的空气已经凝滞住十秒有余。
孟瑞没再说话,默默把托盘上的药和杯子拿下来放在桌上,然后捧着那碗汤转身就走。
王博文抬手想拉住他,可还没想好拉住他之后该说什么,手悬在半空中犹豫了下,指尖蹭过他衣角的纽扣,有点凉。
接着王博文听到哗啦一声响,是汤被倒进水池的声音,他心里慢慢地开始发疼,像被好多根小针轻轻地扎。
等孟瑞的脚步声走远,王博文才讷讷地拎着一箱螃蟹往厨房去,翻箱倒柜找到蒸笼,摆了三只螃蟹上去,想想又拿起两个放回箱子,只留了一只螃蟹趴在蒸笼中间。
他胡乱倒上水,刚要把蒸笼放上灶,才发现两个灶头都被占了,一个是砂锅,里面还有半锅汤,另一个锅大点儿,里面是香菇鸡粥,还是热的。
王博文突然想起昨天晚上自己快睡着时,似乎听见孟瑞在耳边问“明天晚上想吃点什么”,在回答“小龙虾”和“烤冷面”被驳回后,孟瑞非要他另说一个,他困得不行,迷迷瞪瞪地敷衍说:“那喝粥吧。”
看着眼前的粥发了会儿呆,又看了一眼水池底的汤渍,王博文把灶头上的砂锅端下来,重新倒了一碗汤,然后把蒸笼放上去开火,蒸螃蟹的几分钟里头,把那碗汤喝了个干净。
捧着一只熟螃蟹路过客厅的时候,他踌躇了会儿,还是苦着脸把桌上那两颗胶囊吞了。
轻手轻脚来到楼上,孟瑞刚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一边擦头发一边看了一眼他手上的螃蟹。
王博文刚挤出一个自觉非常灿烂的笑容,准备说“咱俩分吃一只吧”,孟瑞就别开目光,径自走进房间。

第二天,王博文面对身边空着的半张床,揉了一把鸡窝头,看着窗外日上三竿,才慢慢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平时但凡孟瑞起得比他早,走之前一定会到床边贴在他耳边说“我走了宝贝”,然后在他脸颊印上一个吻。
王博文浅眠,几乎每天早上都有印象,所以他可以确定今天没有收到孟瑞的早安吻。
没有柔软的触感,没有咖啡的香味,也没有叫人安心的低沉声音。
回想昨天晚上,他坐在床头磨磨蹭蹭吃螃蟹,孟瑞就坐在另一边看书,屋里只听见咔嚓咔嚓咬螃蟹壳的声音,还有哗哗的翻书声。自打两个人正式在一起,王博文何时受过这样的冷落,想到刚才自己满脸堆笑结果碰了一鼻子灰,他就忿忿地咬螃蟹腿,沾着醋都吃不出什么滋味了。
现在坐起来一看,螃蟹壳还在床头柜上摆着呢,也没人收拾。
他不情不愿地清理了垃圾下楼,厨房里倒是干干净净,灶台上空空如也,这个时间家政阿姨还没有来,王博文寻了一圈也没找到昨晚那锅粥,只找到那只用来炖汤的小砂锅。
躺在垃圾桶里。
他心口一抽,想都没想就伸手把砂锅捡出来,打开水龙头一顿搓洗,这才发现这砂锅还挺精致,外面还雕着一枝栩栩如生的桃花。
收拾完砂锅,王博文心里莫名难受,像有什么东西堵在里面似的。
洗漱过后回房间换衣服,路过孟瑞那边的床头柜,他好奇拿起昨晚上孟瑞看的书,想看看是什么书这样好看,让哥哥都顾不上看自己了?
书倒是没什么特别,白纸黑字的中国史,王博文看了几行,没琢磨出自己哪里输给它了。把书放回去的时候,里面夹着的几张纸飘飘悠悠落在地上。
『排骨冬瓜汤:1,排骨洗净,沸水烫后去血水,捞出……』
是一张手写菜谱,字体遒劲有力,写得密密麻麻却异常整齐。这汤正是他昨晚喝的那个,后面还有『板栗乌鸡汤』、『无花果瘦肉汤』、『冰糖雪梨汤』几份菜谱,都是他不抵触的食材。
如果说刚才心里是有点堵,现在就是实实在在的疼了。
自己尚且这样疼,哥哥该疼成什么样,才把辛苦做出来的汤给倒了啊?
王博文自觉理亏,准备主动给孟瑞发条信息服个软。前几天孟瑞说中秋当天上午要去拜访几位客户,这个时间可能还在忙。
一条信息删删改改半天,刚准备点发送,手机一震,孟瑞那头先来了一条消息:『我回去接你还是你自己过去?』
王博文心头一喜,忙把编辑好的信息删了,装模作样回了一句:『我自己去吧,你也不顺路』
他以为孟瑞主动给他发消息,一定是不生气了,自己再扮个乖就差不多了。结果等了三分钟,孟瑞那头就回过来一个字:『好』

