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等童话(完结篇下)

今年平安夜,城东别墅终于济济一堂热闹了一回。
刘管家提前订好的大圆桌在中午送上门来,晚上孟、王两家人围坐在桌前,因为王雅熙和她老公的加入,八个人刚刚好坐满一桌。
刚开始长辈们还有些尴尬。两家渊源颇深,之前发生过不少不愉快的事,但毕竟世交一场,根深蒂固的情分还在,加上王雅熙不遗余力地从中调和,酒席过半时,一直绷着脸的王烨霖和孟父总算互相客客气气干了杯酒。
席间气氛顿时缓和不少,方兰馨和孟母也热络地搭话聊天,王雅熙偷偷给坐在一起的孟瑞和王博文比了个OK的手势,两人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
让双方父母松口并非易事,王烨霖那边还好些,这几年间他深刻自我反省过,觉得亏欠儿子很多,一心希望他现在过的好,王雅熙再借着近水楼台的优势,整日跟父亲念叨他们俩多么情深义重,再把当年的事情原原本本地一说,王烨霖琢磨几天,也就差不多想明白了。
而孟瑞那边就颇费了一番周折,孟父铁腕压制,软禁不成又采取经济制裁,然而孟瑞并不是个靠父母吃饭的窝囊二代,他纵横商场近十年,早就有了自己的根底和储备,根本不怕父亲这一套。无计可施的孟父最后试图动用武力,被爱子心切的孟母给拦住了,她对小时候没能好好陪儿子一直心存愧疚,从小到大孟瑞就提过这么一个要求,她实在不忍心不依他。孟父强硬霸道,却惧内惧得厉害,于是这事儿便在母子二人一硬一软的双重夹击下,获得了转寰的余地。
如今孟、王两家人再次以亲家的关系面对面坐下,着实感慨良多。
“趁着大家都在,有件事我想征询各位的意见。”家宴临近尾声,孟瑞正色道。
家长们示意他继续说,孟瑞坐直身体:“六年前雅熙的药被人刻意藏起来的事现在已经水落石出,那件事不仅伤害到雅熙,还让文文被无辜诬陷,关于处理方法我一人拿不定主意,所以想问下两位当事人的想法。”
王雅熙一听就知道孟瑞这是要给王博文出头,忙表示自己不要紧,让文文决定就好。
王博文放在膝盖上的手捏成拳又放开,微笑着说:“过去的事就算了吧,姐姐都不介意了,只要弄清楚就好。”
吃完饭,王博文去厨房煮咖啡,家里的咖啡机换了新的型号,他还不太适应,摆弄半天才把咖啡做上。机器嗡嗡运作,他手按着壶盖发呆,有人走进来都浑然不觉。
孟瑞本想吓唬吓唬小孩,见他一动不动地站着,有些担心,上前抱住他细瘦的腰肢:“想什么呢?”
王博文蓦地回过神来,扭动身体挣扎:“干嘛?客厅里还有人呢。”
孟瑞搂得更紧,嘴唇蹭了蹭他的耳朵:“他们不会过来。”
王博文慢慢放松身体,把手覆在孟瑞的放在自己腰间的手上。这些日子以来,他越来越习惯和孟瑞身体上的亲密接触,也不会动不动就脸红了。
“宝宝,你知道吗,我特别特别后悔。”孟瑞像只大熊挂在他身上,在他耳边呢喃。
王博文有些讶异:“怎么了?”
“当年……当年我没有保护你。”孟瑞顿了顿,懊恼地说,“我蠢透了。”
王博文先愣怔片刻,接着笑起来:“你不蠢,就是有点傻。”
孟瑞还沉浸在自责中,哀怨地咬了王博文耳朵一口:“哪里傻?”
王博文“哎哟”一声:“你是狗吗?还带咬人的?”
孟瑞用下巴抵着他的肩,靠着他的脸,不让他揉耳朵,低声道:“不傻,我都知道的。”
王博文浑身刚炸起的毛瞬间就收了回去。他想问孟瑞都知道些什么,又觉得没必要听他亲口说出来。
孟瑞安心地把人抱在怀里,接着说:“以后我会好好保护你,再也不让你受一丁点委屈。”
王博文放在孟瑞手背上的手握紧了些,轻轻点了点头:“嗯。”

第二天是孟瑞的生日,一大早寿星本人就收到一堆礼物,他从里面挑出王博文的先打开,只见里头放着一只精灵球形状的充电宝,他把充电宝拿出来,将盒子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别的东西。
“不喜欢?”王博文轻飘飘瞪他一眼。
孟瑞忙不迭点头:“喜欢喜欢,这是用来装皮卡丘的吧?”
王博文狡黠地眯起眼睛:“对,把你嗖一下收进去。”
下午时分,天空洋洋洒洒落下雪来,这是本市今年第一次降雪,孟母说孟瑞就是出生在这样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那时候他们一家三口都在乡下姥姥家,大雪覆盖农田,正合了“瑞雪兆丰年”这句俗语。
王博文眼睛一眨不眨地听着,关于恋人所有的事情,他都想知道。
傍晚时分,孟瑞跟父亲说完话从书房出来,瞧见王博文鬼鬼祟祟地从后院进屋,耳尖冻得通红,冻僵的手捂了半天都暖不回来,皱着眉问:“出去干什么了?”
王博文支支吾吾扯东拉西,最后啥都没说。
孟瑞留了个心眼儿,趁着小孩去厨房找吃的,往后院去了一趟。
后院遍地积雪,孟瑞沿着地上蜿蜒的脚印走到墙角边停下,借着外头路灯的光,看见地上歪歪扭扭写着一行字——『王博文♡孟瑞』

