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等童话(四十四)

孟瑞猜到王博文走后的日子会很难熬,却没想到会如此难熬。
之前的六年虽然心里没底,不知道能否找到王博文,更不知道他会不会接受自己,但起码还有目标在,不至于撑不下去。而现在,亲也亲过了,抱也抱过了,他反而患得患失起来,总怕一切都是镜花水月梦一场,人一天不在他跟前,他就一天不踏实。
公司里第一个发现老板状态不对的是小孙。
找到王博文之后,小孙就被调任到总经理办公室做助理,虽然职位没变,薪资福利却提高不少,跟老板一起走出去也倍儿有面,小孙表示很满意。
离老板近了,她才发现孟瑞其实并不像之前看起来那样难以接近,尤其是最近,走到哪里都目光含水眼中带笑,再加上低沉磁性的声音,简直温柔得不像话。
其他部门好几个姑娘被迷得晕头转向,每次从总经理办公室出来脸上都带着花痴笑。
然而只有小孙洞察一切——老板最近越来越温柔分明是因为谈恋爱了,这些傻姑娘是没看见他桌上多出来的那个相框么?
相框的照片里是一个捧着花唱歌的青年,顶灯橙黄的光给照片上的人笼上一层淡淡的光晕,平添一份朦胧柔软的稚嫩感,好似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懵懂又纯洁。
小孙第一次看到那张照片就呆住了,她一直知道老板娘长得好看,没想到他唱歌的样子这么迷人。
瞧把咱老板都迷成什么样儿了。
孟瑞顺着小孙的目光也盯着那照片瞅,好半天才挪开眼,给手头的文件签了字,脸上笑意不褪。
“上次叫你帮我找的资料,准备得怎么样了?”孟瑞问。
小孙合上文件郑重道:“已经收集完毕在做最后的整理,下午就发给您。”
孟瑞点点头,目光又遛到那张照片上去了,这次带着点迷之忧伤。
小孙在心里暗自琢磨,看来老板的恋爱谈得不太顺利啊,居然沦落到向自己求助的地步……

下午孟瑞回到家里,照例先给王博文发了条信息。
直到吃完饭、洗过澡,文件都看了两份,王博文才回复过来。孟瑞早就等急了,一个视频直接甩过去。
此时王博文那边是早上,视频刚接通,屏幕立刻被一只巨大的熊脸占满了,他吓得往后一缩,咕哝道:“你干嘛呀?”
孟瑞听到小奶音身子就酥了半边,把软趴趴的气球拿开,镜头对上自己的脸,委屈道:“熊都跑气儿了,兔子还没回来。”
最近几天,孟瑞装可怜的水平噌噌往上提高,跟从前简直判若两人,王博文甚至怀疑他的智商可能被阿黄当狗罐头吃了。
想到阿黄,王博文就顺嘴问:“阿黄怎么样?打疫苗后有异常反应吗?”
孟瑞不满他不关心自己,回答道:“吃得好睡得好,比我舒坦多了。”说着指指自己脸颊,“你看看我,都瘦了。”
王博文翻个白眼,无论聊到什么,这家伙总有本事把话题扯到自己身上,抓住一切机会卖惨。
“挺好,比肿着好看。”王博文敷衍道。
孟瑞把脸从镜头跟前收回去,闷闷地说:“你都不想我……”
今天视频的角度似乎特别好,光照显得孟瑞脸部轮廓更加英俊立体,王博文正看得投入,冷不防镜头被转到天花板上,顿时有点不开心,撅嘴道:“短信、电话、视频每天不断,你还想怎么样?”
这些日子孟瑞彻底化身粘人精,从每天第一句“早安”开始,一整天断不了联系,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要汇报,实在没话讲就发冷笑话,平均半小时一条,王博文一开始还配合着“哈哈哈”,后来就麻木到无言以对了。
他回美国是打算处理下这边工作室剩下的工作,做好交接好准备回国。每天在办公室或者录音棚里,就听见他的手机不停地嗡嗡振动,工作室的伙伴都觉得奇怪,问他手机是不是中毒了。
王博文无奈,确实是中毒了,不过不是手机,是孟瑞。
他对孟瑞这种接近疯狂的状态理解不能,却也不去阻止。其实有个人这样为自己花心思,还是挺让人受用的。
所以说完那句话,王博文就后悔了。
他在反省刚才语气是不是太重了?毕竟孟瑞只是嘴上说说,自己不让他来他就不来,不愿意视频他就按兵不动,着实乖得很。
孟瑞侧脸对着镜头,王博文看不清他的表情,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挽回气氛,于是半天没有动静。
“吃……吃饭了吗?”过了会儿,王博文终于忍不住出声。
孟瑞立马顺台阶往下爬,扶正了镜头:“吃过了,你呢,吃早饭了吗?”
“嗯,也吃了。”
“吃的什么?”