中秋佳节路上车多人多,王博文在路上堵了两个多小时才抵达王家。
王家前年刚搬到这处别墅区,面积比从前更大。王烨霖做主给他在二楼留了间朝阳的宽敞房间,自己请不动儿子,就叫王雅熙给他打电话,叫他常回家来小住。
王博文平时工作不忙,时间弹性大,可他还是不太愿意回这个家。前阵子王雅熙打电话来喊他回来过中秋,他原本要拒绝,王雅熙在电话里委婉转达王烨霖意思:“爸爸说,房间都留好了,把对象也带来一起住。还有你对象的父母已经答应来过节了,中秋嘛,就是要一家人团团圆圆。”
王博文愣了好久,才明白过来“一家人”的意思。

孟瑞的车停在门口,王博文一进门就瞧见他正和父亲面对面坐着下棋。王烨霖看见儿子来了喜笑颜开,立马放下棋局,拉着他上楼去看房间。
“这张床够大吧?足够你们俩睡的,以后经常回来住!”王烨霖大声爽朗道。
王博文不由得红了耳根,偷瞟一眼孟瑞,他倒是一派镇定,微笑着点头答应。
王烨霖出去后,王博文不自在地走过去试试床垫,一屁股坐下去,软软的还挺舒服。孟瑞看着大红色的床上坐着白嫩嫩一个小孩,莫名有些害臊,摸摸鼻子别开眼,匆匆扫了一眼屋里的装饰,也转身出去了。
直到吃完午饭,二人都没有说上话。
下午孟家父母和周家父母都会过来,中秋节王家除了管家和一名阿姨,其他人都放假回家了,王雅熙在厨房帮着收拾餐具,王博文闲来无事,也撸起袖子前来帮忙。
“哎哟我的宝贝疙瘩,你怎么来了?”王雅熙大惊小怪地喊。
王博文尴尬道:“来帮帮忙。”
王雅熙挥挥手:“你出去玩吧,厨房不适合你。”
王博文没听她的,径自走到水池前帮阿姨洗碗。
阿姨在王家干了十多年,算是看着姐弟俩长大的,边洗碗边跟王博文唠家常。她是北方人直来直去惯了,瞅了眼外面,开玩笑说:“没想到兜兜转转,这孟少爷还是成了王家的女婿。”
王博文登时就黑了脸,闷声道:“是儿媳。”
王雅熙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阿姨出去后,王雅熙收拾完餐具,凑到王博文跟前,状似漫不经心地问:“吵架啦?”
王博文摇头:“没有。”冷战算不上吵架。
王雅熙道:“嗯,我想也是,他那样疼你,哪舍得让你不痛快。”
若是姐姐去年说这话,王博文可能还觉得怪别扭,然而如今姐姐和姐夫蜜里调油,两人前阵子还重游蜜月之地,好得恨不得日日黏在一起,他也就放下芥蒂,不再把过去的事放在心上。
王博文不置可否,王雅熙也不追问,帮着他擦碗,过了会儿又好奇地问:“诶,孟瑞煲汤手艺怎么样?”
王博文抬头诧异看她,王雅熙笑得揶揄:“你别跟我说,他要那个砂锅回去是养花用的哦!”
王博文眨眨眼睛:“姐姐你怎么知道……”
王雅熙打开上排橱柜,拿出一个差不多的砂锅来:“是我告诉他在哪儿买的,能不知道吗?”
王博文还在出神,王雅熙絮絮叨叨地说:“呐,他那样的男人肯给你做饭,你可千万不要打击他,多给他鼓励,哪怕难吃也要忍着说不错,不然他下回就不做了,这些都是经验之谈……”
王博文听得一愣一愣的,把自己的行为挨个对号入座,发现自己居然把所有不该触的雷区都踩了个遍。
难怪孟瑞会生气,现在推己及人地想想,要是换了自己,估计起码一个星期不想理他。
不,两个星期。

