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等童话(十)

那天之后,王博文觉得孟瑞对待他的态度有了些微的转变。
比如现在,他刚到体育馆,陈洪茂和乐队新成员正在调试设备,他喝了口冰红茶润润嗓子,口袋里手机震动,他拿出来一看,是孟瑞发来的微信:『不回来吃饭?』
这是孟瑞第一次给他发文字消息,上一条消息是除夕晚上的红包。
现在已经晚上七点,相对于他之前六点前必到家的规律,这个时间确实有点晚了。
王博文想了想,回复:『不回了,你吃吧』
发完他就后悔了,后面三个字简直画蛇添足,人家又没说要等他一起吃饭。
可是撤回消息显得更做作,王博文抱着脑袋懊恼不已。幸好孟瑞那头没有再回过来。
晚上回到别墅已经十一点多,客厅里留了灯,王博文刚走进屋,刘管家就从房里出来,问他要不要吃宵夜。
他唱了一晚上歌,嗓子干涩,于是说想喝冰糖梨水。家里材料齐全,刘管家也是做菜好手,很快甜甜的糖水便端上桌来。
喝到一半,楼上有人下来,坐到他对面。
“这么晚回来,干什么去了?”孟瑞平静地问。
王博文放下碗,舔舔嘴唇:“排练。”
孟瑞看见他嘴角挂着一点没舔干净的水渍,手腕微微一动,还是忍住没抬起来:“排练什么?”
“乐队,唱歌。”王博文简单概括,他想孟瑞应该听得明白。
孟瑞一怔,顿觉这问题问得实在糟糕。小孩刚因为乐队的事被父亲扇巴掌,他偏偏又提起这个敏感话题,这不等于当面揭人伤疤么?
许是晚上神志不太清醒,他默默站起来去厨房倒咖啡。
回来的时候,王博文剩下的半碗冰糖梨水已经喝完,他又伸出舌头舔舔嘴唇,拿起搁在旁边的包准备上楼。
“好喝吗?”孟瑞问。
王博文眨眨眼睛,回答:“好喝。”然后看了一眼孟瑞手里黑乎乎的咖啡,“这个好喝吗?”
孟瑞没想到王博文会反问他,有点意外,说:“一般,喝惯了,当水喝。”
王博文“哦”了一声,把书包甩肩上,上楼去了。

第二天早晨,孟瑞在闹钟响起一小时前醒来,到楼下还是只见到刘管家一个人。他在心里默默计算,王博文昨天睡眠时间还不到六小时。
刘管家见到孟瑞有些意外:“大少爷今天起这么早?公司有事吗?”
孟瑞摇头:“醒了就睡不着了。”
刘管家去厨房准备早餐,李阿姨还得过两天才回来,整个家里里外外都要他操心,所以这几天格外繁忙。
孟瑞拿着杯子去接清晨第一杯咖啡。
“咖啡还没给您做呢大少爷,不知道您今天会起这么早,您先等一会儿……”刘管家见他站在咖啡机跟前,忙出声道。
孟瑞疑惑地转过来,杯子里已经盛上了咖啡。他举起来抿了一口,便皱起眉头。
味道不对。
他向来只喝用咖啡豆现磨的咖啡,手上这杯的味道分明是粉泡出来的,还是速溶的那种。
“诶谁开过橱柜?咖啡粉怎么放到这里了……”刘管家一边检查物品一边诧异地大呼小叫。
孟瑞看着那杯咖啡却笑了起来,拿起手机发了条微信:『谢谢你的咖啡』
此时王博文正头昏脑胀地跑步,昨天睡太少,困得他恨不得原地卧倒在操场上睡大觉。
他以为咖啡能提神,早上起来就去厨房找到咖啡粉往咖啡机里倒了一些,瞎捣鼓弄了一杯来喝,结果神没提起来,胃里却翻江倒海,越来越不舒服。
他边跑边揉肚子,不理解孟瑞为什么喜欢这种又难喝又没用的东西,喝这个还不如喝水。
好不容易坚持跑完十圈,王博文瘫坐在操场边上,掏出手机准备刷刷微博,大清早的屏幕上居然躺着一条微信消息。
看到消息内容和发件人,原本气喘吁吁的王博文差点忘了怎么喘气。
他憋了半天满脸通红,回了『不客气』三个字过去。
言多必失,在孟瑞这种仿佛能洞察一切的聪明人面前,还是少说话为妙。
今天晚上又有排练,这两天排练密集,为周五的庆新校区游泳馆落成晚会做准备。
陈洪茂说这是他们乐队在新地盘首次露脸,必须打响第一炮。
王博文不置可否,反正他也没别的事情可做。正好这阵子孟瑞回家都比较早,待在学校排练这个充足的理由,能帮他避免掉不少跟孟瑞相处的机会。
他内心矛盾异常,既渴望跟孟瑞独处,又害怕一旦跟孟瑞面对面,自己那耗费数年时间筑建起来坚强和理智,便会同上次那样纷纷土崩瓦解,不由自主地在他面前露出软弱无能的一面。
王博文知道孟瑞最近的改变必定跟他那天无意的“示弱”有关。
孟瑞在商场上雷厉风行、手段强硬,私下里却始终对弱势群体保留一线宽容和温柔。
就像小时候看到他流眼泪、看到他受伤,孟瑞就会慢慢忘记起初对他的憎恶一样。