“和小枫一起……”王博文说到一半自觉失言,突兀地噤了声。
孟瑞脸色立刻蒙上一层阴影,心里咕嘟咕嘟冒酸水。小枫?他的小孩可从来没有这样亲昵地叫过自己的小名。
王博文其实没什么心虚的,他和高明枫只是普通朋友,可这话在这档口上说出来,无端地给人一种故意挑衅的感觉。
天知道他只是说顺嘴了而已。
气氛再次陷入沉默。
两个人虽相识多年,可兄弟相称四年,没有瓜葛十年,再加上分开六年,真正算起来都是第一次谈恋爱的超新手,连闹别扭都生疏一脸。
孟瑞犹豫半晌,字斟句酌地说:“今天……阿黄把你留下的那件外套叼进窝里去了……它也想你了。”
王博文听了心里发软:“那你……你就由着它叼走啊?”
“那哪能。”孟瑞忙道,“我立刻给拿回来了。”
“嗯。”王博文点点头,“记得洗洗,阿黄特爱流口水。”
孟瑞有点脸热,他没洗,直接塞被窝里去了,因为那外套上还留着点王博文身上的味道。
“明天我去外地出差,很晚的飞机,你忙你的不用等我。”孟瑞转移话题,嘱咐道。
王博文心里傲娇地想我也并没有打算等你,嘴上倒是吃一堑长一智地学乖了,轻轻“嗯”了一声。
最后孟瑞按照惯例伸手摸了摸屏幕,就当摸到小孩本人了,柔声道:“那宝宝你先去忙吧。”
每次听到“宝宝”这个称呼,王博文都觉得有些羞耻,可是这个词从孟瑞嘴里说出来婉转又动听,晚上睡不着的时候,他就希望自己的耳朵变成一台留声机,可以记住这个声音,然后在脑海里来回重复播放。
今天他想再听一次。
“还早,不忙。”王博文迂回地说。
孟瑞却懵逼起来,哪天这死小孩不是着急挂断视频?今天这是怎么了?
他一下就急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王博文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对不解风情的某人无话可说:“算了,挂了。”
“宝宝别挂!”
王博文歪打正着听到想听的话,心里得意,嘴上却故意说:“没事,明天不是要出差吗?早点睡吧。”
孟瑞收回手,试探着问:“让我多看看你行吗?”
王博文觉得不好意思:“干嘛?又不是见不着了……”
“还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呢。”孟瑞语气蔫蔫的。
王博文最见不得他这委屈可怜的样儿,在心里盘算了下时间:“下个月,下个月就回去。”
孟瑞眼睛发亮:“下个月1号?”
“嗯……大约中下旬吧。”
孟瑞又蔫了:“噢……”
“回去陪你过圣诞节。”
“噢……”
“还有生日。”
“噢……嗯?生日?”
王博文莞尔:“对呀,你的生日,不记得了?”
“记得,记得。”孟瑞自己当然记得,他只是没想到王博文居然也放在心上,顿时美得冒泡,眼角眉梢爬满笑意。
“想要什么礼物?”王博文看他高兴,也跟着有了兴致。
孟瑞托腮认真思索片刻,认真道:“想要你永远不离开我。”
王博文愣了愣。
“永远”这个词太假大空,可他这次却想信了。

出差回来后,孟瑞参加了一个圈内聚会。
场子是他一个相熟的朋友撺的,他不方便中途退场,眼看时钟走过晚上9点,他猜王博文这个时候应该起床梳洗完毕,便偷摸出去找个角落给王博文打电话。
王博文今天也忙,匆匆说两句就要挂电话,最后还不忘嘱咐孟瑞少喝酒。
“嗯?为什么?他们都说我酒品很好,喝多了也不发酒疯。”
“他们?”电话那头语调骤然上扬。
孟瑞忙解释:“就我那几个朋友,偶尔一起喝酒,等你回来介绍你们认识。”
王博文轻哼一声。他倒不是怕孟瑞喝多了发酒疯,只是想到他们俩第一次亲吻就是在孟瑞喝醉了的情况下,还磕破了嘴,而这事孟瑞貌似到现在都没想起来,他心里难免紧张纠结。
“少喝点,保持清醒,别给人……”占了便宜。
最后四个字王博文没好意思说出口。
孟瑞被管得心里美滋滋,主动保证最多喝三杯,红酒。
挂了电话,他掐指一算还有半个月他的小孩就回来了,脚步都变得轻快起来。
行至拐角处准备回包厢,意外地听见拐角那头传来几个女人的对话声。他不爱听人墙角,可是听见自己的名字,还是不由自主停下脚步。
“谁想到孟少爷居然是个同性恋啊?怪不得退了和王雅熙的婚事。”
“啧啧啧,居然搞自己的小舅子……他也真下得去手。”
“最意外的该是咱们敏敏吧?真心错付,白白浪费这么些年时间。”
这话听起来像是在心疼,语气中却是满满的揶揄。
果不其然,一旁的余泽敏立马被挑出火来:“别说了,糟心,当年我以为孟瑞总算没瞎眼,把王雅熙那丑八怪给甩了,谁知道又让王博文那个男狐狸精给勾了去。”
立刻有人附和:“就是就是,你看那个王博文,长得细皮嫩肉的,一看就……”
“诶他当年不是害过王雅熙好几次嘛?你们说他是不是从那时候就打算勾引自己姐夫?”
