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等童话(三十三)

孟瑞大病了一场。

许是多年没有生病,连感冒发烧都屈指可数,所以这次病得来势汹汹,像要把这几年积攒下来元气都耗光。

他请假在家躺了几天,一直头疼脑热地没什么好转,刘管家忍不住给孟夫人打了电话,她第二天就从国外飞回来,押着孟瑞进了医院。

“你呀,工作也别太拼了,公司能运转扩大到如今这个程度,我和你父亲已经看到你的能力,公司里还是有不少值得信赖的老员工的,你不需要事必躬亲。”孟母坐在病床边一边削苹果一边道。

他们夫妻俩这些年一直在外奔走,和儿子从小就不太亲近,但这不代表她不关心孟瑞,看着孟瑞不过几天就瘦了一大圈,脸颊都凹陷进去,心里一阵紧似一阵地疼。

她这个儿子哪里都好,做事认真、工作拼命、洁身自好,没有一点其他二世祖身上的纨绔习性,从来就不让她操心,除了……

“等出院了去相相亲吧,妈给你挑了几个门当户对、人品又好的女孩,你成了家,多个人来照顾你,爸妈也好放心。”

孟瑞摇摇头,张开毫无血色的嘴唇说:“不用,我还不想结婚。这次是个意外,以后我会照顾好自己,不会再让爸妈担心。”

孟母被他的话噎住,良久才说:“余家那个小姐你觉得怎么样?妈妈瞧着她挺好的,人看着聪明机灵,而且是王家的亲戚,也算知根知底。最难得的是她对你一片痴心,听说这些年推掉不少好亲事,为你一直等到现在。”

孟瑞默默忍着母亲把话说完,脸上露出一丝阴霾:“别提她,那场火灾究竟是不是她搞的鬼,到现在还没有盖棺定论。”

孟母心头一紧,没想到过去这么久,他还惦记着这件事。

当年孟家和王家解除婚约后不到一周,警方那边就传来消息,说在监控视频里看到余泽敏事发当天曾出现在酒店后厨,因为她和王家有亲戚关系,所以被划入侦查范围。余泽敏被传唤过去后显得很惊慌,但是矢口否认火灾与自己有关,她说只是对表姐订婚宴的酒店很好奇,刚好路过所以进去看看,带她进后厨的服务人员也证实余小姐只是参观一番,然后就走了。

虽然疑点颇多,但是警方找不到其他有力证据,余泽敏这条线只能被搁浅。

“她一个姑娘家,哪有胆子做这种事?这事情八成是个误会,你不要因此戴着有色眼镜看她,况且那次也没闹出什么大事来,你好好的,雅熙不也好好的嘛?”孟母继续劝道。

她始终认为那场火灾是导致孟瑞和王雅熙分开的潜在原因,临近订婚却发生这种不吉利的事情,导致两家和两个年轻人之间产生难以修复的嫌隙。然而火灾最大的责任在于酒店消防设施不够完善,怪不得其他任何人。

孟瑞脸色更加严肃,紧抿着唇半响才开口道:“可是文文受伤了。”

孟母手一抖,手上削着的苹果皮断开,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她强装镇定道:“那也是意外,再说也不曾伤及性命,他还年轻,慢慢调养一定能痊愈。”

孟瑞喉结滚了一下,僵硬的脸丝毫不见松弛:“妈,当年跟雅熙分开,确实是因为我移情别恋,我没有骗你们。”

孟母心跳得更厉害,她勉强扯出一个笑,把削好的苹果递过去:“来,吃苹果,这苹果新鲜的很,看着就很甜。”

她显然想岔开话题,孟瑞却没有去接,他的表情是从未有过的坦然,酝酿一会儿接着道:“那个人妈妈您也认识,我之前犯傻,不知道珍惜,他走了我才知道他对我有多重要。”

孟母呼吸开始加快,把苹果放下,腾地站起来:“你先好好休息吧,我出去给你爸打个电话。”

孟瑞伸手抓住母亲的衣服下摆,轻轻唤了一声:“妈……”

背过身去的孟母深吸一口气,轻轻闭了闭眼。

孟瑞有多少年没在她面前露出这样近乎恳求的模样了?小的时候,每当他们夫妻俩要出门,小孟瑞就扁着嘴抓住他们的衣角不撒手,眼睛里泪花闪烁,还拼命瞪大眼睛不让眼泪流下来。她知道孟瑞是舍不得他们走,他们夫妻事业心重、心比天高,最后还是会狠狠心挥开他的手,敷衍地哄骗他说“爸妈很快就回来”。

可是如今她却无法像当年那样狠下心来。

孟瑞这些年的纠结和痛苦,她也不是完全没有看到。她想着孟瑞一直那么听话,按照他们的要求一步一步长大成人,她认为孟瑞会遣散那些不该出现在他身上的不理智,会在他给自己规划好的道路上继续前行。

