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等童话(四十一)

孟瑞往前凑了凑,把手伸到王博文背后,抓住他僵硬的手腕,王博文知道挣不过他,索性没有动。
没成想孟瑞只是用指腹轻轻摸了摸那伤口,然后把他袖口拉下来,帮他遮盖好。
“想吃什么?”孟瑞问,“包子,面条,还是烤冷面?”
王博文手上还紧紧捏着玻璃瓶,手心里的汗都沾到瓶身上,他看了一眼孟瑞右手上扎着的蝴蝶结,说:“随便。”
得到回应的孟瑞松了口气,翻身下床穿上衣服,走出房间没多久又回来了,试探着问:“一起出去吃……好吗?”

王博文把瓶子偷偷塞进枕头底下。
即便知道孟瑞已经看过,他还是想把它藏起来,这已经成为他的习惯。
两人一起到小区附近的早餐店吃饭,期间高明枫打来电话,说今天有事不过来了,嘱咐他好好吃饭。王博文一边应下,一边把小笼包塞进嘴里。
他出门前就带上了手表,只要抬手就能看见银色的钢表带在袖口下若隐若现,每次都落入对面的孟瑞眼中。
“阿黄吃早饭了吗?”孟瑞问。
王博文没抬眼,用筷子戳碗里的蒸饺:“走之前给它添过狗粮了。“
“嗯。”孟瑞又问,“零食它爱吃吗?”
王博文点头:“它什么都爱吃。”
“那下次再给它带些别的尝尝。”
孟瑞吃完放下筷子,专心看王博文。小孩吃得心不在焉,嫌弃地把面碗里的榨菜香菜全挑出来,最后统共也没吃上几口就扔下了。
“点太多了,根本吃不下。”语气中颇为抱怨,似乎很心疼被浪费的食物。
孟瑞看着他撅嘴不满的样子,终于露出今天的第一个笑容:“都是我不好,下次你来点,行吗?”
王博文不置可否,接过孟瑞递过来的纸巾擦嘴,像是也感觉到两人之间的对话太暧昧,默默别开脸。
结完账走出去,孟瑞跟在后面道:“今天有什么安排?”
王博文看了他一眼:“没有……哦不,在家写歌。”
孟瑞明显感觉到小孩不再像之前那样抗拒自己,心中欢欣雀跃,却不太敢表露在脸上,小心翼翼提议道:“带你出去玩好不好?天气挺好的,说不定能给你不少写歌的灵感。”
王博文走在前面,半晌没说话。
孟瑞话刚出口就觉得自己太急躁冒进了,小孩还没完全接受他,他昨天已经登堂入室,今天就妄想携手同游,简直得寸进尺。
他在心里把自己从头到脚骂了个遍,身体还是亦步亦趋地跟着王博文往前走。
走到楼梯口,王博文突然站住了,孟瑞也跟着站定,以为小孩准备对他下逐客令。
“好啊。”他听见王博文说。

幸福来得太突然,孟瑞手忙脚乱地查地图,开启导航带着王博文绕出市区,驶上高速。
“冷不冷?要不要开空调?”
“座椅舒服吗?椅背要不要再往后调些?”
“大概有两个多小时的路程,要方便或者想吃什么,提前跟我说。”
“这会儿往南边开,晒不晒?可以把遮光板打开……”
王博文捧着热奶茶,臂弯里夹着软乎乎的抱枕,舒服地窝在座椅里,完全不理解孟瑞在他耳边絮絮叨叨个啥。
只有孟瑞自己知道,他高兴得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就想把他的心肝宝贝儿伺候舒服了,不让他有一丁点不满意。
更何况昨晚上……孟瑞又看了一眼副驾的座椅,早知道来之前带个软垫了。
幸好路程不算远,而且王博文并没有那么娇气,走到半路上就歪着脑袋睡着了。路边阳光下的树影一段一段掠过他酣睡的面庞,孟瑞总是忍不住侧头去看,恬静的小孩美好得像一幅画。
经过服务区,孟瑞也不想吵醒他,以最快的速度去超市买了些零食,匆匆拎上车。
关车门加上启动车子的引擎声还是弄醒了王博文,他皱了皱眉,咂巴几下嘴,小声咕哝着问:“到哪儿了?” 白皙的脸蛋透着粉红,嘴唇光泽水润,孟瑞强忍住扑上去啃一口的冲动,把零食塞他怀里说:“再有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王博文半睁着眼睛,迷迷糊糊地从塑料袋里挑了一包薯片拆开吃,脑袋还左摇右晃的,嘴巴里咬得嘎吱嘎吱响。
如今的王博文一身少年气还没有褪干净,任谁都看不出他已经是个27岁的大男孩了。纵然他经历过那样黑暗曲折的一段人生,却没有对这个充满恶意的世界心生怨怼,眼神依旧清澈纯粹,心中依然保留善良。而岁月也投桃报李,不舍得在他身上留下任何沧桑的痕迹。
孟瑞心想,真好,一切都还来得及。
来得及在尚且年轻的时候找到你,来得及让我在从此往后的大半生里好好照顾你。

