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等童话(十一)

周末早上,孟瑞起得比工作日晚一些,下楼的时候特地留意一下最里面那个房间,房门开着,人已经起来了。
他正纳闷这小孩一大早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走到楼下就看见王博文坐在餐桌前,苦大仇深地盯着面前的杯子。
里面似乎盛着咖啡。
“早。”孟瑞跟他打招呼。
王博文悠悠地把目光从咖啡上抬起来,有气无力地说:“早……”
孟瑞挑眉,这是怎么了?
没等他问,王博文就自己交代:“味道好奇怪,你还是不要喝了,我重新做一次试试。”说完端起杯子起身。
孟瑞走上前不由分说接过他手中的杯子尝了一口,评价道:“不错,挺好的。”
王博文瞪大眼睛看他,这杯子他刚用过!
白嫩的脸迅速爬上一层粉红,他一把拿过孟瑞手里的杯子,慌不择路地往厨房跑,差点撞上从里面出来的刘管家。
刘管家侧身躲开,无奈笑道:“慢点我的小祖宗!”平时静悄悄的小孩活泼起来跟个猴子一样,抓都抓不住。
从“小少爷”摇身变成“小祖宗”的王博文匆匆说了声“对不起”,跑到水池前把咖啡倒了,然后将杯子洗了一遍又一遍。
“小少爷有点洁癖。”刘管家把托盘放在桌上,压低声音对孟瑞说。
孟瑞点点头,又是这些年养成的坏习惯,小时候可不这样,经常觍着脸讨要自己嘴里的东西吃。
“他早就起来在那儿摆弄咖啡了,来来回回做了好几次。”刘管家一边把托盘里的食物在桌上摆开,一边说。
听了刘管家的话,孟瑞微抿着的唇线弯起一个浅浅的弧度。
王博文回来的时候脸色恢复如常,坐到孟瑞对面,开始吃刘管家给他单独开小灶做的牛肉面。
“今天有安排吗?”孟瑞问。
王博文刚吃完放下筷子,犹豫说:“有……排练。”
“又有演出?”
“嗯……下个月三八妇女节晚会。”
孟瑞:“……这么早就开始准备了?”
王博文点头,拿起餐巾边擦嘴边站起来:“我先走了。”
孟瑞也站起来:“我送你去。”
已经在门口的王博文闻言忙把鞋子随便往脚上一蹬,头也没回:“不用了,你忙你的,拜拜!”
走出去一公里远,王博文才松了一口气,蹲下来重新系鞋带。
孟瑞刚才一定是想问他要不要一起去王家。
他一点都不想回去。
上个星期刚跟长辈起冲突,怕尴尬是其中一部分原因,最重要的还是不想看见孟瑞和王雅熙在他面前亲亲我我。
系好鞋带,王博文站起来仰头看天。
首都的天空难得碧蓝如洗,空气里荡漾着一丝暖意,今年的春天终于来了。
他想,就让我掩耳盗铃,在这温暖里再沉溺一会儿吧,只要一会儿就好。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春季昼夜等长的关系,王博文觉得这阵子的时间相对于冬天来说,走得快了许多。
“你自己算算,都几个星期没回家了?”他从电话那头中气十足的声音中得知,姐姐的病大抵是好转差不多了。
“呃……一两个星期吧。”王博文讲着电话,从冰箱里拿了一盒布丁。
“一两个星期?是三个星期好不好,将近一个月!”
王博文耳膜被吼得生疼,忙关上冰箱,把手机拿开离耳朵远些。
“我错了我错了,这个星期回家,这个星期一定回。”
“哼……这个星期回来,你姐姐我可就不在家了!”
“姐姐去哪里玩?”王博文打开布丁盖,挖了一口送进嘴里。
“周六女生节呀,瑞哥哥说带我去吃饭看电影。”
王博文手上动作一顿,低低“哦”了一声。
“怎么啦,不高兴?”王雅熙察觉到他情绪不佳,“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吧,听瑞哥哥说你整天憋在家里都快长毛了。”
“不用,我那天有演出。”王博文庆幸当时在孟瑞面前撒谎说3月8日有晚会,这会儿又拿出来当了一次挡箭牌。
人家小两口约会,他去凑什么热闹?就算他再想跟孟瑞待在一起,也不会丧心病狂到夹在中间做电灯泡的地步。
“好吧好吧,那下周你一定要回来哦!爸妈都想你了,成天念叨你呢。”
王博文乖乖应下,放下手机专心吃布丁。
王雅熙电话里的最后一句话显然是个善意的谎言,他自然不会蠢到把它当真。

