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伪装者与说谎家(下)

上篇指路:http://jiqifukua.lofter.com/post/1eabcaff_1048c7db


临近暑假,王博文舍不得孟瑞回家。但是王博文现在的人设是个乖巧懂事的蓝盆友,所以他装作一点怨言都没有的样子,还十分勤(xian)劳(hui)地帮孟瑞收拾行李。
不过他这几天约孟瑞约得更勤快了,之前一直端着的架子也不端了,每天别别扭扭地跟着孟瑞到处跑,被人问起来就故作姿态说:“期末没课,好无聊哦!”
这天王博文又跑到学生会会议室门口坐着,等在里面开会的孟瑞出来。
他玩了会儿手游,趴门口听见里面还在说话,看来这会议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
他又坐回椅子上,抱着双臂打盹,闭上眼睛没多久,就听到由远而近的脚步声。
睁眼一看,两个面生的姑娘正走到门口,其中一个姑娘把耳朵贴门上听了会儿,跟手里捧着盒子的另一个姑娘说:“还在开会呢,我们在这等一会儿。”
捧盒子的姑娘一脸羞涩地点点头,看了看旁边坐着的王博文,小声打招呼:“学长好。”
她以为王博文是学生会干部。
王博文也上下打量她,不承认也不否认,问:“来干什么的?”
他敏锐的第六感告诉他,这姑娘准是敌人。
“来找孟学长的,他在里面吧?”偷听的姑娘问。
果然!看到那粉色还带爱心的盒子就知道没好事!
“他不在。”王博文昧着良心说,希望来表白的妹子快点离开。这妹子穿着一身素色连衣裙,乖乖巧巧的,横看竖看都是孟瑞会喜欢的类型。
两个姑娘面面相觑:“不会吧,他们说孟学长今天有参加会议呀?”
王博文不善于撒谎,脸颊微微泛红:“说了不在就不在,要不你们自己进去看看?”
她们自然不会冒昧闯进去。捧着盒子的姑娘上前一步,用轻轻柔柔的声音对王博文说:“那可以麻烦您把这个转交给孟学长嘛?”
王博文看看盒子,又看看娇羞的姑娘,最后还是伸手接了过来。

晚上,孟瑞带王博文在学校附近吃完饭,例行压马路。
王博文心里还是不痛快,交往两个多月,光他亲眼目睹的表白次数就两个手都数不过来。他又不能24小时监视,私下里还不知道有多少回呢!
想到那个粉色带心心的盒子他就气不打一处来,天知道孟瑞这家伙收到过多少这样萌萌哒的小盒子!
王博文用余光偷看旁边目视前方认真走路的孟瑞,心里忽然迷茫起来。
他一直没弄清楚孟瑞不选那些萌妹子而选择他的原因。现在越想越细思极恐,孟瑞不会是跟电视剧里一样,因为跟朋友打赌觉得好玩之类的,才找个男生交往吧?
所以他从来不跟自己有任何亲密举动,没有抱抱,没有亲亲,连拉拉小手都没有过。
王博文下午刚受了刺激,这会儿脑洞快要突破天际,越想越慌,自己都快信以为真了。
他突然定住脚步站在原地,孟瑞疑惑回头:“怎么了?”
“我想吃冻酸奶烤冷面盐酥鸡小龙虾!”王博文气势汹汹地说。
孟瑞愣了愣,然后点头:“好。”