抵达那片人工海滩的时候,已经接近午饭时间。
王博文下车伸了个懒腰,嘴巴撅起来:“大老远的就跑这儿来啊?又不是真的沙滩……”
孟瑞心知他刚醒来的时候脾气不大好,耐心地牵着他走到海边上:“下回时间不紧张的时候带你去热带城市看海,好不好?” 海风直吹脑门,王博文慢慢清醒过来,甩开孟瑞的手,别扭地抱着胳膊环顾周围景色。
海虽没有南方蓝,天空却是一碧如洗,海浪层层叠叠卷起,在岸边留下一圈圈白色泡沫。
沙滩虽然是人造,但是由于地理位置远离城市喧嚣,沙子也都是千里迢迢从南方海滨城市运来,干净又细腻,天朗气清时分,一阵风吹过来,多少还是能让人生出些身在海边的心旷神怡之感。
此时海滩上人很少,空旷的岸边零星分布着几对小情侣,天气微凉,也没有人在这个时候下水嬉戏,四周只能听到轻缓的海风和海浪声。
孟瑞把身上的外套脱下,罩在王博文身上:“小心着凉。”
王博文起初想拒绝,孟瑞按着他的肩膀不让他动,他回头看见孟瑞里面就穿了件衬衫,比他穿得还要少,有些不好意思地掀起衣服的一角:“你也来点儿呗……”
孟瑞按住他的手,从背后轻轻揽住他的腰,下巴在他肩上蹭了蹭:“没事,这样就不冷了。”
王博文眨眨眼睛,居然觉得挺有道理,只纠结了一会儿就乖乖不动了。
两个人在海边吃了午饭,然后接着逛。王博文童心未泯,在岸边走两步就蹲下来扒拉地上的沙子,饶有兴致地把找到的贝壳擦干净塞口袋里,孟瑞默不作声跟在后面,偶尔掏出手机来偷拍。
说是偷拍,他猜想王博文不是完全没有察觉,毕竟起初的两张他连闪光灯都忘了关,按下快门便发出“咔嚓咔嚓”的突兀音效,王博文却像没事人似的,继续昂首阔步走在前面,把后头的人当空气。
太阳西下时,两人准备打道回府。孟瑞叫王博文在原地等一会儿,他去把车开出来。
王博文百无聊赖地用脚踢地上的沙子,刚才他想脱鞋子赤脚踩踩沙滩,遭到孟瑞严肃地拒绝,说天凉容易感冒,还说沙子里不干净,万一碰伤脚怎么办?
思及于此,王博文仰天翻了个白眼,看着孟瑞远去的背影,偷摸蹲下来开始脱鞋子。
“天哪,你快看看人家多浪漫!”海滩边传来一个姑娘的叫嚷声,王博文循声望去,一对情侣正站在前方不远处,指着地面猛瞧。
“这有啥,你要喜欢,我回去给你写满满一面墙!”年轻男孩不屑地大声道。
姑娘装模作样踹他一脚:“就你那烂字,没把我看吐就阿弥陀佛了!”
王博文好奇心被勾了起来,顾不上脱了一半的鞋子,站起来走过去,跟那对小情侣一起往地上瞧。
地上是简简单单五个字加一个符号——孟瑞♡王博文。
字体遒劲有力,连爱心都画得圆润饱满。
王博文一怔,他记得自己刚才明明走过这里,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看到。
“王……博……文……这是个男人的名字吧?”旁边的男生疑惑道。
“弄不好人家女孩就叫这个名字呢,再说,就算是男的又怎么样?”
那对情侣还在叽叽喳喳争论不休,声音却随风飘远,进不了王博文的耳朵。
他不转睛地盯着沙滩上的字,脸上悄悄爬上一层红晕。

