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等童话(二十七)

两章一起更,不要漏掉上一章哟!

……………………………………………

王雅熙自打开春身体恢复后,就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旅游回来第二天就急吼吼来电话约王博文去那个神秘的地方。

王博文担心她没休息够,好说歹说把时间推到了明天。

这天下午刚好没课,他走出校门一眼就看见孟瑞黑色的车停在那里,王雅熙在副驾打开车窗向他招手:“文文,这里!”

王博文无奈,他早就该知道就算是姐姐约的他,无论去哪里,都必然会叫上孟瑞一起。

王雅熙和孟瑞数日未见,一路上叽叽喳喳地讲旅游趣事,王博文从后视镜里偷瞄几眼,孟瑞面带微笑,耐心十足,和对待他的态度似乎并无二致。

可是怎么会一样呢?一定是不一样的。副驾座位已经物归原主,他不过是趁着姐姐不在的日子篡夺片刻的温柔罢了。

他扭头看窗外,不再去看前面两个人。

下了车,王博文看着眼前富丽堂皇的建筑物,大概猜到这是什么地方了。

王雅熙右手挽着孟瑞,左手拉着王博文往里走,王博文不动声色地挣开,默默退到他们俩后面去,王雅熙笑他扭扭捏捏的像个小姑娘,王博文只是笑笑不作声。

三人走进去,立刻就有西装笔挺的大堂经理上前接待:“请问是孟先生和王小姐吗?恭候多时。”

这里果然是他们即将举行订婚宴的酒店,此行的目的是来考察环境。

“我们酒店虽然运营已达七年之久,但是今年年初刚刚重新装修,我们的设计团队一直与时俱进,力求给客人最新、最好的体验。”

王雅熙边听经理介绍,边拉着孟瑞转了一圈,看起来颇为满意:“这家是二姑介绍给妈妈的,长辈们已经陆续都来看过了,就等我们拍板决定,瑞哥哥你看怎么样?”

孟瑞微笑说:“你满意就好。”

王雅熙又转过来问王博文:“文文你觉得怎么样?”

王博文正在走神,闻言先是一愣,然后在心里苦笑,你们订婚干嘛问我的意见?

他点头说好,王雅熙觉得他敷衍,不满道:“文文一点都不关心姐姐的终生大事!”

王博文无言以对,想找个理由糊弄过去,王雅熙突然想起什么,兴冲冲拽着王博文往后厨那边去:“走,跟姐姐去厨房考察菜式。”


在经理的带领下刚跨进后厨传菜处,抬头便看到高高的屋顶上有三个人吊在上面在安装水晶灯。看着就很沉的铜质底盘和框架刚固定好,一个人按住底盘以免晃动,另外两人正将一个个水晶饰品往上挂。

“装修后厨也是我们今年大改造的一部分,传菜口也是我们酒店的门面,希望让路过的客人赏心悦目。”经理不遗余力地自夸。

王雅熙觉得那水晶灯漂亮极了,对孟瑞说以后也要在卧房里装一个这样的。

后厨的有专供客人试吃的菜品,王博文尝了几口便放下筷子,他实在没有像王雅熙那样边听介绍边把每一道菜挨个品尝过去的好兴致。

他靠在边上掏出手机刷微博,觉得这些菜还没有路边的烤冷面好吃。

“这里脏了。”孟瑞修长的手突然从旁边伸过来,指腹在他唇边轻轻一抹。

王博文手一抖,嘴唇被他摸到的地方过电似的一阵酥麻。

没有旁人在场,两个人靠得极近,周围气氛顿时暧昧起来,王博文往后退了一步,犹豫着想要不要说谢谢。

“孟先生,您要看的坐席分布图已经准备好了,请跟我这边走。”酒店经理过来打断了他们,孟瑞蓦然回过神来,点点头,跟他一起出去了。

王雅熙还在那边考察菜品,王博文的心却被刚才的触碰弄得翻江倒海,积攒了许久的念头如洪水般倾泻而出。

他举起手机,点开短信,用微微颤抖的手发了一条:『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这个问题埋藏在他心里多日,他不敢去想,竭力回避,可是每当他努力劝服自己平静下来,孟瑞总是又做出乱他心神的举动,让他隐藏在角落里的小期待按捺不住地蠢蠢欲动。

他又输入一行字,准备按发送的时候,感觉心脏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你是不是有一点喜欢我?』

手指快要按下发送的那一刻,耳边突然传来噼里啪啦的巨大电流声,紧接着一声巨响,后厨的灯瞬间全灭了,接着不知从哪冒出的火星子顺着墙一路滚落,掉在操作台上,顷刻间燃起燎原大火。

王博文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惊得发懵,他紧紧捏着手机,顺着王雅熙的尖叫声摸到桌角,借着厨房那头的火光,才勉强看见王雅熙抱着头蹲在距离他不远的的地上。

他沿着桌子往她那边挪,此时后厨的约有二三十名员工,所有人都乱成一团,有的接水扑火,有的跑出去呼救,到处都是来来往往的人和混乱呼喊声、物品落地声,王博文在前行的路上好几次被撞到差点摔倒。

他放慢脚步,越是在这种情况下,越是要小心谨慎。

绕过桌子快到王雅熙跟前时,头顶上突然有人在撕心裂肺地喊:“快让开,下面的人快让开!”

