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等童话(十六)

晚上众人回到别墅,热热闹闹准备开饭,王雅熙楼上楼下巡视一圈,才发现王博文还没有回来。

“手机也打不通,不知道他跑哪儿去了,这可怎么办!”王雅熙在屋里来回踱步,握着电话干着急。

二姑挥挥手说:“哎呀,可能跑山上玩忘了时间,我们先吃吧,让厨房给他留些饭菜就是了。”

“是呀,他都那么大个人了,丢不了的。”余泽敏也不耐烦地附和道。

孟瑞抬眼看窗外,天已经快黑了,傍晚山上就下起小雨来,此时半山腰云雾缭绕,能见度极低,迷迷蒙蒙的几乎什么都看不清。

“你们先吃,我出去找他。”孟瑞匆忙拿起外套往外走。

雨天地面湿滑,山路颇为难行。南山风景区为了保持大自然的原生态,很多地方并未铺设道路,孟瑞从水泥路走到泥土路,深一脚浅一脚地抵达半山腰上那栋荒废的二层小楼时,鞋子和裤脚已经被泥水浸透。

他又拨了一遍王博文的手机,还是无法接通。

走近大门,孟瑞大力拍了几下湿黏黏的木头门板:“王博文,你在里面吗?”

回应他的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

他又大着嗓门喊了几声,确定里面一丁点动静都没有,才颓然地放下手。

除了这里,他根本不知道王博文还有哪里可以去。

孟瑞站在门口给王雅熙打电话,得知人还没回去后,决定再往山上去找找看。刚走两步,偶然瞥到路边竖着一株低矮的植物,在一片荒凉中显得极为突兀。

他上前两步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枝插在土里的桃花,嫣红的花瓣在春雨的滋润下娇艳欲滴,显然刚摘下没多久。

孟瑞咬咬牙,大步流星返身回去继续敲门:“王博文,你在里面对不对?快开门!”


破旧小楼的二层,王博文坐在角落那间朝北的房间里缩成一团。

傍晚他一个人准备返回别墅的时候,忽然有雨落在脸上,他抬头看天,又低头看手里折下的桃树枝,临时决定改道往山上去。

他其实很讨厌下雨天,因为妈妈就是在一个阴沉的雨天走的。

那天妈妈躺在床上,冰凉的大手握着他的小手,絮絮叨叨说了许多话。

那是他第一次知道爸爸的名字,也是第一看到妈妈哭。

“文文,妈妈没办法陪着你长大了,答应妈妈,就算一个人也要好好活下去,活着才有希望,你要连着妈妈这份一起活。”

“如果觉得日子难捱,就想想开心的事,想想春天山上的桃花。”

“等到明年春天,妈妈再带文文去看桃花,咱们栽一棵在门口,文文每天都可以看到它,好不好?”

他知道妈妈当时已经在拼命保持清醒,嘴唇都咬出血来,可是说出来的话还是颠三倒四,混乱不堪。

她明明说了许多话,从雨刚开始下一直说到雨停,可是那时候他太小,能记到现在的只有这寥寥几句。

王博文双手抱膝背靠墙壁,大而空洞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斑驳的墙壁,眼前浮现出妈妈微笑着的样子。

妈妈,怎么办啊,现在满山的桃花都没法让我开心起来,是不是因为我想得到的东西太多,所以变得又坏又贪心?

妈妈,你知道吗,这任人宰割的十几年,我的所有喜怒哀乐都是他给的。虽然多半都是苦痛,但是我会把仅有的快乐积攒起来,难过的时候,就躲到没人的地方把它拿出来,每次只要取出一点点,都能让我幸福得快要死了。

可是妈妈,那些快乐实在太少太少,而我总是忍不住去碰它,它越来越薄,越来越淡,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如果到了撑不下去的时候,妈妈,我该怎么办?

我真的好害怕。

身体里一种名为“恐慌”的东西呲牙咧嘴地撞开牢笼,四下乱窜,见缝插针地往每个细胞里钻。王博文抱紧自己,耳边一阵轰鸣,眼前白茫茫一片,所有与外界相连的感官似乎都在慢慢失灵。

不知过去多久,一道熟悉的声音将他从阴冷的世界拉回来:“你怎么了?快醒醒,抬头看看我!”