周五晚上八点半,外面狂风大作,王博文还没回来。
孟瑞看着微信上自己一个半小时前发过去的消息,对方至今都没给回复。
他只犹豫片刻,便拨通那个存了许久的号码,然而听筒里只传来绵长的“嘟”声,无人接听。
20分钟后,孟瑞出现在A大新校区校园内,随手拦住一个学生问:“知道王博文在哪儿吗?”
问完他自己就愣住了,学校那么大,学生那么多,他是哪根筋搭错了,居然胡乱抓一个普通学生问另一个普通学生在哪里?
没成想那学生竟认识王博文,在寒风中哆嗦着把手伸出来,往灯火通明的地方一指:“在那边唱歌呢!”
孟瑞顺着学生指的方向往前走,风在耳边呼呼地吹,却盖不住离他越来越近的清亮歌声。
他的耳朵可以确定,是王博文在唱歌。
游泳馆前的舞台搭得简陋,没有专业的灯光和音响设备,台下观众也不多。孟瑞走近便看到王博文握着话筒站在舞台中央,神情投入,一双好看的眼睛时而睁开、时而紧闭,唱着一首他没听过的歌。
现场乐队伴奏的形式,接近呐喊式的唱法,融入王博文清澈柔亮的声音,立刻多了另一番动人心弦的滋味。
孟瑞站在人群中望台上的人,心里像装进一只小船,随着他句尾每一个拖长的转音,在海上起起落落。
一曲终了,乐队鞠躬退场,在临时搭建起来的后台收拾好乐器,陈洪茂搭着王博文的肩走出来,眼尖地一眼就看见站在后台门口的孟瑞。
他心头警铃大作,贴在王博文耳边说:“诶,那边,你姐夫来了!”
王博文不习惯让人亲近,下意识往侧边退了退,听清陈洪茂说的话先是一愣,然后抬眼朝前看。
穿着浅灰色大衣的孟瑞,正站在不远处的一颗树下定定地看着他。

