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等童话(十七)

早上孟瑞醒来的时候,王博文还在睡。

他应该是半夜无意识翻了身,此时是面对着孟瑞的,长长的睫毛一动不动地贴在皮肤上,呼吸均匀绵长,跟白天在长辈面前一样,看起来很乖。

就是睡姿不太好看,一条腿在被子下面,另一条腿夹着被子,两只细瘦的胳膊也放在外面。

孟瑞皱了皱眉,把小孩过于宽大的睡衣袖口扯下来盖到手腕,再托起他的胳膊放回被子里,然后坐起来,准备把他扔在外面的腿也塞进去。

手将将要碰到他腿的时候停顿了一下。

王博文的睡裤也是宽宽松松的,在磨蹭中裤管已经缩到膝盖以上了,所以那条腿几乎全裸露在外面,在透过窗帘的晨光照耀下,白得像在发光。

孟瑞也不清楚为什么会犹豫,愣了会儿觉得自己有点傻,伸手托着小孩的细瘦的脚腕把他的腿抬起来,轻轻放进被子里。

起得太早,厨房早餐还没准备好,孟瑞喝了杯咖啡,坐在别墅外面走廊的长椅上看书。

此时太阳刚跃出地平线,除了管家和阿姨其他人都没起床。外面空气清新,温度适宜,周围也十分安静,可是孟瑞莫名地无法平心静气,脑子里全是王博文闭着眼酣睡的模样。

可能是两个人太久没有如此近距离接触了吧,他想。

他站起来扭扭脖子、伸了个懒腰,刚拿起书重新坐下,旁边的大门打开,有人从里面走出来。

“瑞哥哥早啊!”来人是余泽敏,一大早穿得花枝招展,脸上的妆容精致得无可挑剔。

孟瑞点点头,淡淡回应:“早。”

余泽敏闭着眼深呼吸一口气,感叹道:“清晨山上的空气真好,在城里都呼吸不到这样新鲜的空气。”然后不请自坐到孟瑞身旁,“瑞哥哥在看什么书呀?介绍给我看看呗。”

孟瑞随口道:“世界史,你不感兴趣的。”

余泽敏扭动几下往他身边靠了靠:“这可不一定,我喜欢的类型很多的,让我看看嘛!”

孟瑞只得把书递过去,余泽敏胡乱翻了几下,强装出一副充满兴趣的样子,指东指西地问他:“这个单词是什么意思?……这个国家我好像听说过!……”

孟瑞礼貌地回了几句,趁着余泽敏觉得无趣发呆走神的功夫,不动声色地从她手里拿过书:“我先进去了。”说着站起来就要走。

余泽敏忙也站起来,情急之下一把抓住孟瑞的胳膊:“瑞哥哥,你先别走!”

孟瑞有些不耐烦,又不能表现出来,只得站定:“还有事?”

余泽敏一改往日的自信张扬,扭捏地眨巴眼睛看他:“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呀?”

孟瑞顿觉头疼,早知道不如在房间多睡会儿。他捏捏眉心无奈道:“没有,他们差不多该起床了,进去吃早餐吧。”

余泽敏听到“没有”二字眼睛一亮,信心倍增,声音都拔高几个度:“下周六我21岁生日,家里没打算操办,我请了几个朋友举办一个小型PARTY,瑞哥哥有空来参加吗?”

孟瑞不好直接拒绝,想了想说:“我去问问雅熙有没有时间。”

余泽敏的脸瞬间垮了下来,她觉得自己的意思表达得够明显了,不知道孟瑞是真不懂还是装傻。

她决定鼓起勇气最后试探一次,猛地踮起脚去亲孟瑞的脸颊,孟瑞想往后退已经来不及,毫不设防地被她亲个正着。

“瑞哥哥,你真的不打算考虑考虑我吗?”余泽敏仰起脸,楚楚可怜地问。

男人都是视觉动物,她不相信孟瑞面对自己的投怀送抱会毫不动心。只要他上钩,后面的事情自然水到渠成。

孟瑞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明艳动人的脸,刚开口想说什么,余泽敏急忙道:“你可以不用着急回复我,下周六我等你。”

她一边说着,抓者孟瑞胳膊的手一边往下滑,摸到孟瑞的手,捏了捏他的手心,抛给他一个暧昧眼神,然后施施然离开。

孟瑞勾起嘴角,在心里冷笑一声。

转身往门口走的时候,长椅边的窗户里有个高瘦的人影落入他的视线。

王博文在窗边不知道站了多久,看到孟瑞的也在看他,抿着唇什么也没说,然后不慌不忙地转身,眼中的戏谑一闪而过。


上午众人一起去山上茶园转了转,吃完午饭,各自分头去收拾行李准备回家。

孟瑞在楼下跟王烨霖说了会儿话,回到房间,王博文正背朝门口蹲在地上,把叠好的睡衣往书包里塞。

屋子里王博文的物品已经都收拾干净了,而孟瑞自己的衣服还是挂在柜子里或者摊放在桌上,显然碰都没被碰过一下。

想起小孩之前会为他晒被子、铺床,还会给他做咖啡,孟瑞心里有点发闷。

他坐在床边开始慢条斯理地收拾自己的衣物。他不是一个善于收拾整理的人,这种事很容易消磨掉他的耐心。

好不容易叠完半件衣服,孟瑞抬头看见王博文已经收拾妥当,正拿着一副耳机插手机上,把耳塞往耳朵里按。

孟瑞心里更不是滋味,这是连话都不愿意跟我讲?