王博文缓缓抬头,黑暗中那张脸的轮廓模糊不清,可他还是能一眼辨认出来。

王博文想笑,可是整张脸都麻木了,挤不出笑来。

妈妈,就是他呀,他有好听的声音,还有温暖的大手。


孟瑞心里发颤,见到人的那一瞬间,满脑子的怒气全都烟消云散,憋了半天的责骂也完全说不出口。刚才摸到小孩冰凉的手,他还以为……还以为……

他攥着王博文的手把他扶起来:“走吧,跟我回去。”

王博文被他半拉着站起来,还没站稳就埋头猛地扑进他怀里。

孟瑞往后踉跄一步,差点没站住,他不明所以地张了张嘴,呆呆地立在那里任由小孩抱着。

他听见小孩嘴里呜呜地念叨着什么,老房子隔音太差,细小的声音被窗外的风雨声遮盖得严严实实。

“你说什么?”孟瑞俯下身仔细听,终于在外面无风的片刻抓住一个字,小孩断断续续、反反复复地只念着这一个叠字词语。

“哥哥……哥哥……哥哥……”


晚上孟瑞洗过澡回到房间,王博文裹着被子躺在床铺靠里面那侧,身体挨着最边缘,感觉翻个身动一动就要掉下去。

孟瑞上前拍拍他,压低声音问:“感冒药吃了吗?”

王博文在被子里摇头:“不吃。”声音闷闷的,像个在赌气的孩子。

从山上回来的路上,直到脑门上落了几颗凉凉的雨滴,他才如梦初醒。孟瑞的外套不知何时披在了他的身上,正牵着他的手在前面带路,他几次想收回手,奈何孟瑞握得紧紧的,根本挣脱不开。

想到自己刚才抱住孟瑞的矫情举动,王博文懊恼极了,一路都没吱声,回到别墅匆匆吃了晚饭,便洗了澡躺床上去了。

没成想孟瑞会凑上来主动跟他说话。

“起来吃药,万一感冒了怎么办?”孟瑞又拍拍他。

王博文无奈地小声叹气,早知道就装睡不回应他了。

他爬起来走到桌边,用温水吞服两颗胶囊,再爬回床上去。

“刚才为什么不给我开门?”孟瑞一边把衣服挂起来一边问道。

果然还是躲不掉。王博文盖上被子,坐在床上说:“没听见。”

他当时在黑暗的密闭空间里待了太久,意识混沌不清,别说敲门声,他连孟瑞把门撞开这么大的动静都没听见。

孟瑞点头,轻而易举地接受这个离奇的答案,叮嘱道:“以后出门手机要开机,别让人担心。”

王博文嘴上乖顺地“嗯”了一声,心想没人会担心,然后侧身背对着孟瑞躺下。

他以为孟瑞睡前还要看会儿书,结果不多时,便听见踩在地毯上几不可闻的脚步声从桌子跟前绕到床的另一边。

孟瑞掀开被子坐上床,刚躺下盖好被子,王博文就窸窸窣窣地动起来,换了个背朝他的方向侧卧。

孟瑞无语,这小孩是有多不想看到他。

刚才在破旧的小楼分明里还“哥哥哥哥”叫个不停。

当时被软软糯糯的小声音那样喊着,孟瑞整颗心都软成一片。小孩有多久没叫过哥哥了?他这声哥哥,让过去那些纯真快乐的时光瞬间回到脑海中,越是时过境迁,就越显得弥足珍贵。

孟瑞借着窗外路灯的一点光,看身边人露在外面的半颗脑袋,蓬松的头发散发出淡淡的洗发水清香。

他伸手轻轻摸了摸小孩的头发,还是跟小时候一样细细软软,像毛茸茸的小动物一样,特别好摸。

面朝窗户的王博文倏地睁开眼,竭力忍着一动不动,紧抿嘴唇不发出一点声音。

没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知道,他将这些零星的温暖像蜂蜜一样封存在罐子里,在苦痛难捱的时候挖一点舔一舔,就又能支撑很久很久。

评论(7)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