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等童话(二十九)

孟瑞自作主张把新来的护工辞退了,事事亲力亲为。

王雅熙已经可以自行下床走路,于是孟瑞几乎整天都在王博文那里,晚上也不回去睡觉,靠在病房的沙发上和衣而眠。

“你未来老公人真不错,对小舅子都那么上心,对你一定更不用说了!”来医院看王雅熙的朋友一脸羡慕地说。

王雅熙勉强笑笑,心里难言的酸意却越来越浓。荒唐又可怕的想法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她竭力劝服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可孟瑞亲吻王博文手背的画面不停地在她脑海中飘荡。她忘不了那深情入骨的眼神。

手里握着刚修好的手机,王雅熙纠结再三,终于下定决心,深吸一口气点亮屏幕。

手机毫不意外地设置了密码,她从未干过这种窥探别人隐私的事,紧张得指尖都在颤抖。先输入王博文的生日,没有解开,之后又不抱希望地先后输入了父亲和自己的生日,还是密码错误。

没能解开反而让她松了口气。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想看还是不想看,捧着手机发呆时,脑中突然闪过一串数字,她心脏砰砰直跳,再次点亮屏幕,将那四个数字逐一输入。

解开了。

是孟瑞的生日。

王雅熙狠狠咽了口唾沫,扫视一圈没几个图标的干净界面,先点开微信。

里面的对话框屈指可数,孟瑞的对话框并没有被置顶,她点进去上下翻了翻,两人的聊天内容很少,都是日常对话,并没有什么异常言语。

退出微信点开相册,里面照片也不过寥寥几张,与孟瑞有关的只有除夕那天她叫孟瑞给王博文代发的红包截图,还有一张孟瑞模糊的侧影,看光线是在晚上拍的,焦都没对上,而且照片里还有另一个红头发青年,王雅熙见过他,知道他是王博文大学里的朋友。

最容易隐藏秘密的两个地方都看似正常,王雅熙紧绷着的身体慢慢松弛下来。她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想多了,为了安全而用别人的生日做解锁密码,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即将要关闭手机的时候,无意中瞥见界面左下角的信息图标,她犹豫了会儿,拇指一动,轻点进去。

里面只有一个对话框孤零零躺在那里,连广告信息都没有一条。那唯一的对话框没有署名,是一串手机号码,王雅熙只看一眼就愣住了。

她来来回回看了几遍,确认这是孟瑞上中学时曾经用过的手机号。有一次他手机丢了,换手机的同时干脆申请了个新的号码,将这个号码弃用了。

她对数字非常敏感,亲近的人的号码她都能记得,何况是孟瑞用了许多年的手机号。


王博文的单人病房里,孟瑞在用毛巾给他擦手,右手擦完换左手,原本白嫩的手背已经被针打得红肿不堪,上午的吊瓶刚挂完,左手上的留置针被医生拔掉,说下午要换个位置重新打。

“晚上想吃什么?我叫李阿姨早些准备。”孟瑞用毛巾轻轻从手背上抚过,然后将他的手放到小桌板上。

从昨天开始,王博文便坚持自己喝水、自己吃饭,能自己做的绝不假手他人。他拿起勺子舀了一口粥放到嘴里,缓缓吞下后说:“随便。”

这答案是在孟瑞意料之中,他用王博文用过的毛巾给自己也擦了擦手,微笑着问:“香菇鸡粥怎么样?把香菇换成口蘑,再叫李阿姨给你做冰糖梨水,喝了对肺好。”

王博文知道他是在补偿自己,跟之前上过床之后的反应如出一辙。可他又感觉有哪里似乎不太一样了,这几天只要醒着就被孟瑞热切的眼神包围着,就算他不会再自作多情,也没办法做到完全视若无睹。 

伸手不打笑脸人,他没力气打人,也不想说话,于是点了点头。

晚上王雅熙过来的时候,王博文刚吃过晚饭。孟瑞将装粥的保温瓶收好,从桌上拎了另一个保温瓶来,打开盖子将冰糖梨水倒进干净的碗里。

王博文伸手要去接,孟瑞忙挡住他的手:“有点烫,放凉一点再喝。”

如今看似稀松平常的照顾行为,落入王雅熙眼中,就不得不被添上另一番含义。

“瑞哥哥,我妈有事找你商量,她在我病房等你。”王雅熙尽量让自己表现得自然一些,顶着笑脸对孟瑞说。

孟瑞注意力完全放在王博文身上,根本无暇抬头看她。他点头应下,接着认真交代王博文如果喝完了等他回来收拾,自己千万不要乱动。

孟瑞走后,王博文用勺子捣了两下甜汤,并不是很想喝。

“文文。”王雅熙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今天感觉怎么样?”