乐队新成员贝斯手和女朋友先走一步,陈洪茂热情地拉着孟瑞共进夜宵。
坐在学校门口的烧烤摊上,孟瑞扫了一眼桌上琳琅满目堆叠着的油腻食物,捧起一次性杯子喝了口水。
“姐夫吃呀,这家新开的烧烤味道超赞的!”陈洪茂咬着羊肉串招呼道。
孟瑞微笑拒绝:“我不饿。”然后目光转向不远处站在另一个摊点前的王博文,“他在那边干什么?”
陈洪茂说:“买烤冷面呢,文文最爱吃这个,每次看到都会买。”
孟瑞了然,果然还是爱吃垃圾食品,饮食习惯太差。
“话说,”陈洪茂犹豫半晌开口道,“文文现在住在您家?”
孟瑞点头。
陈洪茂“哦”了一声,脑袋里开始飞速运转。
之前在他的再三逼问下,王博文终于还是说出自己在孟瑞家住的实情,并坦白说两个人嘴上的伤只是无意中磕碰到的。
陈洪茂相信他说的是实话,可是王博文每次提到孟瑞,眼神都飘忽躲闪,言语间畏首畏尾,举手投足十分不自然。
在选修课上学过点心理学的陈洪茂,总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姐夫,您和咱姐姐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呀?”陈洪茂忍不住问道。
孟瑞对他突兀的问题有些惊讶,然而这也不算什么私密,便回答:“五月份订婚。”
“订了婚姐姐也会搬来住咯?”
孟瑞摇摇头:“她去另一套房子住。”
陈洪茂神经大条且脑回路奇短,关注的重点立刻被“另一套房子”带跑:“啊,有钱人的世界,爱住哪套住哪套……扎心了老铁!”
孟瑞没听明白,问:“扎什么?”
“扎心了老铁,一个网络流行梗,就是说您说到我心中的痛处了!”陈洪茂一边解释一边佯装痛苦捂住胸口,“首都这房价,我毕业十年大概都买不起一个洗手间!”
孟瑞每天看得最多的就是财经新闻,着实不太懂现在年轻人爱说的词汇,想了想问道:“那公狗熊是什么梗?”
陈洪茂一个激灵差点蹦起来,勉强控制即将崩坏的表情,插科打诨道:“哈哈哈这个没什么梗,就是说……说您可爱!”
王博文端着烤冷面走过来坐下:“你们聊什么呢?”
陈洪茂抓到救星,如蒙大赦,立马把最后一串腰子塞嘴里:“那啥,我先走了啊,宿舍要关门了,你们慢慢吃!”说完脚底抹油,一溜烟跑了。
王博文疑惑地眨眨眼睛,叉了一块烤冷面放进嘴里,问:“他怎么了?”
孟瑞说:“不知道,刚说到公狗熊是个什么梗。”
王博文闻言猛地被呛到,嘴里的食物都吐了出来,孟瑞轻拍他后背好半天,他才渐渐停止咳嗽。
“就是……就是稳重、可靠的意思。”王博文拿纸巾捂着嘴,含糊说道。
孟瑞眼中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哦,他也是这么说的。”

两人回到家,孟瑞吩咐刘管家先做一份冰糖梨水。
王博文知道是做给自己喝的,放下背包来到厨房,不动声色地打开橱柜拿出咖啡粉。
刘管家见了忙上前阻止:“哎呀我的小少爷,早上的咖啡原来是你做的呀!咱们大少爷只喝现磨咖啡,这速溶咖啡粉是留着招待客人用的……”
王博文手上动作一顿,把咖啡粉放下,撇撇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
他平时不喝咖啡,以为咖啡都是粉末冲泡出来的,想着反正孟瑞拿它当水喝,于是自作主张地做了很多,以为这份量足够他喝一整天的了。
这下丢人丢大发了。
“没关系,咖啡粉泡出来也挺好喝的。”孟瑞慢悠悠地说。
刘管家扭头惊讶地看他。早上的咖啡大少爷明明只抿了一口就倒了,现在又说它好喝?
王博文听了孟瑞的话,脸上的尴尬缓解不少,默默拿起咖啡豆,开始研究上面的英文说明。
晚上回到房间,王博文用手机搜现磨咖啡的做法,阅读一遍点了收藏,然后退出浏览器,轻轻点开相册里最新的一张照片。
刚才在学校门口等烤冷面的时候,他眼神一直不受控制地往孟瑞那边飘。
照片是他偷拍的,光线略暗,只能看见孟瑞穿着与路边摊格格不入的羊绒大衣、西裤还有皮鞋,坐姿却毫不拘谨,修长的双腿因为凳子太矮,随意打开曲放在桌子两边,表情柔和自然,侧面角度勉强能看出俊逸的脸上带着轻松的笑。
王博文正看得入神,突然手机一震,进来一条微信消息。
孟瑞:『今天唱的歌叫什么名字?』
王博文登时双颊飞红,有种偷窥被当场抓包的羞耻感。
他用微微颤抖的手指把『感同身受』四个字打出来发过去。
躺在床上刚要关灯,孟瑞那边回复过来:『谢谢,你唱得很好听。』
王博文挪动身体往右边侧卧,把手机圈在怀里,将这句话反反复复看了许多遍,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他在输入框打了几个字,又慌忙删掉,接着退出微信打开信息,在未命名的那个号码下终于稍稍平复心情,慢慢打出一行字。
『喜欢的话,我每天都唱给你听,好不好?』
听见发送成功的提示音,王博文长长舒了一口气,握着手机闭上眼睛,嘴角挂着一丝甜笑。

评论(5)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