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等童话(二十四)

王博文第一次接触到“结婚”这个词,是在他最喜欢的那本童话书里。

还有一年他就要上小学了,除了在幼儿园学习,妈妈还在小摊上淘了一摞小人书给他看。放学后没有小朋友跟他玩,他就躲在小阁楼里看书,所以他比同龄人多认得很多字。

“妈妈,什么叫结婚呀?”小王博文摇头晃脑拼读几遍,指着书上的词语问道。

坐在小桌边上跟王博文共用一盏灯缝补衣服的母亲闻言一怔,回过神来后说:“结婚就是两个互相喜欢的人承诺和对方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小王博文歪着头问:“就像我和妈妈这样嘛?”

妈妈笑了:“傻文文,你和妈妈不叫结婚。妈妈总有一天会离开的,不可能陪着你一辈子。”

王博文快急哭了,小手攥住妈妈的衣角:“为什么?妈妈要去哪里?不要文文了吗?”

妈妈摸了摸他的头,耐心道:“不管妈妈在哪儿,心里永远都惦记着文文。而文文呢,会找到一个爱你的、愿意陪伴你到老的人。遇到那个人,你会想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给他,会比喜欢妈妈还要喜欢他,他也会对你好,想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给你。到那时候,妈妈就放心了。”

王博文瞪大眼睛,擦干眼角快要溢出的泪,低头看了看书,又转过来看微笑着的妈妈,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醒来的时候天刚蒙蒙亮,枕头上那股令人安心的味道消失了。睁开眼,触目所及的是最熟悉的装饰和摆设,他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王博文下床,走到门边按动把手,门锁咔哒一声响,很轻松地被打开了。

软禁解除,他却毫无雀跃之情,好像又一场美梦被迎头叫醒,心里涌上一阵莫名的酸涩。

下楼碰到正在忙碌的刘管家,他诧异道:“小少爷起这么早?昨天醉成那样,怎么不多睡会儿?”

经他提醒,王博文才隐约记起昨天吃了不少酒心巧克力的事,他顿时紧张起来:“昨天……昨天我说什么胡话没有?”

刘管家笑道:“没有没有,您直接睡着了,敲锣打鼓都叫不醒。”

王博文脸皮发红:“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

刘管家摆摆手:“不麻烦不麻烦,晚上是大少爷把您抱上去的,我一把老骨头,可没这么大力气。”

王博文愣了愣,转头往楼上看,孟瑞房间的门还关着,应该是还没醒。

他把自己留在房里果然只是为了方便监视吧,现在身上的伤痊愈了,立刻就被丢回该去的地方。

是走是留全凭他说了算,这个人真的是霸道极了。

“小少爷,外头天气不错,等太阳出来了可以出去逛逛,我出去买菜,晚上家里来客人。”刘管家交代完便匆匆出门。

能来这里的客人会是谁,不用说王博文都知道。

只是他摸不清孟瑞的意思,是想他留下一起进餐,演一出姐夫和小舅子相处融洽的戏?还是希望他自觉地出去,给他们一家子腾地方?

然而没等他弄明白这个问题,王雅熙就早早地来了。

一进门她便抱住呆愣在原地的王博文,亲昵道:“文文有没有想姐姐呀?姐姐可想你了呢!”

孟瑞闻声从楼上下来,愕然地问:“说好了我去接你,怎么不在家等着?”

王雅熙立刻放开王博文,蹦到孟瑞面前托着他的胳膊摇晃,娇嗔十足:“人家想见你嘛,在家里坐不住,就想着不如早点过来……”

孟瑞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一点都不听话。”

王博文眨了下眼睛,是了,孟瑞喜欢乖乖听他话的人,所以永远不可能会喜欢做什么都爱跟他唱反调的自己。

他慢慢退离客厅,来到院子里晒太阳。

这几日懒散惯了,活得像个老年人,这会儿太阳照得人浑身暖洋洋的,坐在藤椅上没多久就开始昏昏欲睡。

“困的话回房去睡,别在这儿睡着了。”

上下眼皮快撑不住合成一条缝时,头顶上传来孟瑞的声音,王博文猛然清醒过来,抬眼一看,面前的木桌上不知何时摆了一只杯子。

“哦。”讷讷地应了一声,没有抬头看他。

待到脚步声走远,王博文才伸手拿起桌上的杯子,触手一片温暖,果然是热水。

他禁不住想,如果我在这里睡着了怎么办,还会不会有人把我抱回去?


中午三个人刚吃完饭,陈宏茂的电话就打进来了,说弄了几张漫展的票。

“这票我好不容易才弄来的,咱俩都喜欢的那个乐队是表演嘉宾,听说现场可能会唱三首歌。你在家这么久快憋傻了吧?怎么样,来不来?”