王博文抬起头笑着对她说:“好多了,能自己吃饭了。”

王雅熙意不在此,魂不守舍道:“嗯,我明天出院了。”

“恭喜姐姐,回去也要好好休息。”

王雅熙从王博文的表情上瞧不出任何端倪,他跟平时一样笑得坦然,似乎真的在为她感到高兴。

她想了想说:“我和瑞哥哥的订婚时间推到下个月15号,换了一家新的酒店。”

王博文的瞳孔微不可查地一缩,然后很快恢复笑容,说:“好,到时候我可能要拄着拐杖去参加了。”

王雅熙见他还有心情开玩笑,压在心里的疑虑着实不知该怎样问出口,匆匆说了句“好好休息”,便起身离开。


回到自己病房门口,门虚掩着,她听见母亲和孟瑞在说话。

“酒店已经选好了,各方面条件比之前那家有过之而不及,原本他们近期也是没有空闲的,后来找了门路才……”

“伯母,我觉得订婚宴还是暂缓为好。”

门口的王雅熙眼皮一跳,不由得攥紧双手。

孟瑞对面坐着的方兰馨一脸不解:“为什么?还有一个月时间,足够你们好好调整好心情。再说,该准备的早就准备好了,只是换了家酒店而已。”

“发生这么大的事,案子还没调查出结果,博文的伤势也比较严重,离不开人,现在不是订婚的时候。”

“这就是一起意外,幸好你和雅熙都没事。博文那边我重新给他安排护工,不会耽误他治疗的。”

过了半晌,孟瑞才接下去说话:“抱歉伯母,我还是觉得现在不适宜订婚,我会跟父母说明我的想法,等一切都处理妥当再着手安排接下来的事情。”

听到这里,王雅熙脸色煞白,身体倚靠在墙上半天缓不过神来。

屋里方兰馨还在劝说孟瑞改变想法,说好不容易在酒店插上队云云,王雅熙再也听不下去,扶着墙踉踉跄跄地往回走,走到王博文病房前直接推开门。

王博文刚喝完一碗冰糖梨水,正在艰难地侧身扭腰想将碗放回床边的桌子上。他没想到王雅熙会回来,把碗举在半空中讶异地看着她:“怎么了,姐姐?”

王雅熙急促地喘气,她从未如此惶恐过,这情绪甚至超过了看到那些短信时愤怒。她用哆嗦着的手从口袋里将手机拿出来,放在王博文面前的小桌板上。

哐啷一声,陶瓷碗掉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我对你不够好吗?为什么……为什么要……”王雅熙声音都在发抖。

王博文定定地看着失而复得的手机,好像自己心脏被扯出来撕开摊在空气里,赤裸裸的鲜血淋漓,却无处躲藏。

为什么偏偏在他已经放弃的时候被发现?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曾经做过的事情、抱有过的龌龊想法,果然不可能轻易被抹杀掉。

他低下头:“对不起。”

除了这三个字,他无话可说。

王雅熙似乎没听进他的话,自顾自说:“以前的事……以前的事就当没发生过,我不计较,你能不能……能不能把瑞哥哥还给我?”说到最后,语气中逐渐掺杂了乞求,抽抽噎噎的似乎要哭了。

王博文身体里像被一点一点灌入冰渣子,连带着已经没有热度的心也变得愈加冰凉。直到现在他才明白,他曾经以为的世界上唯一还会对他好的姐姐,其实从来没有相信过他,或许她只是觉得自己太可怜,才善良地选择不计较。

就跟孟瑞一样,可以给他照顾,可以给他关怀,却从来没有给过他一丁点信任。

王博文突然觉得自己可笑至极,总是自作多情地妄自揣测别人的心思,以为只要足够努力,就能改变他们对自己根深蒂固的偏见。

他想,幸好最后一条短信没发出去,不然也不过是徒添一个令人鄙夷的笑料罢了。

王雅熙见他呆坐在那里不说话,以为他不肯放手,急急道:“把他还给我好不好?别的……别的什么都可以给你。”