毕竟是她生的儿子,孟瑞从小就像极了她,做事充满目的性,没有任何外力能打乱他的步调、搅乱他的人生轨迹。

除了那个人,那个在所有人意料之外的人。

孟母转过身来,努力压下心头的不安,一字一句道:“小瑞,妈妈是过来人,你对那孩子只是愧疚和执念,因为他失踪了,你的感情无处释放越堆越高,这才让你产生不切实际的幻觉。你从未对人有过这样复杂的感情,理解偏差也很正常,暂时放不下也没有关系,可这并不妨碍你试着去接纳别的感情。”

孟瑞早就知道母亲对他的心思似有所觉,听了这番话倒也不觉诧异。

“没有必要去尝试,我很清楚我对他的感情。”孟瑞抬起头看着母亲的眼睛,表情坚定而温柔,“我爱他,并且这辈子只会爱他一个人。”


第二天,孟母就坐飞机匆匆离开,走之前甚至没有再来医院看孟瑞一眼。

孟瑞回想起母亲昨天临走前失望的眼神,抿唇笑了笑,似在嘲讽自己。他了解自己母亲的清高的秉性,知道她一定不会大吵大闹,也不屑于用各种手段给自己施压,甚至都不会告诉自己的父亲,所以他昨天干脆掀了自己的底。

这些话迟早要同他们说明白,他早已下定决心,无论能不能把他的小孩找回来,也不管父母能否接受,他余下的大半生除了和王博文在一起就是孤独终老,不会再有第三个选择。

他伸了伸腰,觉得身体恢复不少,刚准备下床走动走动,病房门就被敲响了。

“孟总下午好,我们俩代表公司全体员工来看您。”小孙捧着一束花走在前头,后面还跟着个面生的女孩提着果篮。

孟瑞微笑着招呼她们坐:“一点感冒发烧而已,用不着你们劳师动众。”

小孙有些紧张,她原以为病房里会有其他人在,她们俩来放下东西就能走,所以没做太多准备,谁晓得病房里只有孟瑞一个人。她面对孟瑞有种下属对上司天然的敬畏,哪怕是躺在病床上的孟瑞。

她双手搓搓膝盖在心里给自己加油鼓劲,然后恭敬道:“几个部门经理都说要来看您,无奈公司里太忙走不开,只好派我们俩小喽啰作为代表来走一趟。”

孟瑞问了她一些公司这几天的情况,小孙一一汇报,然后毫不意外地冷了场。孟瑞没叫她们走,还给她们人手塞了几个水果,让她们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小孙尴尬得快要出汗,用眼神示意身边新来的姑娘说话暖场,那姑娘平时叽叽喳喳怪能说,见了孟瑞就跟石化了似的,除了张着嘴发呆啥表情都没有。

就在她一咬牙一跺脚准备说“孟总我们不打扰您休息这就先走了”的时候,病房门再次被敲响,一个长发及肩的女孩捧着花走进来。

“你怎么来了?”孟瑞望着门口有些惊讶。

王雅熙笑眯眯道:“怎么,不欢迎啊?”

孟瑞也笑了:“哪有。”

小孙不知道来人的身份,忙拉着身边的傻姑娘站起来。

“这两位是我公司的同事,这位是王小姐。”孟瑞随意介绍道。

三人并没有互通姓名的必要,互相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这下来了其他人,小孙就更不好突兀地说要走了,只能继续坐下,保持微笑当人肉背景板,闲来无事偷偷打量刚来的女孩,猜测她和孟瑞的关系。

“听说你要结婚了。”孟瑞道。

王雅熙眉梢微挑:“消息传这么快?我们都还没公开呢。”

孟瑞坐直身体,笑了笑说:“王家大小姐和周家公子如此登对,他们一天到晚喊羡慕,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王雅熙面上表情不变,心里却泛起一层涟漪,曾几何时,她和孟瑞也是别人眼里的一双佳偶。

不过那都是陈年旧事了,王雅熙很快调整好情绪:“那到时候孟大少爷可要莅临赏光哦,我这里好几个待字闺中的姐妹向我打听你会不会来呢。”

王雅熙这些年不仅身体越来越好,人也越来越开朗,两个人偶尔碰到了也能开几句玩笑,这让孟瑞安心不少。王雅熙毕竟同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虽然他从未对她抱有过男女间的情爱,但终归还是将她当自己的妹妹看待,如今她过得好,还有了好的归宿,他从心里替她高兴。

“你这样说我都不敢去了。”孟瑞开玩笑说。

“难不成你还真打算孤独终老?”王雅熙也开玩笑回敬他一句。

孟瑞闻言突然沉默不语,笑意也从脸上尽数散去。

王雅熙自觉言语有失,过了半晌问:“你还在找文文?”