3月8日当天,A大新校区张灯结彩,男生们纷纷为女生挂起节日祝福的横幅,其中还夹杂着不少热辣的表白,整个校园里热闹非凡。
“唉,又一个好好的传统节日变成了表白日,没意思,太没意思了!”陈洪茂看着路边的一排大红横幅,摇头啧啧感叹。
王博文走在他边上,斜了他一眼:“最盼着过妇女节的应该是你吧,可惜了,对象不陪你过。”
陈洪茂瞬间就要飙泪:“别说了,上到大三才交到女盆友,刚好上就被学校棒打鸳鸯,一个在东边一个在西边,见一面比那牛郎织女还要难,宝宝心里苦!”
说着便跳上来抱住王博文,作势把眼泪鼻涕往他身上蹭:“幸好还有文文你这个单身狗陪我!”
王博文推开他的脸:“你敢再靠过来一点我现在就走。”
“好好好,不靠!”陈洪茂从他身上跳下来,哈巴狗一样摇头摆尾说,“我们晚上去吃火锅吧!然后一起去电玩城通宵!”
王博文点点头,反正他晚上不能回去。自己撒的谎只能自己想办法圆,他连晚会唱什么歌都编好了,就等孟瑞来问他。
虽然孟瑞也不见得会问。
两个人在电玩城所在的购物中心里找了家火锅店。
王博文食不知味,脑子里一直在想孟瑞和王雅熙在吃什么,一会儿去看哪部电影,晚上会不会一起过夜。
越想越胸闷,干脆放下筷子不吃了。
“咋不吃了?”陈洪茂吃得一嘴油,诧异地问他。
“累了,休息一下。”王博文回答。
话音刚落,口袋里手机便响起来,拿出来一看,是姐姐王雅熙。
“喂,文文吗?哎呀急死我了,瑞哥哥电话一直打不通,他出门了吗?”
王博文眨眨眼睛:“不知道,我下午就出来了,一直待在学校。”
“我这里临时有点急事,没法去见他了,文文你有空吗?你学校离得近,帮姐姐去找下瑞哥哥,跟他说一声我今天去不了了,如果他不在家,你就去xx商场找他,我昨天跟他约在那儿了。”
王雅熙语速很快,王博文还在发懵,她就急急挂了电话。
飞快梳理了下前因后果,王博文先拨了两遍孟瑞的电话,确实打不通。
“发生什么事了?”陈洪茂问。
“有点急事,我得先走了,这顿我请。”
王博文拿起背包站起来就走。陈洪茂拦不住他,一脸懵逼,只得坐下继续吃他的火锅,呜呼哀哉感叹自己最后还是要一个人过节,实在命苦。