王博文缓缓抬头看她,大大的眼睛里里空无一物,仿佛一眼就能看到底。

“他一直都是你的呀。”


第二天,孟瑞的手机快被公司的电话打爆,中午他看着王博文吃过午饭,把他安顿躺下,驱车去了趟公司。

处理完事务回来的路上,他把车子开得飞快,他担心王博文趁他不在又不听话。昨天他实在累得不行,闭上眼睛睡了会儿,耳边听见窸窸窣窣的动静,一睁眼就看见王博文两只脚已经着地,正试图要站起来。

小孩太过倔强,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开口呼唤自己帮忙。

路上接到母亲的越洋电话,孟瑞把昨天晚上跟方兰馨说的那番话原样复述给她听,母亲在电话那头沉默良久,最后妥协道:“你考虑好了就行,妈相信你自有分寸。”

其实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坚持这样做,似乎是来自潜意识里的抗拒。

他只知道还有事情没有弄清楚,现在还不能订婚。

挂了电话,孟瑞将车子拐进医院的地下停车场,乘电梯来到楼上,大步流星穿过走廊,走到王博文病房门前,听见里面传来不止一个人的嘻哈笑闹声。

“我觉得你这腿断了,说不定会二次发育,哎呀那你个头岂不是更高了?天哪我好有压力!”孟瑞听出是陈宏茂的声音,他普通话带点口音,辨识度很高。

“你闭嘴!哪有你这样幸灾乐祸的?”一个陌生女生的声音。

孟瑞没有听墙角的闲情,没敲门直接走进去,王博文跟没看到他似的,笑眯眯地说:“如果还想长高,另一条腿也该敲断吧,不然一条腿长一条腿短,也太逗了。”

孟瑞看到王博文的笑颜愣了片刻,他已经很久没见到小孩笑了,也很久没听过他兴致勃勃讲这么长一段话。

病房里的人见有人进来,都默默噤了声。

孟瑞走到病床旁边,才发现除了陈宏茂和他女朋友,还有另一个男生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看着有些面熟。

孟瑞出于礼貌跟几个人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然后无视他们探究的目光,把手上的布丁放进小冰箱里,只从袋子里取了一个出来,摆在王博文面前:“路上买的,医生说可以稍微吃点零食。”

王博文盯着布丁小巧的瓶子看一眼,客气道:“谢谢姐夫。”

孟瑞听到这个称呼心里一沉,抿抿唇没说话,伸手帮他把盖子打开。

坐在沙发上的男生噗嗤一声笑起来:“古有姐夫泡小姨子,今有姐夫喂小舅子,啧,这浓浓的亲情真是感天动地。”

孟瑞皱眉,他记起这个人是谁了,那次他想把王博文从酒吧里带出来,就是这个男生一直在旁边冷言冷语地讽刺阻拦。

男生长了一张剑眉星目的好面孔,旁若无人地笑得恣意张扬,笑完了把跷着的腿放下来,站起来说:“小白你刚才不是说想出去走走?来,我带你去。”

他吊儿郎当地把手从裤兜里拿出来,还没碰到王博文就被孟瑞拦下:“他的腿刚做完手术,不能下床走路。”

“没事儿啊,我把轮椅都弄来了。”男生努努嘴,示意孟瑞看门口。

孟瑞别过头一看,进来的时候没留意,门边上果然放着一架崭新的轮椅。

男生趁孟瑞走神的功夫挤到前面,俯下身就要去抱王博文,孟瑞反应过来一把将他推开:“你别碰他。”

男生人高马大,被孟瑞猛推得一趔趄,脸色瞬间沉下来,冷哼一声跨步上前,气氛剑拔弩张。

陈宏茂和他女朋友看情况不妙,忙过来想打圆场。

然而没轮到他们说话,床上坐着的王博文伸手抓住男生就要攥成拳头的手,对他道:“你扶我过去,走两步没关系的。”

孟瑞怔怔地看着王博文在那男生的搀扶下,慢慢绕过他,坐到轮椅上。

刚要被推出门时,王博文扭头说:“姐夫你回去吧,这里有他照顾。”

孟瑞看着他们还牵在一起的手,弄不清心里涌出的酸涩情绪是什么,他只知道自己不能就这样把小孩交给他。

“他照顾不好你,还是我来……”

“他是我男朋友。”

王博文垂着眼打断孟瑞的话,右手紧紧握着身后男生的手不放,用实际行动证明刚才说的话的真实性。

评论(22)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