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其浮夸

低调开个号,高调写瑞文。微博@极其浮夸_RW

【瑞文】等童话(五)

圣诞节当天,孟家格外热闹,余泽敏不请自来,还带来了她两个年幼的双胞胎弟弟。

“幸好孟伯父孟伯母收留我,不然这个圣诞节我就要跟两个熊孩子一起在家过了!”余泽敏一进门就脱了外套,穿着单薄的毛衣和包臀裙坐在沙发上,挽着身旁孟母的胳膊殷勤讨好。

孟母喜欢孩子,看着两个半大的男孩在屋里叽叽喳喳奔跑打闹,眉开眼笑道:“多些人好,昨天屋里就怪冷清的,你们三个活宝来了这才有点过节的气氛。”

坐在另一侧的方兰馨面色不愉,好好的家庭聚会不知道余泽敏这个外人来凑什么热闹。去年和前年这丫头也嚷嚷着要来,让她想尽办法给挡了回去,今年这丫头放聪明了,直接联系王雅熙装可怜说没地方去,王雅熙向来心软,直接询问孟母可不可以让她来,孟母自是点头应允,方兰馨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此时的王雅熙还是波澜不惊的温和模样,捧着热水一边喝着一边和大家聊天。

孟父和王烨霖在书房下棋,客厅里的话题被余泽敏带着从包包香水到流行时尚再扯到珠宝首饰,在场唯二的两名男性完全插不上嘴。孟瑞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耐烦,扮演着一个优秀的倾听者的角色,偶尔跟王雅熙低头私语几句,而坐在旁边单独座位上的王博文完全没有在听的样子,横捧着手机玩手游。

他已经换回了自己的衣服,早上原想找个借口开溜,王雅熙担心他身体没有完全恢复,死活不准许他今天走,非让他留下来再观察观察。

孟瑞从茶几上取了一小块栗子糕放在小碟子上递给王雅熙,低声说:“只能再吃这一块,马上吃晚饭了。”

王雅熙接过来笑眯眯传给了王博文:“文文尝尝看,你一定会喜欢的。”然后转而对孟瑞说,“我不吃啦,知道瑞哥哥怕我吃多了胃不舒服,这下可以放心了吧?”

王博文在他们俩浓情蜜意的对话中解决了那一小块栗子糕,捧起手机继续玩游戏。

那头一直无法接近孟瑞的余泽敏坐不住了,一边伸手拿桌上的樱桃吃,一边跟王雅熙搭话:“雅熙姐,尝尝这个樱桃,虽然不当季但是很甜呢!”

王雅熙摇摇头:“我不能吃这个。”

余泽敏眼珠一转,恍然大悟般点头:“对哦,雅熙姐身体不好,冬天不能吃这些生冷的。我记得去年冬天你不小心喝了一口凉水,居然就病倒了,怎么样,调理一年有没有好转?” 

方兰馨脸色急转直下。她年轻的时候就是大小姐脾气,不管出嫁前还是嫁人后都是家里地位颇高的那个,听了余泽敏这番意有所指的话,登时就坐不住了。

王雅熙碰了碰方兰馨的胳膊,微笑着回应余泽敏:“现在好多了,只要不是冰的都能吃一点的,医生也说我调理得不错。不好意思害妹妹为我担心了,今年我可以保证,喝一口凉水肯定还能好端端地坐在这儿。”说着还一本正经地举起手掌做出发誓状。

大家都笑起来,余泽敏尴尬地跟着笑,心想是真是假待会儿咱们拭目以待。


晚饭时间,桌上一水儿的都是清淡养身的热菜,孟父和王父二人拉着孟瑞喝酒,余泽敏也兴致勃勃要一起喝,被方兰馨一句“女孩子家不需要应酬还是少沾酒省得出洋相”给一棍子打了回去。

眼看在孟家耗了一天,在方兰馨的虎视眈眈下根本无法接近孟瑞,除了跟孟母貌似混熟了点别的一无所获,余泽敏心里憋得慌,咕嘟咕嘟把面前的一整杯果汁都喝光,然后站起来往厨房走:“我去拿点饮料来哦!”