他立刻抬起头,上面在安装吊灯的工人不知何时只剩下两个,硕大的水晶灯被他们托在手上摇摇晃晃,他甚至可以听到那些水晶吊饰摇晃碰撞时发出的叮叮咚咚的清脆声音。

眼看还有四五步的距离,王博文当机立断,一个大跨步扑过去,把蹲在吊灯底下的王雅熙推开。

王雅熙被一股大力推坐在地上,接着是重物落地的轰然巨响,她抬头看见巨大的水晶灯砸在面前的地上,剔透的水晶吊饰在火光的映照下闪烁着刺目的光,她条件反射地尖叫一声,然后浑身一软晕了过去。


孟瑞冲进来的时候,厨房里的员工已经跑了个干净,火势已经大到水和灭火器无法控制的地步,所经之处所有物品似乎都成了给它助兴的可燃物,窜动的火苗张牙舞爪地越扭越高。

他用手捂住口鼻,屏住呼吸尽量不吸入浓烟,在一片狼藉的偌大厨房里磕磕绊绊寻了半天,才找到那两人。

王雅熙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王博文趴在不远处的地上试图摇醒她。

孟瑞眼睛都急红了,冲上去大声吼道:“为什么不跑?”

王博文扭头看到孟瑞,在这种情况下居然挤出一个欣慰的笑来,他张开嘴想说话,结果猛地吸入一口浓烟,呛得眼泪都要咳出来了。

孟瑞要拉他起来,王博文摇摇头,指了指王雅熙,示意孟瑞先把她抱出去。

孟瑞往门口张望一下,火势太大,没有别的人愿意冒险进来营救,而消防队还不知何时才能赶到。

他以为王博文只是摔倒了站不起来,便又去拉王博文,想三人一起出去,王博文痛呼一声,孟瑞疑惑地往他身后看去,这才看到他的右腿被压在硕大的水晶灯下,动弹不得。

他忙去抬那水晶灯,奈何这灯体是纯铜打造,加上挂得满满当当的水晶挂饰,足有几百斤重,他长时间缺氧身上没力气,好不容易抬起来一丝缝隙,手一滑又脱力砸了回去。

王博文忍着剧痛没有叫出声,撑着胳膊坐起来,拽住孟瑞又要发力的胳膊,有气无力说:“先带姐姐出去,不然……不然我们都出不去了。”

孟瑞看见他那双澄澈透亮的眼睛里映照出火焰的轮廓,明明脸上布满冷汗,表情却平静异常,到最后声音已经完全被呼呼的火声淹没,孟瑞通过他的嘴型看到他说,“我还撑得住”。

孟瑞咬咬牙,在心里做了决定。他摸了摸王博文的被汗水浸湿的脸说:“等我回来。”然后抱起王雅熙往门口跑去。

他们的背影很快消失在浓烟中,王博文再也支撑不住,倒在地上大口吸着空气里所剩无几的空气。

他知道这气体里大多是一氧化碳,吸多了会死,可他已经无法控制身体本能的求生行为。

很快,他便开始出现眩晕症状,眼前模模糊糊什么都看不清,渐渐的连腿上的疼痛都无法让他保持清醒。

他始终记着哥哥临走时说的“等我回来”,死死咬着嘴唇,制造痛感来让自己保持清醒,嘴里的铁锈味道蔓延开来,他努力睁大眼睛不让自己昏睡过去,一直瞪到瞳孔涣散,眼前铺满血红。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嘴唇上的血都流干,熊熊大火快要烧到他身上,皮肤在炙热的烘烤下不断出汗,手上的指甲都抠进掌心的肉里去,无论做什么都无法阻挡意识的远离。

哥哥为什么还不来?

王博文觉得很累,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么累过。

他慢慢张开紧握的手,闭上眼睛,感觉身体轻飘飘的,像是在沉入一个自己编织的梦里,许许多多的片段像幻灯片一样从脑海中掠过。

听说人在死之前大脑中会回忆这一生经历过的重要事情,王博文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到了这个阶段。

他看到自己这一生都在等。

先是等妈妈回来,等爸爸对他好,然后等哥哥给他讲故事,等哥哥带他去荡秋千,等哥哥原谅他,等哥哥相信他,等哥哥喜欢他……

最后在这里等哥哥回来救他。

自从出生起他就没有资格去争去抢,只能窝囊地蹲在原地等着。

看吧,老天果然是公平的,谁都别想空手套白狼,他等来等去,什么都没等到,连最后一丝期待也被这大火烧了个干净。

失去所有感官的最后一刻,他依稀听见消防员闯进来的喧闹声。他缓缓呼出一口气,像放开了所有的眷恋。

评论(17)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