王博文自是想去,他正想找借口离开这里。虽然陈宏茂一定会带上他女朋友,他凑过去无疑是个高瓦电灯泡,但起码比待在这里夹在姐姐和姐夫中间强得多。

他像小孩子一样向两位家长打申请,王雅熙一直鼓励他多出去玩、多交朋友,所以一口答应,而另一位家长孟瑞却托着下巴迟疑半晌,问:“那地方人多,安全吗?”

没等他说话,王雅熙便帮他回应道:“文文都这么大的人了,难不成能给人贩子拐跑?”转头对王博文说,“人多的话记得保管好随身财物。”

王博文点点头,站起来准备去换身衣服,孟瑞又叮嘱道:“多穿点衣服再出门,手机开着随时联系,看完早点回来。”

王博文乖顺地应下,上楼拾掇一番便出门了。

王雅熙在门口送走王博文,返回客厅走到孟瑞身后,贤惠地给他捶背捏肩:“这些日子辛苦瑞哥哥照顾我们文文啦,今晚我下厨,好好补偿你。”

孟瑞轻轻按住她的手:“不辛苦。你身体不好,还是好好休息吧,晚饭交给阿姨做就行。”

王雅熙手上动作停住,然后微笑说:“嗯,那我做点果汁好了。”


王博文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和陈宏茂两口子看了漫展,然后一起吃了饭,接着他们俩要去看电影,王博文再跟在后面打光委实不妥,于是跟他们告别,一个人磨磨蹭蹭地坐公交回去。

下了公交还有一段路,他边走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有三个未接电话,都是孟瑞打来的。

今天姐姐在,他应该不会太生气吧,王博文想。

走进小区,在通往别墅的必经之路上遇到脸色黑如锅底的余泽敏。

两人行走方向相反,王博文本想假装没看到,可她却停下脚步叫住他。

“哟,王家小少爷回来了。”说话依旧阴阳怪气的,十分不中听。

王博文看了她一眼:“嗯,您慢走。”

余泽敏顿时被他噎得气不打一出来。她下午才收到消息说今天晚上孟、王两家父母会在城东别墅聚餐,打扮一番匆匆赶来,虽然挤上一个不错的位置,可是席上没有人搭理她,孟瑞更是看都不看她一眼,连平时待她和气的王雅熙也对她冷冰冰的,害得她心里直打鼓,还以为王雅熙得知了自己下药的事,吃完饭没敢多逗留便溜了出来。

这次又是无功而返,想到还有不到一个月那两人就会订婚,余泽敏心有不甘却束手无策,像个热锅上的蚂蚁只能干着急。这会儿看到王博文,下意识又想把他当出气筒使。

她见王博文神色淡然,眼珠一转突然灵机一动,刚要脱口而出的讽刺挖苦拐了个弯收了回去。她凑近王博文压低声音问:“你有没有看见……孟少爷带什么女人回来?”

王博文掀起眼皮看她,摇头道:“没有。”

余泽敏满脸失望,不抱希望地问:“真没有?他平时难道……没有这方面的需求?”

王博文目光闪烁,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反问道:“你还想干什么?”

余泽敏做贼心虚,并未发现王博文的不自然。她昂着头强作镇定说:“别告诉我你没看出来我对孟少爷有意思哦,应该没人不知道吧?”

王博文想亏你还有点自知之明,你的心思的确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他问:“你想抓姐夫的把柄,然后告诉我姐姐?”

不仅想抓把柄,还亲自动手制造把柄的余泽敏被她一直没放在眼里的人看穿,顿觉浑身不自在:“别说那么难听,难道你想他们俩顺利结婚?”

听到“结婚”两个字,王博文的心脏条件反射突的一跳。

“孟少爷要是跟你姐姐结了婚,这王家的家产恐怕都要改姓孟了,你可是王家唯一的儿子,你甘心吗?”

听了她这话,王博文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气,答道:“不甘心又能怎么样?”

余泽敏以为有戏,立刻见风使舵,放下姿态拉拢王博文:“现在时间不多了,不如我们俩结盟,只要他们结不成婚,那我就有很大的机会,你争家产也更有把握,咱们可以各取所需。”

王博文盯着她看了片刻,然后噗嗤笑出声来。这主意听起来倒是不赖,可惜这个女人根本不知道他需要什么,就来跟他谈“各取所需”,岂不可笑?

从他6岁那年出现在王家,所有人都认为他是来争夺王家家产的,他们理所当然地给他按上各种各样莫须有的罪名,一有风吹草动,就将他的犯罪动机说得头头是道。

然而从未有人问过他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他倒是想按照他们的揣测,做一个他们心目中的豪门私生子,除了金钱和权势,不把其他任何东西放在眼里。

可惜,从懂事时开始,他所有的热情就都给了那个人,几乎一点都没剩下。他早已没有力气再爱上别的任何事物了。


同一时间的另一边,孟瑞又打了一遍王博文的手机,还是无人接听,这让他烦躁不已。

走之前分明交代他早点回来、随时联系,这小孩又当耳旁风?