席间气氛融洽,笑语晏晏,两家父母正商量两个年轻人的订婚事宜,孟家希望将订婚时间从明年夏天提前到春天,王家父母本就希望将婚事早点定下来,想法不谋而合,正要高兴应下,餐桌那头突然传来玻璃摔碎的脆响和此起彼伏的惊呼声。

王博文站在桌前,被从上到下泼了一身果汁。

屋里有暖气,他只穿了一件蓝色薄卫衣,颜色不明的液体从他胸口一直淋到裤子,顺着裤管滴滴答答往下淌,他脚下是摔碎了的玻璃器皿,显然是用来盛放果汁的。

王雅熙手忙脚乱地拿餐巾给王博文擦拭,奈何一大瓶浓稠的果汁几乎全部洒在王博文身上,瞬间被衣服渗透吸收进去,怎么擦都收效甚微。

“你拿的是冰果汁?”王雅熙瞥见地上的玻璃渣子掺杂着不少冰块,抬头厉声询问余泽敏。

余泽敏早就被吓到手足无措,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她没想到事情会变成眼下的状况,原本她是想拿了冰饮料来假装不小心撒到王雅熙身上,王雅熙在室内穿得单薄,以她对王雅熙身体状况的了解,八成会因此生一场病,方兰馨自然会去照顾宝贝女儿,那么她就有了接近孟瑞的机会。

而且她猜想孟母常年在国外,并不清楚王雅熙实际的身体状况,趁这次机会让她直观地看到王雅熙身体有多虚弱,着急抱孙子的孟母说不定会重新考虑这门婚事,这样她在这场争斗中又多出一点胜算。

这招可谓一箭双雕,余泽敏是抱着必胜的信心来的,却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王博文,直接站起来挡在王雅熙面前,替她生受了这无妄之灾。

余泽敏支支吾吾解释:“我我我就是觉得太热了想喝点儿冰的,走到这里没站稳,不、不是故意泼他身上的……”

王雅熙面容惊怒未消,狠狠瞪了她一眼。她平时虽待人温和,但也并不是好捏的软柿子,刚才的情形她瞧得一清二楚,分明是余泽敏摇摇晃晃地故意往自己这边倒,要不是身边的王博文身手敏捷站起来替自己挡了,如今被泼了一身冰果汁的就是她自己。

几个长辈也被这一出吓得不轻,一时半会儿也辨不清形势,方兰馨心有余悸地来回检查王雅熙全身上下,见她确实一点都没有被泼到,这才拍拍胸口放下心。

孟瑞则沉着脸,二话不说走过来拉着王博文上楼。

王博文站在孟瑞的房间里,看着他翻箱倒柜找了半天,翻出一件长袖T恤和休闲裤:“这里我不常住所以没什么衣服在,这两件你应该能穿。”

王博文接过去的时候无意中碰到孟瑞的手,孟瑞敏锐地察觉到他手指冰凉,还在微微发抖,脸色愈发难看。

见他拿着衣服一直站着不动,孟瑞忽而想起这小孩从小爱臭美,以为他是嫌弃不想换,急急劝道:“凑合穿吧,外面套个羽绒服,没人看到里面穿了什么。”

王博文还是没动,低声说:“那你出去一下。”

孟瑞不由得一愣。昨天晚上王博文的衣服就是他给换的,所以他潜意识里就没有想过王博文是因为有自己在场才不好意思脱衣服。

他垂眼望去,深色的卫衣湿哒哒地贴在王博文形状好看的胸腹上,孟瑞瞬间记起昨天晚上给他换衣服时,好几次避无可避地触碰到他滑腻的肌肤。

想到那个触感,他竟后知后觉的有些喉中干涩,于是迅速转开目光,走出房间带上门。


最后王博文还是如愿以偿地提前回家了。

他虽然从小学体育,畏寒的体质却是娘胎里带出来的,换了衣服没过多久就开始咳嗽打喷嚏,王雅熙给他吃了药,又给他裹了几条毛毯、喂了好几杯开水,都没能把来势汹汹的感冒压回去。

他忙趁机说这里有小孩子太吵,想回家休息,王雅熙左右为难,方兰馨担心王博文把感冒传染给王雅熙,遂也劝她放王博文回去安静休养,王雅熙觉得也有道理,便勉强首肯。

能开车的几个人晚上都喝了酒没法送他,孟家别墅长期空着也没有管家、司机在,王博雅怕他一个人回去不安全,又犹豫着想把他留下,王博文扬扬手机对她说:“姐姐你就放心吧,我叫了出租车,马上就到。”