秋天的夜晚来得早,到了晚餐时间,十几个人聚在大圆桌前,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孟瑞和王博文照样坐在一起,圆桌够大,所以中间仍隔了段距离。孟瑞在自己盘中剥虾,剥完了习惯性放进王博文碗里,王博文存着讨好他的心思,小声软软地说“谢谢”,孟瑞不抬头不吭声,擦擦手接着剥。
王博文也不生气,下午姐姐在厨房的那番话,他已经琢磨清楚了。无论曾经发生过什么,现在他们俩是在过日子,在谈恋爱,而恋爱是相互的,有来有往,才能保持温度。
吃到一半,周家母亲笑眯眯拿出一个首饰盒,亲切地拉住王雅熙的手:“雅熙呀,我前几天去珠宝展,一眼就觉得这项链适合你,所以就拍下来送给你,希望你们小两口和和美美,幸福一生。”
王雅熙高兴地接过来,当场让自己老公帮忙戴上,表示十分喜欢。
此时孟父略显刻意地咳嗽一声,孟母收到指示,忙站起来从包里拿出两个盒子,往王博文跟前走,一面走一面说:“这对表是我和老孟一道在国外选的,文文你来看看喜不喜欢。”
王博文受宠若惊地站起来,又被孟母按着坐下,她亲自帮他打开盒子,拿着手表在他腕上比划:“我瞧着挺合适,衬你皮肤白,你觉得呢?”
王博文忙不迭点头,脸上因激动紧张飘起一层淡淡的红晕。
旁边的孟瑞把自己那盒打开,发现是和王博文同一款式的男表,表盘尺寸大小也一样,只是表带的颜色不同,兴许是为了两人方便区分。
他瞧着母亲和王博文相处融洽,心里自然高兴,脸上却装模作样道:“妈你偏心,也不帮我把表戴上。”
孟母转过来斜他一眼:“没长手?自己戴,三十好几了,也不嫌丢人!”
满桌人都笑起来。
最后王烨霖也坐不住了,亲自去书房拿了个盒子出来,推到孟瑞面前:“这是我们王家祖传的首饰,只传给儿媳妇……”说到这里尴尬地顿了顿,“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胜在一份心意。”
听到“儿媳妇”三个字的孟瑞表情有些僵硬,勉强笑着接过首饰盒,打开一看,里面放着龙凤呈祥两只金手镯,雕工精美,保存得当,看着与全新的别无二致。
他把手镯推到王博文跟前,示意他收起来。王博文端详片刻,直接拿了刻着龙的那个手镯出来,握住孟瑞的手就往上套。
金龙在腕上闪闪发光,孟瑞不明所以地抬头看他,王博文捏着他的手,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还是哥哥收着吧,在咱们家,哥哥才是一家之主。”