王雅熙说的商场正是他们吃火锅的这个,王博文看时间猜测孟瑞应该已经出门,于是直接去楼上电影院门口守着,目光紧紧盯着走进来的每一个人。
没等多久,孟瑞果然来了,见王博文走过来先是愣了一下,表情略显惊讶。
“那个……姐姐说有事来不了,让我来通知你一声。”
“哦,”孟瑞顿了顿,“她怎么不自己跟我说?”
“你电话打不通,我们都联系不到你。”
孟瑞掏出手机,果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自动关机了。
“抱歉,是我的失误,辛苦你跑这一趟了。”孟瑞表示歉意。
王博文摆摆手:“没关系,我刚好就在……就在学校,学校离这里挺近。”一着急差点说漏嘴,惊出一脑门冷汗。
“那……我送你回学校,一会儿还有演出吧?”孟瑞看了看时间说。
王博文心道糟糕,这下彻底要露馅了,脑袋一转忙又扯了个谎:“演出……演出临时取消了。”
他不敢看孟瑞的表情,故作轻松地抬头张望影院大屏幕上的排片信息。
过了许久,久到王博文头皮发麻,还以为孟瑞看出端倪来了,孟瑞终于开口问:“看电影吗?票已经订好了。”
十几分钟后,王博文和孟瑞两个高个子男人并排坐在放映厅的中间位置,前后左右尽是一对一对的小情侣。
电影是一部爱情文艺片,王博文手捧孟瑞给他买的爆米花,看着大屏幕上的男女主角从搂抱到亲吻再到唯美的十八禁限制级,心跳如擂鼓,将爆米花一颗接着一颗往嘴里丢,试图化解挥之不去的尴尬。
“慢点吃。”孟瑞凑过来小声说,把一瓶果汁递给他。
多亏了放映厅里光线暗,王博文想自己的脸此时一定是通红的。
他伸手去接果汁,孟瑞突然意识到什么,又把瓶子拿回去,拧开瓶盖再递给他。
王博文脸更红了。
电影散场出来,两人在商场里吃了饭,然后乘坐直梯下到地下停车场。
“电影是雅熙选的,昨天我就让助理订好票了,是她们女孩子爱看的类型,你应该觉得很无聊吧?”把车开出停车场,孟瑞随口问道。
“不,不无聊,我挺喜欢的。”王博文违心地回答。整场电影他尽顾着脸红心跳、胡思乱想,电影内容根本没往脑子里去。
“刚才看你吃的不多,不合胃口吗?”
“没有,味道挺好的,爆米花吃太多了所以吃不下。”这句半真半假,吃不下的主要原因是前面还吃了顿火锅。
孟瑞低笑一声:“我发现啊,只要是这种垃圾食品,你就吃得格外起劲,下次我可不会给你买爆米花了。”
王博文听见最后一句话,眼睛一亮。
下次……还有下次?
心里像有无数只小鹿欢快地上窜下跳,已经不受控制地开始期待下次的到来。

夜晚的首都车流如织,离开繁华的市区驶入城东别墅区时,孟瑞接到了王雅熙的电话。
“嗯,手机自动关机了没注意……所以你就为这事把我抛下了?……说吧,打算怎么补偿我?……好好好,都听你的……快睡吧,晚安。”
王博文侧头看窗外,小区里暗淡萎靡的灯光让他躁动的心也跟着慢慢冷却下来。
车子停稳,王博文在孟瑞绕过来给他开车门之前自己下了车。
他默默走在前面,听着身后均匀稳重的脚步声。
初春的夜晚带着些许凉意,王博文穿得单薄,一阵冷风吹来,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他想,够了,这样就足够了。抢了姐姐的约会还不满足,还想卑鄙地抢姐姐的人吗?
回到屋里,王博文将床铺好,拿上衣物准备去洗澡,推开房门便看见孟瑞站在门口举着右手,正要敲门的姿势。
“这几双袜子是新的,没有穿过。”孟瑞把手上的东西递过来。
王博文看了看那几双白袜子,面露疑惑。
孟瑞指指他的脚:“都冻红了,天还没完全暖和,别着急穿这么短的裤子。”
王博文愣了半晌,才明白孟瑞说的是自己裸露在外面的那截脚踝。
他没去接孟瑞给的袜子,拒绝说:“我有袜子……”
“那为什么不穿?不冷吗?”
王博文微微别开脸,一只脚在地上无意识地画起小圈圈,小声说:“这样好看。”
这回轮到孟瑞愣住了。他几乎每天都穿正统西装裤,自然不懂得穿这种裤子露一截脚腕在外面意义何在。
他看着王博文一半笼罩在灯光下、一半隐匿在阴影中的白皙面庞,还有那双如墨点漆的明眸,沉默片刻,说:“本来就够好看了。”
王博文心脏突的一跳,婉转悦耳的声音轻轻飘进耳朵,重重打进心里。
饶是他已经每天对自己说孟瑞不会喜欢他、不可能喜欢他,此时听到这句话,浑身上下好不容易冷却下来的细胞,也禁不住重新活跃起来。
他鼓起勇气抬头看面前的人,孟瑞面目柔和,望着他的眼神中带着遮掩不住的盈盈笑意。
王博文感觉自己像被包裹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方寸之间,动弹不得。
这个人的温柔,就像一剂香气诱人的毒药,让人只能心甘情愿地沉溺进去,根本无法抗拒。

评论(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