转眼冬去春来,春节一过,天气便开始回暖。
清晨醒来时,耳边传来清脆的鸟鸣声,王博文习惯性伸手摸了摸身边,没摸着人,他慢悠悠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想了会儿,才记起今天是什么日子。
匆匆刷牙洗脸,往嘴里塞了块三明治便出门了,他没坐家里的车,一路小跑到公交站台,上公交后找了个靠窗的位置,看了半路的风景,然后悠闲地给工作室打电话请假。
王博文回国后刚去那边工作不久,这是头一次请假,工作室负责人八卦地问他干啥去,他嘿嘿一笑:“看新房。”
抵达“新房”门口,王博文猜孟瑞定然躲在哪个角落里偷看他,他假装不知道,深吸一口气,推门进去。
走进院子,入眼便是一颗桃树,春暖花开时分,枝上的花朵随风摇曳,虽比不得山上大片的桃林千树万枝的壮观,倒也嫣然俏丽,煞是好看。
桃树边上架着一个木质秋千,王博文眼前一亮,刚想坐上去试试,忽而听见欢快的狗叫声由远而近,阿黄破门而出,拱着他的腿就把他往屋里推。
王博文哭笑不得地跟着它先进屋,穿过明亮的一楼客厅,一路来到楼上,阿黄把他引入二楼其中一个房间里,蹲坐在墙角边伸着舌头朝他摇尾巴。王博文低头一看,地上放着两根未拆封的火腿肠,阿黄讲究得很,从不吃带皮的东西,怪不得它这样着急。
王博文拆开火腿肠喂阿黄吃了,刚站起来,占据整面墙的画便映入眼帘。
其实他早就猜到墙绘的内容,孟瑞细心地在他当年稚嫩的画作上进行些微改动,线条更加流畅,色彩更加丰富,其余则别无二致,像把自己的画从那面墙上拓印下来翻新了一样。
王博文摸着画面上沐浴在阳光下笑得无比灿烂的两个人,不由得弯起嘴角。
“汪汪!”阿黄突然又吠叫两声,王博文疑惑地循声望去,原来窗边桌子上还放着两根火腿肠,他走到桌前,立刻瞧见桌子正中间摆着一本方方正正的书。
一本他既眼熟又不太眼熟的书。
封面是蓝色的大海,晨曦落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将海水染得橙红透亮。王博文伸手摸上去,才发现图画居然是手绘的,有着颜料干燥后特有的粗糙颗粒感。
不仅封面是手绘,打开来里面的每一页图画、每一段文字都有运笔痕迹,字画结合,娓娓道来一段他耳熟能详的故事,却给他展开一副与记忆中不同的绚烂活泼的画面。
翻到最后一页,王博文下意识屏住呼吸,图上两个男孩手拉着手,背对大海,面对朝阳,上面写着故事的结局——“大笨蛋王子和小美人鱼王子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王博文噗嗤一下笑出声来,盯着那两个幸福的背影挪不开眼睛。
“王博文儿!”突然有人叫他名字,王博文走到窗口往下看,孟瑞不知何时已经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笑眯眯冲他挥手,然后手握喇叭状,一字一句问,“喜—不—喜—欢?”
回声响彻山间,一切都美好得近乎虚幻,王博文心里莫名慌乱,扑通扑通直跳,第一次不想别扭说反话,想大声说喜欢,喉咙口却哽住似的发不出声音。
他想起前些日子孟瑞说要带他去海边,为了凑假期把所有工作都集中在半个月内,忙得起早贪黑,他叫孟瑞别这么辛苦,海边什么时候都可以去,孟瑞刚躺下眯会儿,立马又迷迷糊糊坐起来准备继续看文件,摇摇头,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道:“咱们早些去,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做呢……”
王博文当时觉得好笑又有点蒙圈,现在才恍然明白过来,孟瑞心里的不安感其实一点都不比他少,害怕他不原谅,担心他不喜欢,患得患失,只想把以前没有给他的尽数捧到他面前,甚至亲手为他写一个童话。
这不仅仅是对曾经的亏欠做出的补偿,更是孟瑞笨拙坦荡地表达爱意的方式。
王博文感觉像有热水流入血脉,然后注入心里,不止心跳喧闹不止,连四肢百骸都跟着激荡沸腾。
他毫不犹豫,转身便往楼下跑去,他迫不及待地想问楼下的人:你有什么可害怕的?你是不是傻?
他三步并作两步跑得飞快,最后几级台阶直接跨步飞扑下去,孟瑞刚巧走到楼梯口,双臂一伸,把他的大宝贝儿接入怀中。
这一下冲劲儿颇大,孟瑞往后倒退两步,抱着怀里的人在原地转了个圈,才勉强站定。
王博文双臂挂在孟瑞脖子上气喘吁吁,孟瑞惊魂未定地揽着小孩的腰,吊在嗓子眼的气刚刚放下,王博文突然凑过来,在他唇上啾了一口。
孟瑞嘴唇发麻,双眼圆瞪,更加懵逼了。
王博文脸上飘起不知是激动还是害羞的红晕,亮晶晶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哥哥。”
你就是我等的那个童话啊,傻哥哥。

-全文完-

评论(25)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