两人把上述食物挨个吃了过去,孟瑞怕王博文吃坏肚子,主动分担一半。他平时不吃这些东西,肠胃难以适应,中途数次扶着桌子几欲作呕。
王博文破罐子破摔,心里想着分手吧,吃完就分手,反正我演不下去了,你也别装模作样对我好了!
谁知道孟瑞如此敬业,吃到脸色发青也没有阻止他继续。坐在小龙虾摊点上的时候甚至戴上一次性手套,把虾一个个剥好了放王博文碗里。
王博文吃得满嘴油,看见孟瑞坐在对面,剥虾剥得一脸认真,喉咙里泛堵。
他把手里的龙虾慢慢放下,眼泪夺眶唰地夺眶而出,吧嗒吧嗒往碗里掉。
孟瑞吓了一大跳,手忙脚乱地把一次性手套摘下来,拿纸巾给他擦脸:“怎么了?哭什么呀?”
“你……你干嘛对我这么好,都要……都要分手了!”王博文边哭边控诉。
孟瑞怔住:“分手?为什么?”
这家伙还装傻!王博文狠狠擦了一把眼泪:“你一直在耍我,根本不喜欢我!”
孟瑞懵逼脸:“谁说的?”
“我说的!”王博文特别有理,“你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孟瑞愣了会儿,突然笑了:“你一个人瞎琢磨啥呢?”
王博文没理他,别开脸自顾自说:“反正你现在也看到了,这就是我真正的样子,之前那些都是装出来的。我喜欢吃垃圾食品,一天不吃就难受。我脾气不好爱使小性子,身边没几个人受的了我。我还特幼稚,喜欢毛绒玩具,见到娃娃机就手痒!”
孟瑞静静听完,脸上始终带着笑:“还有呢?”
王博文撅撅嘴:“我还嫉妒心特重,看到有人给你表白就生气!”说着从书包里把下午那个姑娘给的盒子掏出来,重重摆在桌上,“呐,有人让我转交给你的,拿去!”
孟瑞装作饶有兴致的样子拿过来:“啧,让我看看里面是什么。”
王博文嘴撅得更高了,说:“你看吧,看完了赶紧接受她,让她去受这个窝囊气,反正我不受这个委屈了……”声音越说越低,头也越埋越低,好不容易憋回去的眼泪又要往外冒。
直到现在他才知道自己入戏有多深。明知道他们俩这段恋爱开始得莫名其妙,明知道这个人说不定是在耍他,还是义无反顾地陷了进去。
“你慢慢看,我回宿舍了。”王博文怕自己再待下去更加失态,拿起背包站起来就要跑。
孟瑞在身后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这个时间宿舍已经关门了。”
王博文梗着脖子不回头:“我我我翻墙进去,我还特别调皮,一点都不乖巧!”
孟瑞一直在憋笑,这会儿实在忍不住,笑得整个身体都在发抖。
“笑屁啊你!”王博文转身狠狠瞪他,漂亮的大眼睛红通通的,还含着泪,像只可怜巴巴的小狼狗。

半夜11点,王博文坐在酒店的床上,听着卫生间里哗哗的水流声,感觉自己脑容量又不太够用。
刚刚分手就跑来开房的估计只有他们俩了吧?
他是哪根筋搭错了,居然还答应了?
孟瑞洗完澡擦着头发出来:“你去洗吧,里面还有一套浴袍。”
王博文点点头,不敢看他,站起来揪着衣角,贴着墙壁往卫生间方向挪。
挪到一半,一个黑影压过来,笼罩在他上方。
“很害怕?”
屋里静悄悄,两个人挨得很近,几乎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王博文心下懊恼,他们俩明明差不多高,这会儿气势上却相差甚远。孟瑞身上刚出浴的湿热香气蒸得他云里雾里,耳尖立刻烧红起来。
“我我我一个大老爷们,我怕什么?”
“怕我把你……吃了?”孟瑞语句中间刻意暂停片刻,让对方听得愈发紧张。
“哼,谁吃谁还不一定呢!”王博文不服输的心态又开始作祟,昂起头颅,一脸挑衅。
孟瑞眸色倏地变暗:“哦?是吗?”