他想了想,开口道:“早上是个误会。”

王博文手机里还没开始放歌,但还是没听清,把刚塞进耳朵的耳塞拿了一只出来,侧耳问:“什么?”

孟瑞放下手上摆弄半天的衣服,终于决定待会儿让阿姨来帮忙收拾。

他看着王博文说:“早上我不知道她会过去,也没想到她会说那些话。”见王博文神色茫然,又补充一句,“我和她什么都没有。”

王博文先是愣了会儿,然后拉上背包拉链,把耳塞塞回耳朵。

孟瑞以为他听过就算,并未打算回应。结果王博文背上书包,经过孟瑞身边停住脚步:“这话姐夫应该去对我姐姐说,没必要告诉我。”

走出房间带上门,王博文抬手摸了摸心口位置。

孟瑞是疯了吧,竟然跟自己解释这种事?

慢吞吞走下楼梯的时候,他忽然自嘲地勾起唇角。

自己才是真的疯了吧?就算脸上尽力克制着装出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可心脏还是会如此诚实地加速跳动。


从南山别墅回来之后,日子跟从前一样平淡地过着。每天孟瑞起来时王博文已经出门了,回来时王博文要么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要么就是还没回来,两人打照面的机会屈指可数,仿佛又回到王博文刚搬过来那段时间的相处模式。

这天孟瑞提前下班,在客厅里从天亮等到天黑,王博文依旧没有回来。

他抿了口咖啡,翻翻手机日历,小孩晚归的次数越来越多,这周已经有四个晚上在十点以后回家了。

起初孟瑞还会发信息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王博文每次都回得很慢,且基本上都用“排练”两个字应付。

孟瑞自然不会相信学校排练场地能开放到夜里十一点。

想到那天在小孩身上闻到的烟酒味,孟瑞放下杯子,开始坐立难安。

半小时后,他拨电话过去,过了半分钟之久那头才悠哉地接起来。

听筒里传来的轰鸣的音乐声让孟瑞脸色慢慢沉下来,王博文还没说话,他便问:“什么时候回来。”

“走开走开,别闹,我接电话呢。”环境虽然嘈杂,但是王博文清亮的嗓音还是很容易被分辨出,他嘀咕几句打发走身边的人,终于把嘴对准话筒,“喂,谁啊?”

孟瑞脸色越发难看,冷冷地重复一遍:“什么时候回来。”

王博文今天又喝了点酒,这些天他渐渐感受到酒精的妙处,起码能暂时麻痹大脑,帮他支起一张躲避现实的网。

他摇头晃脑说:“回来?回哪儿?”

“回家。”孟瑞说。

王博文突然哈哈大笑,仗着体内的酒精撑腰,笑得疯癫又张扬。

过了很久,直到听到电话那头挂断,发出急促“嘟嘟嘟”的忙音,他才渐渐止住笑。

他一直把手机贴在耳边,缓缓转过身去,抬手抹了抹眼角笑出来的眼泪,在酒吧舞台上众人欢呼沸腾到最高潮的时候,小声对着电话说:“别逗了……我没有家。”


深夜,孟瑞刚睡了一会儿便莫名其妙地醒来,在床上翻来覆去多时,始终无法再次入眠。

他打开台灯坐起来,拿起床头的书翻开,想用文字让没来由的烦躁心情平复下来。

看了不到五行,就听见某个房间开门的动静,接着是一串踩楼梯的脚步声。

赵管家住在楼下,李阿姨不住在这里,是谁下去了显而易见。

竖起耳朵等了一阵,那人迟迟没有返回楼上,也没有听见大门开合的声音,孟瑞把书放下,起身下楼。

一楼客厅和餐厅没有开灯,只有厨房隐隐有灯光洒出来。

孟瑞往前走,首先落入眼中的是一双细长白皙的腿。

腿的主人站姿并不端正,软软地斜靠在厨房料理台边上,双腿交错,单脚点地,一只膝盖微微弯着,随着轻柔的哼唱声小幅度地摆动。

“夜了为什么还不想睡,除了你,我还在思念谁……”

这首歌孟瑞听过,十几年前的老歌,从这小孩嘴里唱出来格外轻快动听,居然一点怀旧的味道都没有了。

他看起来似乎心情很好?

孟瑞没见过这个样子的王博文,不禁饶有兴味地用探究的眼光打量他。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小孩挺翘的屁股和细白的腿一览无余,让他立刻想起学画的时候经常鉴赏临摹的人体画。然而眼前的线条更加流畅优美,没有一丝赘肉,带着透明质感的肉体在昏暗的灯光下一摇一晃,无端透出一股色情的味道。

孟瑞喉结不自觉动了动,他慢慢走上前去:“大晚上不睡觉在厨房干什么?”

王博文背影一抖,似乎被吓了一跳,手里的可乐翻倒在料理台上,洒在台面上的白色泡沫在爆炸中发出噼里啪啦的细微声响。

王博文把易拉罐扶起来,回头看孟瑞:“你走路没声音的吗?”只顾心疼他洒掉的可乐,语气里满满都是埋怨。

孟瑞这会儿终于可以确定这小孩是喝醉了,不然绝不会用这样的态度和语气跟他讲话。

清醒着的王博文见到他只会淡淡地应付一句,然后转身离开。

而孟瑞看到这样撅嘴傲娇的小孩,心里冒出来的第一个感受居然是高兴。

评论(21)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