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等童话(二十六)

第二天早上,孟瑞久违地喝到了王博文做的咖啡。

王博文本想做好了赶紧去学校,结果刚启动咖啡机,孟瑞就从楼上下来了。

“礼尚往来。”王博文拍了拍咖啡机的盖子,故作轻松道。

孟瑞心情愉悦,笑着说:“谢谢。”

王博文被他看得发慌,匆忙越过他要走,脚下没留神给厨房门口的台阶绊了下,孟瑞眼疾手快地伸手揽住他的腰。王博文将将站稳,不自在地挣开孟瑞的胳膊,也丢下一句“谢谢”便夺门而逃。


“终于舍得来上课啦?”刚走进教室放下背包,陈宏茂就凑过来挤眉弄眼,“昨天跟谁看电影去了?你现在不得了,有情况居然不告诉我……”

昨天陈宏茂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在放映厅里打瞌睡,被手机震醒,迷迷糊糊接起来说在看电影,然后直接挂了。

王博文把课本往外拿,简洁回答:“一个人。”

陈宏茂表示不信:“是上次酒吧亲你的那个妞?还是之前的高个子帅哥?”

王博文白他一眼:“说得我好像饥不择食似的。”说着伸出手,“把你笔记拿给我看看。”

“你就告诉我呗,我保证不到处说。”陈宏茂把笔记本抱怀里,一脸求知若渴,“是不是那个帅哥啊?他每次看到你,眼睛都要长你身上去了!”

王博文无奈:“跟姐姐姐夫一起去的,他们看他们的,我看我的。”

陈宏茂一脸懵逼地松开手,任由王博文把笔记本抽走,缓了半晌才说:“你没事吧?三人行有意思?找虐也不是这么个找法啊。”

王博文没理他,翻开笔记本对照着在自己的书上做备注。

陈宏茂在旁边急了:“诶你那劳什子姐夫到底几个意思啊?一边要订婚一边继续撩你?他是真看不出来你对他有意思?你是不是傻,叫你去你就去啊?就那么喜欢他?他这种人……”

王博文被他连珠炮弹的疑问句吵得脑仁疼,心下烦躁,抬头道:“他哪种人?”

“他这种脚踏两条船的人!”陈宏茂理直气壮地说。

每次说到这个话题就硝烟弥漫,王博文知道陈宏茂是为他好,可他听不得别人这样说孟瑞。

“他没有做错什么,你不要这样说他。”王博文认真地说,“他只是不喜欢我而已。”

陈宏茂出离愤怒了,气得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愤然转身,把满肚子骂人的话都咽了回去,拿起课本发泄似的把桌子拍得震天响。


王博文觉得孟瑞的行为算不上是在撩他,充其量只是照顾罢了。虽然他明确要求孟瑞不要再这样照顾他了,但是当孟瑞向他施舍温暖时,他还是不争气地无法拒绝。

“五一假期有安排吗?”孟瑞把热水摆在桌上,推到王博文面前。

吃完饭刚准备跑路的王博文不得已坐回来,勉为其难喝了一口水:“有一场演出。”

孟瑞眉梢一挑:“又要排练了?”

王博文有些心虚,点头道:“嗯,这次时间紧张,后面几天都要晚回来。”

孟瑞没说话,右手食指在桌面上轻轻敲打,似乎在思考什么。

王博文以为他又想管束自己,结果他敲了一会儿就停下了,淡淡地交代:“晚上回来注意安全。”

王博文后来每每想到这句话,都觉得实在是莫名其妙的多余,因为之后几天,每天晚上他排练完从学校出来,都能看见孟瑞的车停在校门口,每次的理由都是“下班晚了顺路来接你”。

两人回到家推开门,冰糖雪梨汤就已经热气腾腾地摆在桌上,一天不落。

某天晚上喝完汤,王博文躺在床上打了个饱嗝,使劲儿揪了一把怀里皮卡丘的耳朵,心想再这么下去,我可能就要膨胀了。

孟瑞却好像生怕他不知道“膨胀”两个字怎么写,五一文艺演出当天赫然出现在台下观众席,还接了不知道哪个妹子发给他的应援手幅,上面大刺刺印着“王博文我爱你”。

王博文在台上刚唱两句,往台下扫一眼便看到孟瑞有模有样地学那些妹子把手幅举在胸前,笑得阳光灿烂。

心里的小鹿跳出来扑通乱撞到处撒欢,慌得他把词都给忘了。

演唱完毕他羞愧难当,朝台下鞠躬时估算错了距离,脑门砰的一声猛磕在话筒上,趔趄着后退两步,差点摔倒。

王博文从来没在台上这么丢人过,捂着脑门下来迎面就遇上嘴角噙着笑的孟瑞,他瞬间就来了脾气,别扭着想跑。

孟瑞一把逮住他按稳,一手托着他后脑勺,一手帮他揉脑门上鼓起来的大包,嘴上像哄孩子那样耐心道:“好了好了,不疼了,不气了。”