在姐姐的目送下上了车,王博文终于舒了一口气。感冒药使人困倦的后劲儿慢慢上来,他晕乎乎地歪在后座睡了一路,外面的喧闹沸腾和闪烁的霓虹灯也没能影响到他。

直到下车的那一瞬间,扑面而来的冷空气才让他打了个寒噤清醒过来,他把围巾裹紧了些,半张脸埋在衣服里闻着那令人安心的味道,慢吞吞走到家门口,忽然停住脚步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

此时已经晚上十点多,他犹豫片刻,还是调转方向往小区东门走过去。

东门有个不大不小的公园,是三十年前建成的,多年来未曾返修,里面设施古旧,既没有小朋友喜欢的碰碰车,也没有情侣们喜欢的旋转木马,只有一排排高大的树木、零星分布的几把长椅,还有公园深处的一个秋千。

王博文坐在秋千上发呆,这个公园本就人迹罕至,这会儿更是没有人会出现在这里。

他有点享受这样宁静的时刻,脚下踩着尚未化尽的积雪,身体随着秋千一前一后地摇晃。

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他还在上小学。那会儿他个头很矮,坐秋千需要人抱上去,坐上去脚也点不到地,必须要有人在后面推才能晃起来。

王博文抬起双手,往手心里呵了一口热气。

他记得抱他上去的那个人的手无论何时都是温热的。他从小就缺乏安全感,只有那个人在后面推他,无论推多高、晃多快,他都完全不会害怕。

王博文的两只脚随着晃动在雪堆里磨蹭,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他想,所以现在是真的不需要那个人了吧,一个人也没问题了吧。

他把手伸进口袋,掏出一片薄薄的树叶状书签,书签已经被红色的果汁浸透到看不出原本的颜色,迎着路灯光只能看到隐隐约约的树叶脉络。

昨天被红毛拉着逛礼品店给喜欢的姑娘买礼物,王博文一眼就看见被放在角落里的这片叶脉书签,然后鬼使神差地买了下来。

回去的路上红毛一个劲儿挖苦他:“你又不爱看书,买书签装什么文艺青年?”

王博文听了这话心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是——我不爱看,但是他爱看啊。

想到这里,他不禁也想嘲讽自己,说好了不再给他准备礼物,横竖也是不可能送出去的,为什么还是莫名其妙地买了这个呢?


远处钟声缓缓敲响十二下,手机在口袋里震动,王博文又盯着书签看了半晌,恋恋不舍地放回口袋,掏出手机听红毛发来的语音:“快快快,快看我朋友圈!”

听他迫不及待语气就知道有好事发生,刷开朋友圈,第一条果然就是红毛发的照片,是他和喜欢的妹子的合照,照片上两个人都笑得很开心。

王博文唇角上扬,打心眼里替他高兴,刚想返回聊天界面向他说一句恭喜,眼睛一瞟发现接下来一条朋友圈是姐姐王雅熙发的,他本想避开不看,奈何按返回的时候手一滑,已经将文字和照片尽收眼底。

照片明显是刚刚拍摄的,一大家子其乐融融地挤在一起,孟瑞和王雅熙站在中间相互依偎着,手上共同捧着一幅画。

画上的图案不用放大,王博文都能清楚地描绘出来——春日明媚的阳光下,绿草树荫中,一个小女孩坐在秋千上开怀大笑,在她身后推她的男孩子俊眉朗目,看起来尚且年少,却像自己身上衣服的味道一样,给人一种踏实可靠的感觉。

照片配字是:『生日快乐  我爱你』

王博文心头猛地一震,忙将屏幕按灭,那幅灿烂无比的画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他心里用来隐藏自己的那层坚冰,像被石头狠狠凿了几下,咔嚓一声散开无数条裂缝,有光见缝插针地往里面钻,照得原本在黑暗中蜷缩着的他无处躲藏。

他像偷了别人东西的小孩一样慌慌张张站起来,怕给谁看到似的躲进树丛中,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挪出来。

出来的时候脸色已经恢复正常,只是苍白得吓人。他把叶脉书签从口袋里再次掏出来,然后蹲下,徒手挖开积雪,把书签放进去,再用雪盖好。

做完这些,王博文的双手已经被冻到没有知觉,他死死咬着嘴唇把手机拿出来,给那个唯一的号码发短信。

“生日快乐”四个字已经躺在输入框中,似乎是早就在这里准备好等待发送。

屏幕的白光将他的脸映照得愈发惨白,他捧着手机在雪地里、秋千下蹲了很久,最终还是加了几个字。

『生日快乐,我也爱你。』

评论(16)

热度(68)