真是欠收拾。

王雅熙见他面色不善,小心翼翼地上前问:“瑞哥哥,今天很晚了,明天是周末,伯母叫我们留宿一晚,可以吗?”

孟瑞放下手机,挤出一个温和的笑:“当然可以,我叫刘叔去收拾房间。”

城东别墅虽然大,但是楼上目前空着的客房只有两间,孟父孟母住一间,王父王母住一间,就没有其他空房了。

王母方兰馨使劲给王雅熙使眼色,王雅熙慢慢羞红了脸,吞吞吐吐半天没说出话来。

孟瑞正认真安排住宿,并未注意到他们私底下的眼神交流,思索片刻说:“房间不够,我的房间给雅熙睡……”

话说到一半,王博文开门走进来,看到客厅里众人齐聚,走上前恭敬地向长辈们打招呼,然后往楼上走。

“我就跟博文挤一晚吧,这样安排可以吗?”孟瑞接着刚才的话道。

王博文脚步一顿,回头奇怪地看了一眼。

孟瑞神色不变,面向他问:“可以吗?”

王博文扫视众人,没有人提出异议,他只得点点头,转身继续上楼去了。

晚上孟瑞洗完澡,准备进王博文房间时,想起最近看的那本书还丢在床头,他想把书带过去,省得和小孩共处一室互相尴尬。

他敲了敲自己房间的门,王雅熙在里面柔声道:“进来。”

孟瑞推门进去,王雅熙见是他,眼睛一亮,面露喜色,立刻从床上坐起来:“瑞哥哥你怎么来了?”

“来拿本书。”孟瑞说着走向床边,把床头的书拿起来,低头时无意间瞥见王雅熙手上捧着本薄而破旧的书。

“你从哪里拿的?”孟瑞问。

王雅熙说:“床头的抽屉里呀,第一本就是。”她翻了翻手里的小人书,笑道,“这书哪儿来的?不会是从小时候一直保存到现在吧?没想到瑞哥哥居然会看这种小女生喜欢的童话故事呢……”

“不是我的。”孟瑞把手里书换到另一只手上,“是一个朋友落在这里的。”

“哦。”王雅熙听了他的解释,也不细问,把小人书合上放回抽屉里,“有机会要尽快还给他才好,这么破旧了还没扔掉,一定是他很珍惜的东西。”

“嗯。”孟瑞应了一声,转身欲走,“那我走了,你早点睡。”

刚走出去一步,王雅熙突然起身,从背后猛地抱住孟瑞的腰。

孟瑞头皮一紧,扭头问:“怎么了?”

王雅熙脸贴着他的后背,轻轻磨蹭几下,柔若无骨的胳膊紧紧圈住他的腰,欲语还休地说:“瑞哥哥……今晚别走了……”

王雅熙一说话,温热的气息便透过薄薄的睡衣直接传到肌肤上,她身上的淡雅的香气也盘旋萦绕在鼻间。

孟瑞愣了愣,然后不慌不忙地把手放在她手上拍了拍,示意她松开,语气依旧温柔:“我们不是说好结婚以后……”

“现在也是一样的。”王雅熙有些匆忙地打断他的话,“我们……我们很快就要订婚了……”

之后便是长时间的沉默,孟瑞闷不作声,王雅熙的心越沉越底,她在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今天来之前,母亲就一直在做她思想工作,让她不要太过矜持,男人不会喜欢太过古板的女人。她原本还没太放在心上,结果下午余泽敏又巴巴地跑来,勾引孟瑞不成,就旁敲侧击地跟她说孟瑞在外面肯定有别的女人了。

刚才那本童话书明显不是孟瑞的,什么样的朋友会把东西落在他的卧室里?

王雅熙一下子有了危机感,大脑迅速做出决定,身体瞬间做出投怀送抱的反应。

可是孟瑞一直没给回应,呼吸正常,心跳平稳,她都觉得燥得慌,体温在逐渐攀升,可是孟瑞覆在她手上的掌心依旧温度正常,没有燥热和战栗感觉。

王雅熙在茫然中被孟瑞拉开了双手,孟瑞转过来将她按坐回床上,平静地说:“很晚了,早点睡吧。”

然后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走出房间关上门。

王雅熙看着门的方向,许久没有动作。

虽然孟瑞是她的初恋,她对情爱之事也没有太多经验,但是她很确定地知道,刚才孟瑞看向她的眼神里没有任何情欲,一丝一毫都没有。

评论(12)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