王博文本想推开,可是孟瑞的手掌又大又暖,他忍不住想从他身上多讨些温暖。

孟瑞揉得专注,并不知道小孩心里的小九九。他揉了会儿发现肿包越来越大,颜色也越来越深,不由得拧紧眉头:“这以后还怎么唱歌啊?”

王博文看他一脸凝重,笑容一时没憋住,咧开嘴道:“唱歌又不用脑门。”

孟瑞顿时不说话也不动了。小孩笑得眉眼弯弯,双目熠熠生辉,好看得让人挪不开眼睛。

陈宏茂收拾完乐器从后台出来,就看到这让人恼火的一幕,经过他们身边时冷哼一声,提高嗓门讽刺道:“记歌词用脑子,谈恋爱也要用脑子。”

王博文像被迎头泼了一盆冷水,浑身一僵,然后轻轻挥开孟瑞的手。


两人回到家里,孟瑞叫王博文坐下,自己去拿了药箱过来,王博文由着他在自己脑门上抹味道刺鼻的药油,目光呆呆落在地板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孟瑞有些后悔没把刚才小孩笑着的样子拍下来,想到刚才陈宏茂那句意义不明的话,心不在焉地问:“谈恋爱了?”

王博文突然后知后觉到了疼痛,嘴里嘶了一声,摇头道:“没有。”

孟瑞无端地松了口气。

“你怎么没跟姐姐一起去旅游?”被扰乱的神智好不容易沉淀下来回归原位,王博文把玩着衣服下摆的拉链问。

“公司有事要忙。”孟瑞简单回答,继续给他揉额头。

“那你就去忙吧,不用管我。”王博文心里烦,不客气地说。

孟瑞一点没生气,手上动作也没停下,眼看着肿块肉眼可见地消下去一些才放开手,状似无意地问:“你就这么不想看见我?”

王博文想说那可不,抬头看见孟瑞冷硬得有点无辜的表情,又于心不忍了。

“没、没有。”他别开目光,生怕眼神泄露了自己的情绪。

千方百计躲着你,只是为了保护自己而已。

孟瑞看着他脸红躲闪的可爱模样,眉宇间漾出些许暖意:“今天唱得真棒。”

王博文被他突如其来的夸奖弄得脸红:“哪有,都唱错歌词了……”

“真的。”孟瑞像小时候那样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特别好听。”

王博文心口被他温柔的声音重重敲了一下,刚整理好的心瞬间又乱成一团。


五一小长假最后一天,家里收到来自王雅熙的快递包裹,打开一看满满的都是旅游当地的特产,以某种香辣可口的食物为主。

孟瑞叫王博文做主把它们分了,王博文把东西分成均等的四份,刘管家、李阿姨、孟瑞和自己各一份,自己那份自然是食物占的比重多些。

孟瑞回来瞧见后皱起眉来:“这东西不能多吃,我替你保管。”不由分说将王博文那份里的食物拿走大半。

王博文撅着嘴表示不满:“你自己想吃就直说嘛……”

卖萌还不忘强词夺理一番,逗得刘管家和李阿姨笑弯了腰。

晚上王博文接到王雅熙的电话。

“东西收到了嘛?到那边第一天就给你们寄过去了,喜不喜欢?”

王博文刚再孟瑞的逼迫下喝完汤,躺在床上摸着肚子说:“喜欢。姐姐什么时候回来?”

“已经在候机室咯,一小时后登机。”

这么快?

王博文觉得自己心里涌出的失望情绪十分可耻,强装喜悦道:“欢迎姐姐回来。”

王雅熙在电话那头乐得咯咯直笑:“等我回来了,陪我去个地方好不好?”

“什么地方?”

“好地方,不过暂时保密,你先答应我。”

“嗯。”王博文只得应下。

王雅熙又讲了一些旅游期间的趣闻,心满意足挂了电话。

王博文睁着眼在床上躺了会儿,听见有人下楼出门的声音,应该是孟瑞开车去机场接姐姐了。

他翻身侧过来搂住软绵绵的皮卡丘,用自己的脸颊蹭了蹭它的脸。

评论(2)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