数小时后,王博文趴在床上欲哭无泪,屋里光线昏暗,还是能看见他身上从脖子到后背四处都是暧昧的红痕。
旁边的孟瑞把头靠在王博文肩上,胳膊紧紧搂着他的腰,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揉搓:“还疼吗?”
王博文别别扭扭地嗯了一声。
腰疼,那里更疼。
没牵过手,没拥过抱,没亲过嘴,居然先把床给上了。初恋和初夜都交代在旁边这人身上的王博文小同学抽抽鼻子,心里酸出水来。
呜呜呜,是不是傻得没救了,两个多月都没有发现这家伙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大灰狼!亏得自己还一直因为说谎而愧疚,其实隐藏的最深的是他!
以后谁再说孟瑞温柔,我就跟谁急!
孟瑞听到他呼哧呼哧喘气,在他耳边小声问:“生什么气?刚才你不是也很舒服吗?”
王博文脸迅速泛红:“你闭嘴!都分手了,还……还这样,你你你不要脸,你流氓,禽兽!”
孟瑞完全不介意被骂,挑眉一笑:“谁说分手了?我可没答应。”
王博文把头转过来惊讶道:“啥?”
“小傻子。”孟瑞抬手捏了捏他挺翘的鼻子,“我早就知道你原来的样子,你偏要在我跟前装,那我只能陪你演了。”
王博文眨眨眼睛,消化不了。
孟瑞继续说:“第一次见你是在校迎新晚会上,当时你吃着盐酥鸡,喝着雪碧,胳膊弯里还夹着冻酸奶,整个观众席就数你最显眼。”
王博文抬手捂脸:“别说了,好丢人……”
孟瑞轻轻拨开他的手:“当时我在台上发言,一直盯着你看,你倒好,吃得太投入,瞧都没瞧我一眼。后来我也纠结了很久,你的性格、习惯完全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可是怎么办呢,我就是喜欢你,一看到你就挪不开眼。”
王博文心砰砰直跳,比之前听到孟瑞告白时还紧张:“怪不得……那阵子我后背发凉,总觉得好像有人在盯着我。”
孟瑞轻轻摸他白皙的脸:“跟你告白那天我紧张坏了,生怕你拒绝,没想到你那么快就答应了。”
王博文撇撇嘴,想到自己答应的原因,有点说不出口。
“每次跟你在一起,我都想牵你的手,想亲你,想抱你,又怕你觉得恶心,怕你被我吓跑。因为我实在摸不准你是不是也喜欢我。”
“所以你就装绅士,装温柔,装体贴来骗我?明知道我多想吃那些东西,明知道我多想抓娃娃,明知道我忍得多辛苦,还装作不知道?”王博文瞪大眼睛问。
孟瑞笑得眼睛眯成两条缝:“你憋着装乖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说着捏了捏王博文气鼓鼓的小脸,“再说,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谁让你对我不坦白?”
王博文没话说了,翻个白眼准备把头转过去不理他。
孟瑞突然抓起他的手往自己胸口按:“可是我的心没有骗你,你听,它只要跟你在一起,就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王博文的手掌摸着孟瑞温热的肌肤,胸膛下面的心脏像涌动的潮水,一浪又一浪地冲上来,撞得他的手也跟着颤抖。
红晕从耳尖飘到脖子再蔓延到整张脸,王博文嘟哝道:“我……我也是啊。”
“嗯,我都听见啦。”

第二天起床,王博文才后知后觉自己吃大亏了,被耍得团团转不说,还被吃干抹净渣都没剩。
“如果不想分手,答应我三个条件!”他叉着腰对孟瑞说。
孟瑞正襟危坐:“洗耳恭听。”
“第一,暑假晚点走或者早点回!”
孟瑞点头:“嗯,我就没打算走。”
“第二,不准接受别人的告白,礼物也不准收!”
“好,不听也不收。”
“第三……”王博文眼珠滴溜转,突然没了气势,“不准拦着我吃垃圾食品……”
“行。”孟瑞答应得爽快。
王博文眼睛一亮:“真的?”
孟瑞点头:“真的,你随便吃,吃一次做一次。”
王博文脑袋转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做”指的是那种羞羞的事,飞快转身打开门:“那第三条就算了!”
哼,大不了以后都趁孟瑞不在躲起来吃!
孟瑞从身后拽住衣领把人拉回来,从背后一把抱住手感颇好的纤瘦腰肢,心里感叹这小孩真是天赋异禀,吃那么多垃圾食品都不胖。
王博文倒抽一口气,忙拍开孟瑞上下游走的不老实的手:“干嘛,快撒手,还疼着呢……”
孟瑞的手听话不动了,在王博文耳边一字一句说:“别想躲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偷偷吃。”
话音未落,他抬手掰过王博文的下巴,让他扭头对着自己,趁他还没反应过来,迅速覆上自己的双唇。
两人用背后抱的姿势在酒店房间门口吻得难舍难分,被孟瑞松开的时候,王博文浑身发软站都站不稳,靠在孟瑞怀里小声喘气。
孟瑞咂咂嘴道:“你看,我只要这样检查一下,就知道你吃了什么。”
又被套路的王博文恼羞成怒,挣开孟瑞的胳膊飞快跑了出去。
说谎果然是要遭报应的啊啊啊啊!

王博文站在酒店楼下等孟瑞出来,心里腹诽这老年人动作可真慢。
踢了踢脚下的石子,百无聊赖地抬头往里看,一眼便看见落地窗里的自己的脸,傻乎乎笑得一脸甜蜜。
我去,被人套路了还这么开心!
我是不是疯了啊啊啊啊啊!

评论(5)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