“你这么一说……天哪好可怕哦,男人也这么有心机?”
余泽敏冷哼一声,得意道:“他有心机?算了吧!蠢得无可救药,我略施小计,就让孟瑞和王雅熙跟他反目成仇,连张嘴解释的机会都没给他,你们说他是不是蠢到家了?”
余泽敏如今恨极了王博文,把得不到孟瑞的所有原因都归咎到他身上,再加上喝了点酒,越发口无遮拦。
其中一个女孩掩着嘴大惊小怪:“那事儿是你干的?听我爸说王雅熙在医院里躺了好几天,敏敏你也不怕弄出人命?”
“呵,就算出了人命也是他王博文的责任,关我什么事?”
另一个女孩则继续冷嘲热讽:“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孟少爷不还是选了小舅子?说不定当初你认了这事儿,他看上的就是你……”
然而话还没说完,女孩突然收声,视线越过余泽敏的肩头往后看,满脸惊恐。
余泽敏转过身来,登时惨白了一张脸。
在背后嚼人舌根的时候当事人突然出现在面前,谁能想到会有这么巧的事?
孟瑞面如寒霜,嘴唇紧紧抿成一条线,还未出声就把余泽敏吓破了胆。
她哆哆嗦嗦半天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孟瑞不紧不慢地上前两步,她一低头就看见孟瑞攥得咯吱作响的拳头,手背青筋爆出,似乎下一秒就要挥在她脸上。
可孟瑞到底还是没有打女人,冷冷扔下一句:“余小姐不要忘了自己说过的话。”便大步走开了。
后来余泽敏被孟瑞押着去王家道歉,并将当年的事情解释清楚,传出去引来圈内一片唏嘘。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进入十二月,桌面上的日历又往后翻了一页。
王博文看向窗外,秋末冬初,是最萧条寂寞的时候。
最终他还是回来得比预想中要早。
十二月初的某天晚上,两人视频,孟瑞把镜头拉得特别近,王博文就看见他嘴巴一张一合不停地说,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你转过去我看看。”王博文命令道。
孟瑞是何许人,拿起手机举到背后,装模作样给他看:“咋啦宝宝?”
王博文又是何许人,视力1.5,眼睛比鹰尖,从一晃而过的画面中捕捉到了异常之处——墙面比孟瑞家里的白,他不在自己家。
“你在哪儿呢?”王博文状似无意问。
孟瑞面不改色:“在家呀。”
“哦。”王博文心里已经有了计较,傻乎乎的孟瑞却还以为自己的表演天衣无缝。
过了两天,王博文跟孟瑞说今天比较忙,整个白天都没法联系,孟瑞不情不愿地答应了。
王博文挂了电话转脸就坐上回国的飞机。
他是在美国时间的清晨上的飞机,等到了中国这边还是早上,他坐机场大巴到市区里,先慢条斯理地吃了顿早餐,然后打车往孟瑞公司去。
公司在大厦林立的市中心位置,大清早刚刚开门,王博文便拉着行李箱进去,前台小姑娘一边绑头发一边说孟总今天还没来,他便不声不响地坐在一楼大厅的座位上等。
于是总经理助理小孙匆匆进门时,顺着前台姑娘手指的方向看见角落里坐着的人,直接吓得三魂去了七魄。
“您您您怎么来了?”说话都开始结巴。
王博文认得小孙,对她拽着自己不撒手的印象极其深刻,嘴角噙着微笑道:“我找孟瑞。”
小孙咽了口口水,果然只有老板娘敢直呼老板大名。
“孟……孟总他今天请假了。”
王博文眉梢微微一挑:“干什么去了?”
小孙心里叫苦不迭,怕什么来什么,她只是一个小助理,她也很无奈呀!
“啊,我想起来了,孟总昨天说他要去别的公司参加一个什么会议……”小孙说到一半自己都编不下去,王博文清澈透亮的眼睛直直地看着她,叫她实在说不出谎话来。
将孟瑞的去向和盘托出后,小孙苦着脸摸着自己的良心,偷偷在心里向孟总鞠躬道歉。
“对了,”王博文走了两步又返回来,“不要通知他,我要给他一个惊喜。”
小孙只得把掏到一半的手机塞回口袋,看起来像要哭了。
对不住了孟总,我只是觉得……老板娘的地位跟您比起来还是高那么一丢丢……您一定会原谅我的吧嘤嘤嘤!

评论(9)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