回去的路上,王博文头靠着车窗望窗外,孟瑞见他没有睡意,便打开车内音乐给他听。
听了四五首,王博文发现里面大多都是自己作曲的歌,他也跟着哼了几句,清亮的声音在狭小密闭的空间里被无限放大,孟瑞双手紧握方向盘,看着前方的路,嘴角慢慢上扬。
“你怎么知道那里有海?”王博文突然没头没脑地问。
“报纸上看到的。”孟瑞说。
王博文撇撇嘴,显然对“报纸”这种老年人读物表示无语。
他生在首都长在首都,从小就想看看海的模样,六岁以前想跟妈妈一起去,六岁以后便想跟……
这个愿望原本遥不可及,他早就做好埋藏一辈子的心理准备,没想到居然在今天毫无预兆地实现了。
有种卸下重担的轻松,更有丝丝缕缕的甜味蔓延上来,像在喉咙口刷了一层蜜,咽口唾沫都是甜的。
他享受这感觉,却又害怕幸福短暂,害怕稍纵即逝,心里有个小人在左右摇摆,咬着手指踌躇不前。
孟瑞等了一会儿没听到下文,没什么底气地问:“喜欢吗?”
王博文脑袋一个激灵,猛然反应过来自己在想什么,他觉得自己又傻又荒唐,于是假装没听到,扭头闭上眼睛。
孟瑞便没再说话,伸手把车内音乐关掉。
车子平稳地在路上行驶,很快就到了王博文的住处。
孟瑞刚想出声叫醒他,看见他微微颤抖的睫毛,又改了主意。俗话说,你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机了。
他从口袋拿出一样东西,放在手心里捂热,然后执起王博文的左手,把他的手表摘下来,轻轻把准备多时的东西换上去。
王博文眼皮抖得更厉害,却固执地不愿睁眼,直到孟瑞下车,打开副驾驶那边的门,伸手要抱他下来,他才“悠悠转醒”,抬手揉了揉眼睛:“到了啊?”
孟瑞微笑点头,也不戳穿,跟在后面把人送上楼。
到了楼上,王博文站在门里面,从半开的门里看孟瑞垂在身侧的手,那蝴蝶结还立在那里,跟他的打扮毫不相衬,看着有些好笑。
孟瑞依依不舍,然而他的小孩不可能再留他过夜,他只得柔声道了晚安,刚转身走两步,想到什么又回过头来。王博文还站在门口,对上孟瑞的眼睛,目光躲闪了下。
“如果有人敲门,不要随便开门。”孟瑞叮嘱道。
王博文心想,除了你也没别人了。
接着他突然记起昨天晚上在这门口的吻,脸又开始发烫。那是他和孟瑞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接吻。
想到这里王博文舌尖发麻,匆忙应了一声,然后关上门。
走进屋里,抬起左手腕,腕上的东西从手表变成了一条手串,深棕色的珠子颗颗圆润剔透,沾了体温后更显润泽,在光照下泛着柔和低调的光。
用手指盘弄几下珠子,王博文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他隐约记得装睡的时候是孟瑞塞进去的。
盒子秀雅古朴,里面放着从他手上摘下来的手表,手表下面压着一张小卡片,上书:平安喜乐,事事顺遂。
字体很熟悉,和今天在沙滩上看到的别无二致。
王博文回到房间,将盒子放在桌上,又从枕头下面把布丁瓶子拿出来,并排放在一起。
桌子角落里放着那只旧手机,王博文想了想,拿起来按电源键开机。
他盯着屏幕看了会儿,才点进信息界面。
信箱里还是孤零零的只有一个对话框,最近的一条信息是今年的5月18日,来自他曾经发了许多年的、一直没有回应的手机号。
『生日快乐,我爱你。』
整整六年,一字不差的信息内容,铺满整个屏幕。
王博文看了许久。
从昨夜到现在,他接收到孟瑞的无数个“喜欢”和“爱”,这几个字掰开揉碎了他都认识,可是组成一句话,似乎就有些看不明白了。
然而身体却作出了最真实的反应,心头像有潮水源源不断地涌动,浇灌在干涸的心田上,有新鲜的植物从被滋润的泥土里破土而出。
即便曾经埋首低到尘埃里,也能在悉心养护下开出美丽的花来。
最终王博文还是没舍得把刚戴上的手串摘下。

评论(17)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