吃完饭,两人回到家里。
寂寞了一整天的阿黄摇头摆尾地跟着两人跑,偏生他们俩不走一条路,王博文进屋后先上楼把今天收到的礼物放好,孟瑞则先进厨房,一眼就看见早上被自己扔进垃圾桶的砂锅,正好端端地摆在灶台上。
“衣服又到处乱丢,说了多少次脏衣服扔到脏衣篓里,瞧瞧这袜子,又剩一只……”王博文听见身后孟瑞的脚步声,头也不回地唠叨开了。
孟瑞慢慢上前,一把抱住王博文的腰,下巴支在他颈侧,来回蹭了好几下,活像只温顺的大型猫科动物。
王博文被他蹭得痒痒,缩着脖子直躲:“干嘛呀,收拾东西呢……”
明明也是快三十的人了,带着撒娇的小奶音却还能弄得孟瑞的心肝脾肺肾都要融化了。
“我做的汤……是不是真的很难喝?”
王博文不动了,轻轻叹了口气,握起拳头一本正经地说:“不难喝,超级棒,跟李阿姨做的有得一拼!”
“你太假了。”孟瑞道。
王博文心道,这是我的台词吧?
他扭头想跟孟瑞理论,孟瑞却趁机凑上来,咬住他嫣红的唇。
一个绵长的吻过后,王博文主动转过来抱住孟瑞的腰,趴在他肩头小声喘气。
这个人可太坏了啊,每到这时候都用这招来转移视线。
“我会努力的。”孟瑞突然在他耳边说。
王博文一愣:“努……努力啥?”
孟瑞说:“努力把汤做好,让你爱上喝汤。”
王博文白眼一翻:“喝汤这件事我永远爱不上……还是烤冷面、小龙虾、螃蟹适合我……”
话未说完,孟瑞突然抬手拍了下他的屁股,王博文“哎哟”一声,刚要炸毛,孟瑞又在上面揉了一下。
“毕竟我是你们王家的儿媳妇,可不得努力点儿?”
王博文就知道这个坎儿没那么容易过去,顿时有些心虚,说:“金龙手镯不都给你了嘛……你才当家作主的,咱们家都归你管。”
“一家之主”孟瑞听了这话十分受用,手上的动作却停不下来,把掌心里那团软肉揉圆搓扁,爱不释手:“那……你归我管吗?”
好不容易把哥哥哄好了,王博文必须乘胜追击:“当然当然,都是你的……唔!”
下一秒他就被饿虎扑食般地按在床上,趴在他身上的大型动物毫不客气地上下其手,准备大快朵颐。
“诶诶诶,等一下,今天中秋,我们还没吃月饼呢!”
“明天吃。”
“明天会坏的!”
“那忙完了再吃。”
“我还要赏月呢!”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我想喝你煲的汤!”
孟瑞猛地坐起来:“真的?”
王博文一脸虔诚地点头:“真的真的,昨天的汤我喝了一整碗呢。”
孟瑞露出笑容:“好,等着我。”说完翻身起床。
“顺便把厨房里的流心奶黄月饼给我热一只……”
走到门口的孟瑞回头,狐疑道:“宝贝儿你耍我?”
“没有没有。”王博文托着腮趴在床上,小腿来回晃悠,眨巴着眼睛说,“配汤吃,咱俩分着吃,你一半我一半。”
“你不是说那……那什么不能分着吃?”
“那是梨,月饼可以分着吃的。”王博文摇头晃脑地信口胡诌,“切开了拼起来还是一个月亮,还是美满团圆。”
孟瑞被他亮晶晶的眼睛看得心神荡漾,被这小孩骗得心甘情愿。
“好,一人一半,美满团圆。”

——————————
大家中秋快乐⸂⸂⸜(രᴗര๑)⸝⸃⸃!!!

评论(12)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