听到“找文文”三个字,昏昏欲睡的“背景板”小孙一个激灵,陡然精神起来。

孟瑞点点头。

王雅熙说:“这些年我爸那边也在找,也不知道文文跑哪儿去了,居然一点痕迹都没留下,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孟瑞没想到有朝一日能和王雅熙坐在一起平心静气地聊王博文,他心中百转千回,最后剩下的只有苦涩和无奈:“他可能不想再看见我了。”

王雅熙轻叹一口气:“不止你,我猜他谁都不想见。”

当年她明知道以王博文的性格就算把这份感情闷在心里一辈子也不会让孟瑞知道,却还是当着面亲手戳穿了他的羞于启齿的感情,逼着他远离孟瑞。

虽然以她那时对孟瑞的执着,哪怕时光能够倒回,她可能还是会这么做。但是现在回想起这么做的原因,说到底不过是她对自己太没信心罢了。

她从小就心思敏感,看到那些短信后再联系之前的种种,顿时便恍然大悟。孟瑞对她很好,可永远只是哥哥对妹妹的尽心尽责的照顾,而不是对王博文那样澎湃又隐忍的感情。

王雅熙曾以为自己作为姐姐无可挑剔,甚至可以称得上以德报怨,她努力对王博文好,努力扮演一个好姐姐的角色,让旁人指摘不出她一点错处。而想明白的她,觉得自己不过是打着善良的名义,满足了自己事事都追求完美的私心罢了。

他们所有人都在无形中给王博文施加了沉重的压力,逼得他无力前行,逼得他走投无路。

小孙在一旁看看孟瑞又看看王雅熙,脑补了一出豪门恩怨的大戏。她现在可以确定眼前这个女孩是孟瑞的前未婚妻王雅熙,王博文同父异母的姐姐,这个名字她在王博文详细的个人资料上看到过。

可是他们俩的聊天内容怎么……越听越奇怪?

孟瑞并没有继续满足小孙的好奇心,他没再说话,放在身侧的手慢慢握拳,目光望向窗外,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王雅熙走之前犹豫再三,回头对孟瑞说:“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我爸那边最近似乎查到点眉目。” 

孟瑞猛地抬头,整个身体都绷直了:“什么?”

“他不相信文文能呆在国内六年都查不到痕迹,所以一直关注出入境那块,昨天他接到一个电话,说有个人的入境资料看着很像文文,不过目前还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

孟瑞心跳如雷,手心都沁出汗来。

王雅熙瞧他期待的模样,怕他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接着道:“不过你也别抱太大希望,之前爸爸那边也接到过几个消息,结果核实后都不是。毕竟中国这么大,特征相似的人太多了。”

送走王雅熙,小孙立刻接到新任务,带着新人姑娘匆匆往回赶。

路上新人后知后觉地问:“刚才那个女的……是不是和孟总关系不一般?”

小孙斜睨她一眼:“嗯,前未婚妻,那个搞金融的王烨霖知道吧,是他唯一的女儿。”

新人姑娘掩嘴倒抽一口气:“那那那孟总怎么没跟她……她那样的家世孟总都看不上?”

小孙对这姑娘的迟钝感到无语。

孟瑞哪里是看不上,分明是为了真爱横眉甘受千夫指,背德弃义也在所不惜好吗。

她懒得多费唇舌跟这笨丫头解释,拿着孟瑞给她提供的电话去航空公司调资料去了。


三天后的晚上,孟瑞来到南山风景区,沿着蜿蜒曲折的小路爬到山上。

接到王雅熙的消息后,他直接办了出院手续,叫小孙去查航空公司那边,自己则动用所有人脉查全市的酒店和交通。

衣食住行是人最基本的生存需求,他如果刚归国暂时没有落脚地,一定会选择入住酒店。

然而需要排查的基数太大,一时半会儿很难查到有用信息,他厚着脸皮给王烨霖打电话,在百折不挠的追问下,王烨霖透露说他查到的线索也尚无眉目,几个相似度较高的资料全都是外国籍入境本市的记录,不排除王博文改掉国籍回来的可能性。而护照不如居民身份证那样好查,所以还需要些时间。

孟家在国内根基不算深厚,他自己的人脉也远不如王烨霖来得广,这种事情他插手几乎等同于白费力气。

于是他决定换个切入点,把王博文回来之后可能去的地方通通找一遍。

今天已经是孟瑞这些天来第五次来到山上了,他在其他觉得有可能的地方都安插了人手,一有风吹草动他立刻会接到通知,唯独这南山上,他没有调遣人过来。

王博文走后不久,他在挖地三尺般的疯狂找寻中,终于得知王博文的身世,了解了这幢摇摇欲坠的房子对他的的意义。

每当来到这里,孟瑞就会想到那天在这屋子阁楼里的小孩,撕掉了保护自己的层层铠甲,脆弱又无助地扑进自己怀里,一声又一声地喊着“哥哥”。

那才是小孩原本的样子吧。

可惜当时的他并不懂。

经过山上大片的桃林,山间的风将树枝吹得哗哗作响,秋天没有花也没有果实的桃树在黑夜里显得单薄而孤寂,墨绿色的树叶随风飘落在地上,静静等待被泥土掩埋。

眼看离那幢房子越来越近,孟瑞不由得加快脚步,可走到跟前,他的脚步又莫名地慢了下来。

踩着泥土的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他屏住呼吸,小心得像是怕惊动山里已经入睡的生灵。

走到跟前,他甚至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等待眼前模糊的重影慢慢合到一处。

靠近路边的泥土地里插着一株低矮的树枝,枝上无花也无果,只有几片尚且鲜嫩的叶子摇摇欲坠,已经在风中落下好几片来。

评论(10)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